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pm - Sunday 11 April 2021

從公民運動反思中產階級與造反有理的意義◎郭秀鈴

週二 2013年08月27日, 3:2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0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我不喜歡胡攪蠻纏、更不喜歡耍嘴皮子、或吊書袋,但被誤讀、被誤用、被抹黑是個很難讓人淡定的考驗。看到這幾天媒體上、網路上關於近日社運/學運的熱烈討論,加上我在《想想論壇》的〈從「803白T送仲」到「818拆政府」的省思〉一文中,提及對中產階級的反省所引發的後續迴響,我覺得當下,有幾個點迫切地需要被思考和釐清。畢竟,假若我們(官與民)都有共識要奉行西方民主概念和機制,那麼,儘管主流媒體與官方話語機器可以繼續強勢操作、也極具恫嚇力,但他們仍須面對廣博而深入的公民思辨與質疑。


法國大革命時巴黎市民「佔領巴士底監獄」(Storming of the Bastille and arrest of the Governor M. de Launay, July 14, 1789.)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圖庫

第一、「中產階級」的被污名化。在社運或自稱左派者的論戰裡,中產階級的被污名化,就像「法西斯」這個詞彙的一直被濫用一樣地令人背脊發涼。簡單說來,「中產階級」這個詞彙較大量的被使用,起自啟蒙時期的法國,是中產、布爾喬亞、小布爾喬亞之意。

隨著馬克思主義思想、韋伯的經濟理論、和後續的許多許多其他引申或延用,它的意義愈加豐富和複雜,廣義地,除了傳統大家以為的小資階級、中等收入者、公務人員等,它還囊括了高階工人、各種專業人士、和白領階級。所以,自認終日被剝削、坐在辦公室上班、月領22k的你,是不是中產階級?不必打工能付出學費、受高等教育、在大學冷氣房教室裡上課的你,是不是中產階級?答案是肯定的。因為相對於沒田沒地、沒有生產工具、入不敷出的工人、小農,在這個社會,你是中產階級。

但是,當我們語帶批判地提及中產階級的時候,我們真的是指所有的中產階級嗎?生為中產階級有罪嗎?當然不是,也當然沒有。姑且不論,若要用薪資收入和財產來界定中產階級,在台灣這個族群的數量正在快速下降中。中產階級是社會的中間階層,是擁有相對較高社會資本的中堅份子,所以,當我們在反省這個社會的重要問題時,理應要檢視它和對它提出反省。群體中的能者、富者,對群體是有責任和義務的,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獨自成就天下大業。這一點我必須確切地再告訴你一次:沒有。所以不要急著和社會、和大家撇清關係,這個社會有錯、有缺失,你、我大家都有責任。

第二、「造反有理」,多麼熟悉的一個詞彙啊!是毛主席嗎?是紅衛兵嗎?我相信積極參與社運的成員應該都熟悉它的典故。它第一次出現是在1966年8月毛澤東寫信給紅衛兵的一封信裡,「造反有理」是毛澤東向青年紅衛兵示意,認可他們激進批鬥舉動的語彙,接下來的中國在全國紅衛兵的動員下,隨即陷入了漫長而撲天蓋地的「文化革命」。提這一段歷史,不是要把台灣的社運/學運跟紅衛兵相提並論,或甚至和納粹時期的極右派「群眾」做比較,任何這麼做的人,都太缺乏歷史常識和思維能力了。只是必須提醒的是,當你在群眾中大聲呼喊的時候,請記得思考一下這些口號的意涵,和被誤用、抹黑的極大可能性。

我理解針對失能、無能政府,造反有理的邏輯,也認同。但是社會運動必須隨時自我警醒的是不能讓自己的行動變成「隨機暴力(casual violence)」,自動提供了當權者輕易抹黑的籌碼,進而成了「社會公敵」。這個危險性是真實且龐大的,它不僅對社運的終極目標沒有幫助,更給了威權國家機器現成的藉口。軍政府宣布戒嚴、獨裁者上台,都在這種狀況下發生,世界現代史上從不缺這樣的例子,今日的埃及更在熱烈上演中。

公民運動是在社會良知敦促下發起的行動,它不僅為社會的不公不義發聲,也同時必須對社會負責。沒錯,貼貼紙、塗鴉、掛活動旗、惡搞、…,只要不傷害人身安全,它的「不得不」都可以有合理性和獲得社會大眾的理解,但絕對不能是鼓動社會失序的開始。同時,這些舉動確切要表達的是什麼?社運的核心成員必須出來說清楚講明白,而且要講得非常清楚、非常明白,才會有說服力和正當性,也才對社會有交代。因為,被抹黑成「隨機暴力」的抗議行動,對社會傷很大,對社運本身,傷更大。

支持818行動的年輕世代們,試著多做些嘗試、交代清楚吧!讓大家知道這不是一個御用學者們所謂的「自由的濫用」,更絕不是背離群眾的「惺惺作態」。我始終相信台灣社會仍然有一個可訴諸天地公評的普世價值,它是股深層而龐大的力量。別抱怨怎麼說都會被抹黑,他們有媒體,我們有網路。身為反武力、反暴力者,我不嚮往無政府狀態。

最後,江院長、李部長,您也為人師表,也為人父母,現在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部會首長,當您的子女、您的學生、您的人民向您表達不滿的時候,就祭出法律嚴厲譴責和重打一掌嗎?還是您會拿出一貫強調的「坐下來好好談」跟他們溝通,試著理解他們的憤怒何來,進而協商調整?您和我們共同都信仰的民主,其真諦是:真理愈辯愈明。

郭秀鈴 Aug 27, 2013
長期關注城鄉發展與都會文化歷史。雖然碩、博士論文鑽研的都和納粹、法西斯主義相關,但總被台灣談論法西斯或極權主義的專家斥為門外漢,最近開始號稱自己是「學院遊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0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