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7 am - Saturday 26 September 2020

北埔事件

週六 2012年03月10日, 8:3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83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北埔事件為1907年11月,發生於台灣新竹北埔的反日事件,領導人為客家人蔡清琳、賽夏族頭目大打祿。(左圖為蔡清琳照片)

蔡清琳曾為巡查補(日治時期的基層警員),後因理念不合離職。1907年(明治40年)11月,他對新竹北埔山區的漢人與賽夏族原住民自稱為「聯合復中興總裁」,謊稱清廷大軍即將登陸新竹,並利誘賽夏族大隘社頭目大打祿(漢名趙明政)加入,開出高額獵殺獎金(如「奪一把日本巡查配劍賞二十元」)。之後他並於11月14日,煽動群眾殺害北埔地區的北埔支廳廳長、郵電局長、日警與平民共57名,但蔡清琳方面卻毫無動靜。不久,台灣總督府警方前往北埔支援日方警力,進行圍捕,參與武裝起事的台灣人死傷慘重。到了11月底,亂事便已全部平息,而附和的賽夏族人知道受騙,將蔡清琳槍殺,並另行砍下十多名義勇的頭,與蔡清琳的屍骸一起交給日軍。最後,日本軍警就此事逮捕百餘人。同年12月在北埔開設臨時法院審理此案,經審判後,該事件的首從共有9人被台灣總督府判處死刑,有期徒刑或行政處分者則為97人。並且秘密處死許多客家人。但由於當時對原住民採懷柔政策,對於賽夏族僅沒收其槍械。而趙明政則佯死隱居避禍。

此反日事件的起事者多為鎮守隘勇線的漢人兵勇或隘勇線外的原住民,台灣總督府以此為借鏡多加整頓該組織,另外,也重新調整與加強理蕃政策。改採不借漢人之手,直接管理原住民的政策。不過,之後卻因此引起更大的霧社事件。

事後立有「五子碑」紀念事件當中,遇害的五位日本兒童。

***************************

被遺忘的戰役:賽夏族「北埔事件」
原視 更新日期:”2011/10/03 22:16″
【巴魯/Mayaw】

牆上的彈孔是1907年客家人與賽夏族人拿著日本製式槍枝所擊發的痕跡,11月14日晚間槍聲作響,新竹北埔發生史上唯一一次客家人與賽夏族合作發起抵抗日本侵略的行動,由客家籍的蔡清琳所籌組的復中興聯合隊,打著反日復清的名義,徵詢賽夏族大隘大坪部落的頭目趙明政的同意,派出十名賽夏族人10人跟客家人一起抵抗日本政府。

賽夏族的頭目趙明政,獵人的眼睛炯炯有神,獵首戰績輝煌,胸前的六道刺文是勇士最高的象徵,但因無法再忍受日本長期高壓的統制,1907年的11月14日晚間,同意與客家人一起發動攻擊。

打仗需要各分遣所的武器,當時的攻擊路線從鵝公髻、一百端、長坪、大窩、大坑、三腳、加禮山,在北埔內大坪的隘勇線大奪取武器,次日攻向北埔支廳,擊斃日本官警及眷屬57人,事後11月22日台灣日日新報則大篇幅的報導北埔事件,震驚海外,戰爭無情,日本人在事後在事發地立了五子碑,紀念有五位幼童慘遭無辜殺害。

五子碑記載了當時日本人對北埔事件的痛心,1910年所設立的石碑到現在已經超過一百年,是北埔事件之後所剩的唯一古蹟,有心人甚至還在石碑旁擺放玩具告慰這五位死於事件的孩童。

研究北埔事件三十二年的楊鏡汀認為,客家籍的蔡清琳不滿日本人踐踏台灣人的尊嚴,身為日警的蔡清琳辭去警察職務開始籌劃抗日行動,但因為籌不出兵力,蔡清琳看準賽夏族人十二年來對日本人的仇恨情結,就偽稱清軍即將從廣州打回台灣,並向賽夏族人談起優渥的條件勸誘賽夏族人參與抗日,不過事發之後賽夏族人與蔡清琳的關係從戰友變敵人。

