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8 pm - Thursday 04 June 2020

猶太大屠殺的教訓:自由須用槍桿子捍衛◎Rangzen Forward

週二 2013年08月27日, 11:39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83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來源:Rangzen Forward  讓贊向前

今天一位博巴朋友從美國打電話來,聊了一些事。這樣的因緣、友情很是難得,我銘感於心。然而談話中,有些看法並不一致。那麼,也許我就用此文來陳述一種立場與一種論辯,也為朋友增加思考的材料吧。

這篇文章出現在今年一月三十日的英國泰晤士報,翻譯者是我。

【英國/2013.01.30/Daniel Finkelstein評論:猶太大屠殺的教訓:自由須用槍桿子捍衛】

背景說明 :英國自由民主黨國會議員大衛‧瓦德(David Ward),1月22日在他的網站上寫道,猶太人對巴勒斯坦人非常殘酷,顯示他們未從猶太大屠殺(Holocaust)裏學到教訓。此言立刻引起爭議,他且遭到黨內同志之譴責。

本文作者,丹尼爾‧芬克斯坦(Daniel Fickelstein)是泰晤士報的社論主筆,他訴說自己外婆在二戰時遭到迫害的故事,認為猶太大屠殺的教訓有二,除了人類可能對別人很殘暴之外,第二個教訓是,不能指望別人來保障自己的安全。

Lessons from the Holocaust? Try these two.

by Daniel Finkelstein

我的外婆在伯根貝爾森集中營(Bergen-Belsen)登上火車的時候,她已經奄奄一息。因為有一年的時間,她把所有攢下來的食物都給了她的三個女兒──我的母親與她的姐妹。因此上火車時,饑饉多時的她,已經無法站立。然而,她勉強支撐,踉蹌上了火車。

她不得不強撐,因為這班車是通往自由的唯一列車。當時德國與同盟國安排了一個囚犯交換的計畫,想辦法弄到了假護照的外婆,讓全家人都上了車。但是納綷不讓那些生病的人上火車,怕病人會讓同盟國的人明白戰俘營裏饑餓與疾病的情況。我的外婆很清楚,雖然她快死了,但她必須向前走,因為只有這樣才有自由。如果她不邁開步伐,她的三個女兒都會死,如同許許多多已經死去的人,如同日後還會死去的人。

火車在冰天雪地的歐洲鄉間行駛,開往瑞士的時候,她已在車廂中不支。突然之間,火車在荒郊野地裏突然停了下來,一個納綷警察出現了,他對我的外婆與三個小姐妹招手,告訴她們,火車上人太多了,她們必須下車。然而,如果下車的話,她們四人肯定會死在冰天雪地之中。

我的大阿姨立刻出聲抗議。她告訴他,我的外婆病得太重,不能下車。那個納綷警察看了看,聳聳肩,他說,好吧。然後他就走開了。

我外婆奄奄一息,行將就木,只能夠勉強護送她的三個女兒脫離險境:她下了火車,越過國界,走到了瑞士,當天傍晚,她就死了。

上個星期,自由民主黨的國會議員大衛‧瓦德,在猶太大屠殺紀念日即將來臨之時,表示猶太人──我的母親、她的姐妹──尚未學會猶太大屠殺的教訓。「猶太人的苦難,好像沒有徹底改變他們的看法,使他們學會善待別人。」而我有空的時候會打電話給我母親,告訴她此人的怨言。

瓦德議員的比喻法,亦即將猶太人比成納綷,特別令人難過的,是它的屢見不鮮。這種比較,在我常常收到的反猶信件中,三不五時就會出現。(因我常常收到這種反猶信,所以我已經研擬出一套標準回覆法:「某先生敬啟,感謝您的來信。謝謝您警告我猶太人的種種。將來我一定會對他們特別小心。他們聽起來是相當糟糕的一群人。丹尼爾敬上」)然而在公開的場合裏,大部份的人都比較婉轉,雖然意指猶太人,他們往往用錫安主義者(Zionist)一詞來代替。

