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8 pm - Monday 30 November 2020

六軍團全面測謊、調通聯 桃檢:疑重大貪瀆殺洪仲丘滅口◎時報周刊

週日 2013年08月25日, 4:2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7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報導/戴志揚

陸軍下士洪仲丘虐死案,桃園地檢署針對「湮滅證據」介入偵辦後,一連3天至軍方查扣相關證冊。滅證與殺機互為因果,檢方雖以湮滅證據案介入,但偵查箭頭直指「殺機」。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全案將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

誰下令湮滅證據?有誰知情?桃園地檢署罕見的緊急行文軍方,要求查扣陸軍六軍團、五四二旅、二六九旅的軍線電話及相關幹部通聯記錄。檢方研判滅證部分應已串供,但由內部通聯記錄比對再加上測謊就可以突破。

桃檢的動作,就是避免當初檢方偵辦尹清楓命案,海軍總部對內部三十萬筆通聯記錄全部遭到覆蓋,導致延誤破案良機。對於測謊者的身分,桃檢透露,只要和滅證及殺機有關的,都可能安排測謊,將官也不例外。

恐有唆使動作 避免尹案翻版
桃園地檢署目前鎖定的策略,是採用「重大貪瀆」及「組織犯罪」的偵查模式,一改軍檢「由上而下」的辦案方式,由最基層,尤其是涉嫌操練洪仲丘的戒護士陳毅勳及李念祖開始。

桃檢認為,如果此案為共犯結構,一定有相同的犯意及串連,尤其是「唆使」的動作最為重要。一旦發現有「唆使」或「授意」的動作,即有可能將整個輪廓拼湊出來。

由於本案涉及兩個聯兵旅,檢方大膽假設兩個單位及相關人員,曾經針對洪仲丘關禁閉有所聯繫協調,聯絡過程之間應該會有蛛絲馬跡,為了鞏固證據,檢方認為有必要查扣洪仲丘被關禁閉前一天(六月二十七日),到案發生後十天的六軍團內所有的通聯錄音。

為此,桃檢已經正式行文給陸軍司令部,要求提供這段時間內軍線電話,包括代號大漢(司令部)、龍山(六軍團)、高山頂(二六九旅)及五四二旅的軍線電話錄音檔。

檢方擔憂的是,過去偵辦尹清楓案期間,刑事局要求海軍總部提供軍線電話的通聯錄音記錄,卻在第一時間遭到海軍總部內不明人士將錄音內容消音。

軍方的黑暗,讓前刑事局長楊子敬曾公開痛批,「刑事局在八十三年一月一日第十四次專案小組會議中,要求海軍總部提供所有的軍線電話錄音檔案,但是一直到我調離刑事局,海軍總部都拒絕提供。」

軍線電話總機 保存錄音證據

據了解,軍方內部的軍線電話總機(數位電子交換機),具有詳細的通話記錄器,可以保存通話種類、受話號碼時間、受話日期時間、分機應答時間、通話聯結時間等,而且可以保留錄音檔案一個月,至少上百萬筆紀錄。

有鑑於尹清楓案的受挫經驗,加上洪案發生至今已接近一個月,桃檢惟恐再度發生遭到消磁及拒絕提供的狀況,導致嚴重延誤偵辦進度,特別加快腳步行文軍方,要求保存錄音證據。

洪仲丘案發生至今,對於七月一日下午兩點至三點二十分,禁閉室關鍵的八十分鐘影像消失,軍方對外的說法愈說愈模糊,但是在桃園地檢署加入偵辦後,卻愈辦愈明朗。

經過檢調合作,以「真人真機」反覆進行各種狀況模擬之後,幾乎確定畫面消失的原因是「拔掉三支鏡頭的三條訊號線」。

檢調發現,禁閉區黑掉的三支監視器,位置分布在安全士官、操場及禁閉室,此為涉案人進入悔過室的必經之路。檢方持有的八十分鐘黑畫面,「從扭曲、模糊,最後消失」,明顯是人為操作。檢方待鑑定報告出爐後,將逐步揪幕後藏鏡人。

軍方內部私下指出,還有一個重點很容易就可查出端倪,就是戰情室內也設有監視鏡頭,專門攝錄所有的監視器畫面,檢方若仔細一點,可以比對禁閉室內的三支鏡頭分割畫面開始黑掉的瞬間、過程中及恢復畫面後,戰情室內的禁閉室畫面是否也黑掉,這時戰情中心內的人在做什麼動作,就知道癥結點在何處。

調閱手機通聯 層級高達將級

除了軍線電話外,手機通聯也是清查重點。檢方目前也調閱五四二旅及二六九旅,所有接觸過洪仲丘案件相關人員的手機通聯,層級高達將級人員。

當天執勤的安全士官,負責監視器操作、維修的士官兵要查,以及戰情室內所有的執勤軍士官,檢方將全面比對從六月二十八日洪仲丘進入禁閉室後,到相關軍士官收押前的所有通聯。

檢方的目的,在清查這段期間內,涉案人員是否有異常且頻繁的相互聯繫,更精確地確認是否在關鍵時間內,也就是六月二十八日到七月三日間,五四二旅的軍士官,是否有和二六九的軍士官相互聯繫,聯繫的內容是否「授意」加強操練洪仲丘。

另外,檢方也懷疑,七月一日下午兩點,禁閉室內關鍵的三支鏡頭,開始出現長達八十分鐘畫面突然變黑時,如果是人為因素造成,禁閉室和戰情中心之間,必定會有「通知」或是「示意」行為,才能適時的協助操作,因此七月一日下午,這兩個處所內的人員更是清查的重點。

