03:54 pm - Monday 19 October 2020

細節裡出了魔鬼的政治荒謬劇◎楊憲宏

週日 2013年08月25日, 2:1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7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998438_625055627528866_174808432_n

以下是我收到的一份參與學運大學生的電子信件,還原了一段所謂「打警察的暴力事件」現場被惡意扭曲的情節。誓言蒐証要辦人的內政部長李鴻源恐怕要先了解一下這個關鍵時刻的細節,李部長看過這段文字之後可以找當天在場的中正一分局員警查証這份電子信件所談的過程,應有助於李部長理解真相,不要被一些有心人士與胡搞亂鬧的惡質媒體誤導。

8/18 21:40 左右 從凱道離開後,所有人轉進行政院,在經過教育部後,所有人在農陣的引導向轉進中央辦公大樓。群眾轉進時,中央辦公大樓濟南鐵門關上。群眾由濟南路側欄杆,翻過蛇龍進入。約莫一小時後,警察持盾牌列隊於鐵門前,面向門外群眾。大約24:00左右 靜坐中央辦公大樓的學生和群眾聚集鐵門,與門外呼應。當時由學生林飛帆指揮,請門外群眾一同把鐵門推開,並高喊「請警察後退」。當時我站在持盾牌警察背後,週遭有許多學生一同站在警察背後。鐵門外群眾約有200多人,勢力大過持盾牌警察,濟南路側鐵門隨即由民眾推開。鐵門推開後,民眾湧入,警察持盾牌向湧入民眾推擠。這時有警察倒地,我和友人疏導並擋住湧入群眾,保護跌倒警察。請群眾繞過跌倒警察往內走,請群眾往內走,不要留在門口。同一時間,由林飛帆指揮所有人大喊「請警察後退」、「請不要打警察」、「不要打警察」。在疏導群眾繞過跌倒警察的過程,有警察(或是群眾?)大叫「他打警察」,昏暗中看到一名年約40的男子被警察拉走。學生指揮繼續帶領群眾高喊「不要打警察」,現場農陣的糾察高舉雙手,一同大喊「不要打警察」。隨後,混亂場面逐漸獲得控制。警察疏導至人行道兩側,開出一條通道,讓場外群眾依序進入中央辦公大樓。

李鴻源部長最應去了解的是,有警察(或是群眾?)大叫「他打警察」,昏暗中看到一名年約40的男子被警察拉走。這段文字所描述被警方帶走的男子,到底是誰,為什麼到現在沒有被法辦?

為什麼要從這個細節中去要求李部長下令查証,因為李部長在另一件明顯事實上,犯了查証不周的錯誤。同樣都成了在細節上出了魔鬼的政治荒謬劇。 他把苗栗大埔案與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兩個案混為一談,引發了在行政院會內的一場歷史性的地方首長單挑中央官員事件。以下為了清楚表述李部長被指正的細節,完全引用台南市長賴清德的新聞稿原件。

台南市府鄭重澄清台南市鐵路地下化與苗栗大埔徵收案兩案本質上截然不同,以避免外界錯誤引用與誤解,造成鐵路地下化工程延宕,這樣對台南市188萬市民非常不公平。兩案的不同包括苗栗大埔事件是徵收農地,興建工業區、住宅區、商業區,以土地增值價值來滿足開發費用。但鐵路地下化費用,是由市政府與交通部分別負擔。鐵路地下化後,騰空的土地將規劃為公園綠道。 以徵地必要性而言,大埔可選擇其他土地做工業區開發,但南鐵是配合現行鐵路,無法遷移它地,徵地是唯一選項。在拆遷房屋部分,大埔屋主拒絕拆屋,但南鐵則無論各界所提任何工法版本,都必須拆除房屋。而照顧拆遷戶部分,大埔是依法定補償;而南鐵除了依法定補償,並提供照顧住宅方案。 本質上完全不同的案子卻遭到誤解,清德擔心外界誤解,造成鐵路地下化工程延宕或停滯,而且內政部長李鴻源也在媒體指台南市鐵路地下化與苗栗大埔徵收案是類似的區段徵收,更讓清德感到震驚與遺憾。所以有必要以市府的立場對外做詳實的說明。清德認為,台南市鐵路地下化是市民引頸期盼廿多年的重大交通工程,市府選擇繼續推動行政院核定的版本,係基於公益性、必要性與安全性的多方考量,且行政院核定的版本在拆遷面積與其他版本較少,加上徵收土地做為鐵路地下化完工,騰空的土地是做為貫穿台南市南北向的公園大道,絕無財團炒作的空間,希望交通部也能如期如質地將鐵路地下化完工。

看過這段文字之後,李部長是不是欠賴市長一個道歉呢?

誤導李鴻源部長的其實是,台南市的拆遷戶在過去這段時間依附了事情鬧大了的大埔事件等全國不當徵地抗議行動,進而有些媒體開始用藍綠對立的點觀惡意扭曲,錯誤的比對強化民進黨對大埔事件和台南鐵路地下化徵地爭議的「不同處理態度」,企圖轉移馬英九政府在大埔事件處理不當,所造成不斷失靈的政治危機。李鴻源被媒體設計了題目攔訪,他又大意發言,當然會被賴清德懷疑是「圍魏救趙」。

現在大埔事件已有新的發展,台灣農村陣線在8月19日上午11點到最高法院檢察署前遞狀,告發苗栗縣長劉政鴻的「重大貪瀆事件」,要求檢察總長黃世銘將告發狀所涉內容交給特偵組偵辦。撰寫訴狀的詹順貴說,「被告劉政鴻擔任2屆苗栗縣長,竟然把苗栗變成全國自救會最多、人均負債第2高的縣市,劉政鴻自身反而將祖厝經地目變更後淨賺2億」;詹順貴更質疑,「劉政鴻2006年當選縣長、申報財產時負債達5000萬元,2007年時卻全部還清,這些錢從哪裡來?」隨後,最高法院檢察署的收發室收下了詹順貴所遞交的訴狀。這些指控是否成立或未來案件如何發展,都還有可討論的空間,而這種訴諸法律的作法,也會讓被告的劉政鴻有辯護說明的機會,而重要的是,這是處理無解之爭議事件的「最後一里路」,法院終會做出判決。

現在台南市的抗議者拆遷戶開始接受挑動藍綠對立的媒體邀約,落入了「圍魏救趙」政治操作的圈套,他們的論述被媒體搞成了情緒對立,其實是十分不智的發展。他們不妨自己評估一下,有多少可以訴諸法律的理性基礎來為自己爭權益。他們既有能力找「專家」來對抗市府,應該就有能力依「專家主張」到法院去見真章,跟隨大埔案的進展到底。只不過,兩案真的情況完全不同,不知道他們要如何論告,才能得到其他台南市民的支持?對賴清德來說,明年就要再選市長,這個議題,一定可以訴諸公民票決,他可以將市府堅持的「台南市鐵路地下化方案」列為政見,用選票做最終的裁決。終結這種政客與媒棍合演的荒謬劇。

作者: 楊憲宏 | 社會觀察 – 2013年8月23日 下午12:01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7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