然而,即使是在這種社交上比較讓人能接受的名詞,其中所蘊涵的指控仍然令人憤怒不已。它暗示著說這種話的人完全不瞭解猶太大屠殺的規模以及其刻意性。剛好,我是一個非常反對以色列定居點政策的人,我認為它不但錯誤,在戰略上也很糟糕。我對於它給人們帶來不幸與痛苦,感到非常憤怒。然而把班雅明‧納坦雅胡(譯按:Binyamin Netanyahu,以色列總理)的政策跟奧許維茲的毒氣室畫上等號,是非常可惡的。事實上,它令人作嘔。而這是一個我在政治辯論時通常不會使用的字眼。

大衛‧瓦德對集中營的生還者以及他們的子孫發表宏論,說他們只要像他一樣當個好人,就會從猶太大屠殺裏學習到教訓,他的這種說法,不只顯露出他缺乏比例的概念,也顯露出他對此事缺乏真正的瞭解。

瓦德先生說,我祖母的遭遇,顯示了人有可能對別人殘酷無情的危險性,所以我們都必須避免施加在別人身上。然而這只是猶太大屠殺的教訓之一,它並不是猶太人學到的唯一教訓。

當納綷入侵荷蘭時,他們來到我外婆家,逮捕了全家人,偷竊了他們的財產,殺死了他們的友人,摧毀了他們的社區,把他們送上前往死亡營的火車。納綷之所以能夠這麼做,是因為他們有軍隊、有士兵、有槍。他們之所以能夠這麼做,是因為猶太人手無寸鐵、毫無防備的能力。他們之所以能夠這麼做,是因為有關於自由的演講、著述、哲學雖然所在多有,雖然它們都很真切,雖然它們都很有力,卻是不夠的。

猶太人怎麼能不學到上述教訓?大衛‧瓦德先生,當猶太人回到東歐的家園,發現原來的家園已被別人強佔,發現財產已經屬於別人,發現鄰居都不歡迎他們的時候,他們怎麼能夠不學到上述的教訓?當載著猶太人的船舶不得不在港口外面徘徊,因為沒有國家要收容他們的時候,他們怎麼能夠不學會上述的教訓?

猶太人,就像其他人一樣,早就學到了人性以及悲憫的教訓,而在展現他們的慈悲心時,也跟別人一樣,可能成功,亦可能失敗。然而我們還瞭解到一個更嚴峻、更嚴酷的真理。那就是我們不能指望別人來保障我們的安全。而這樣的理解,才造就了以色列之存在。

今年元旦,藝術家小野洋子在紐約時報上刊登了全版的廣告,在整個留白的頁面上,中間只書寫了英文的兩個字:「想像和平」(Imagine Peace)。

英國《衛報》在廣告刊出來以後,在網站上作了一個民意調查,詢問讀者:「小野洋子的廣告能帶來世界和平嗎?」回答的人之中有三分之一,約數百人,他們考慮了廣告的留白空間,再考慮了敍利亞與阿爾及利亞的大屠殺,再想到蘇丹的謀殺案、中東的衝突等等,他們選擇yes,也就是說,經過他們的長考之後,他們認為小野女士的廣告將會幫助世界和平。

能夠這麼想,不是太棒了嗎?真誠地相信:只要想像,和平就會降臨人間?永遠沒有人必須犠牲自己的生命,才能讓別人活下去;自由不需要用槍桿子來捍衛;巴基斯坦的小女孩不必擔心在路上被槍擊,能夠自由去上學:這一切不是太美好了嗎?我也像每一個人一樣熱忱地希望有這樣的世界存在。

然而猶太大屠殺的教訓之一是,希望它存在是不夠的。以色列必須努力奮鬥,才能保衛所有住在該國的猶太人不再死亡枕藉,財產不再被沒收,不再恐懼。因為猶太人早就經歷過那些,所以對之敬謝不敏。

當以色列犯錯的時候,批評它當然是正確的作法。將巴勒斯坦人的人權當成一個值得大家付出、努力達成的理想,也是很值得讚美的。

然而忘記在種族屠殺與大破壞之後,猶太民族希望擁有一個他們可以捍衛的家園?那是猶太人不敢再犯的錯誤。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83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