檢方也依據黑畫面前的正常錄影畫面,掌握誰曾出現在禁閉室及監視器機房周邊,目前還在進行勘驗和比對工作,將在過濾資料後,再傳軍方人員調查。

若訊號線遭拔除或是畫面遭刪除,一定會留下生物跡證,檢方目前採取地毯式的清查動作,包括協請鑑識人員,採集所有監視器、線路、主機上的指紋。採證後,將協請刑事局進行指紋比對,並進行排除動作,確認有哪些人接觸過攝影設備,再進行傳喚。

有人拔除電源 機件故障離奇

檢方更懷疑,除了有人拔除訊號線外,最有可能的是不排除有人拔除鏡頭的電源,才會導致鏡頭失效,主機還繼續錄影,時間序列持續跑的狀況。

因此,檢方將擴大清查洪案事發前後十天的錄影帶,如果前後段都正常,只有這八十分鐘變黑,顯示一定有人動手腳,否則只能說「機件故障」的可能性較高,只是巧合性未免太高。

專案人員還發現一重大線索,戰情中心所看見的十六格分割畫面,看似「有影無聲」,但單獨播放其中一個畫面,可以收錄到周邊的聲音。也就是說,關鍵的三個黑畫面鏡頭雖然未能復原成功,無影也無聲,但同時間比對其他十三個有畫面的監視器「以聲找人」,再比對通聯記錄,就可掌握關鍵人物。

檢方希望透過錄影畫面,清查並掌握有哪些人士曾出現在禁閉區、監視器機房以及戰情室內,勘驗和比對工作完成,鞏固證據後,將依照勘驗所得結果,一一傳喚相關軍方人員問訊。

「什麼人在此時間進出禁閉區,皆可能是涉案人。」桃檢研判,誰要進來修理洪仲丘,守在第一關的安全士官不可能不知情。接下來,機房是誰拔掉三條訊號線,以避免錄到不能曝光的畫面,戰情室是不知情?還是習以為常?有沒有遮掩犯行亦或串證?現在只等鑑定報告結果。

洪案發生至今,洪家家屬所要求的真相被軍方說得愈來愈不明,引發洪仲丘姊姊洪慈庸當場對著馬英九總統痛批「我們已經由理性轉為憤怒」。洪家會發怒不是沒有原因,因案發時間愈久,證據就愈難保全,真相也就愈離愈遠。

專案小組接手 軍中官威不再

家屬擔憂軍中官官相護,重視階級及期別的文化,讓軍檢根本毫無偵辦能力,甚至會私下被「污掉」,因此家屬在案發第二天後,就強烈的要求第三方公正勢力介入,希望地檢署偵辦,就是擔憂本案像尹清楓案一樣石沉大海。

尹清楓案發生當初,負責訊問包括郭力恆、劉樞等關鍵證人的均是年輕軍法官,期別遠低於各涉案關係人。當時軍中倫理關係比起現在嚴謹,郭力恆等人面對年輕小老弟,全部採取不理不睬的態度,軍檢也礙於學長關係,根本不敢強制訊問,導致軍檢陷入泥沼當中。

當時軍方辦案處處受到黑手介入,刑事局及地檢署也是在社會期望下介入,由刑事局組成專案小組接手後,郭力恆等人在軍中藉學長及階級耍官威的招數完全不管用。

刑事局幹員在偵訊當下,就將這票軍人身上的階級拔掉,同時銬上手銬腳鐐偵訊,當場徹底磨掉他們的官僚氣,問訊時涉案相關人果然都乖乖回答,讓偵訊過程相當順利。

令人憂心的是,桃檢在洪案事發將近十八天後才介入偵辦,這些共犯結構內的軍士官可能會進行串證,檢方除了必要的查扣證物外,目前也開始著手進行測謊的準備工作,並協請刑事局鑑識中心協助測謊。

保護祕密證人 沒人相信軍方

由於涉案的都是軍人,為了避免管轄權的爭議,桃檢擬訂「湮滅證據」案由,第一波鎖定七月一日下午執勤的安全士官以及戰情室執勤員、高勤官、總值星官。

檢方認為,負責操練洪仲丘的戒護士陳毅勳和李念祖不過是義務役的士官,大可不必自己去扛這個責任,只要羈押時間一久,心防勢必會鬆動,應會對案情有更清楚的交代。

弔詭的是,軍方為了化解祕密證人會受到生命威脅的疑慮,上星期特別要求北台灣六個縣市憲兵隊,整理出房間做為隱密的安置證人處所,只要有軍士官願意提供有力破案線索,將會暫時安置在憲兵隊內。

軍方也保證,只要祕密證人在憲兵保護下,由檢察官問訊並製作完相關筆錄後,立即就會將祕密證人調離到其他單位直到退伍。

檢舉專線設立至今,軍方已經接獲一百七十一件檢舉案,但全部是惡作劇,有的不出聲,有的播放音樂或電視,竟然一件具體的線索都沒,讓軍方也摸不著頭緒。

有軍官指出,現在根本沒人會相信部隊,依照軍中體系,要問到祕密證人調到哪個單位實在太容易,在這種狀況下,有哪位軍士官敢冒險出面?

陸軍六軍團編制

陸軍司令部 (司令李翔宙上將)

6軍團(指揮官陳泉官中將) 8軍團 10軍團

關渡指揮部 蘭陽指揮部 73資電群 21砲兵指揮部 登步部隊

53工兵群 33化兵群 584裝甲旅

269機械化步兵旅 旅長:楊方漢少將(調職) 副旅長:黃天任上校(調職)

政戰主任:陳毅銘上校

542裝甲旅 旅長:沈威志少將(調職) 副旅長:何江忠上校(羈押)

政戰主任:戴家有上校

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20771

2013-08-25
第1848期
時報周刊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7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