蔡清琳欺騙賽夏族頭目趙明政的謊言就此揭露,蔡清琳兵力不敵日軍警的實力,最後與蔡清琳合作抗日的賽夏族大頭目趙明政只好將蔡清琳當日本人的面斬首向日本人交待,客家族群不諒解趙明政的行為面對楊鏡汀的說法,賽夏族頭目趙明政的孫子趙正貴不以為然,並憑著祖父的口述還原當時的情況。

一百多年前,日本政府的軍警對賽夏族人採取懷柔政策,原本參與事件的十位應判死刑的賽夏族人逃過死劫,其餘的二十四位罰錢了事,就因為賽夏族對總督府而言有以夷制夷的利用價值,可牽制居住在新竹尖石鄉更深山的泰雅族霞喀羅群,因此對趙明政不予以追究,賽夏族生活領域就納入總督府直接管轄。

時代下的悲劇,客家族群肯定當年客家籍的蔡清琳為尊嚴而戰,賽夏族人則因為蔡清琳的謊言差點慘遭日警滅族否定蔡清琳的英雄地位,歷史的悲劇,讓不同族群產生難以撫平的傷口。

****************************************
以下此篇文章就不具有參考價值,很明顯故意遺漏、包庇客家人蔡清琳扯謊一事可能造成賽夏族滅族危機情事

文化視野:北埔事件後的原住民
週三, 29 三月 2006 08:10
2006-03-29╱台灣立報╱第11版╱原民╱■舞賽

北埔的歷史是一頁先民開墾的歷史,但同時也是原住民族失去原居地被迫遷往山地的血淚史。「北埔事件」在客家族群眼中是客家抗日歷史,但是從原住民史觀看,北埔事件的起源仍是日人覬覦山地龐大的山林資源,威脅原住民的生存,原住民的歷史中,北埔事件不能被遺忘。

北埔事件的領導人蔡清琳,是北埔支廳月眉社(今新竹縣峨眉鄉)人。由於他當過巡查補(一說蔡清琳當過腦丁),召集山地的腦丁(樟腦工人)、隘勇(日據時代隘勇多由原住民擔任)。當時日本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正積極進行對原住民的武力鎮壓,想調北埔管區內的隘勇到大嵙崁(今大溪)一帶協助日軍鎮壓原住民,引起隘勇不滿。蔡清琳於是乘機向隘勇宣傳日人的暴政,並告訴他們:「我與清國兵已取得聯絡,被任命為『聯合復中興總裁』,協力要將日本人從台灣擊出。不久,清國兵將在舊港登陸,攻擊新竹。我們要和他們相接應,應先佔領北埔,把北埔的日本人全部殺死,隨後再去新竹和清國的軍隊會師,取得軍資武器,然後逐漸攻下全台。」蔡清琳並許諾事成後每人可得2百圓及月薪20圓。隘勇、腦丁們紛紛表示願意參加蔡清琳的行動。蔡清琳又勸誘當地的泰雅族馬里哥灣群原住民,「熟番」頭目趙明政及黃得明果然率領族人加入。

1907年11月14日夜晚,蔡清琳的異父兄弟何麥榮率眾攻擊鵝公館、常坪、大窩分遣所,殺死日本巡查數名。翌日上午,蔡清琳打著「安民」「復中興總裁」兩支大旗,率眾一路殺進北埔支廳,首先殺死北埔支廳長,隨後殺死全體支廳的日籍人員。緊接著,凡居住在北埔的日本居民,不分男女,幾乎全部處斬,總計處死日人57人。

後來日軍攻入隘勇線,當場被日軍槍殺的有81人。日軍搜捕餘黨,命令原住民主動交出暴動份子。頭目趙明政殺死逃回來的隘勇11人,將他們的頭交給日軍交差了事,但日軍仍繼續搜捕餘黨,總共逮捕一百多人。同年12月13日在北埔臨時法院開庭審訊,除領導人蔡清琳已經被殺外,有9名幹部被處死刑,其餘97人被判行政處分,結束這場暴動。

這事件背後的靈魂人物其實是日本第5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他在任期間(1906年4月至1915年5月)是以「掃蕩生蕃」為其主要作為。他從1907年起推動第一次的「理蕃」5年計劃,以威脅利誘、軟硬兼施的「甘諾」政策,企圖欺騙侵佔原住民之土地,終遭原住民抗拒而於1910年以失敗告終。佐久間總督於在1910年重啟第二次的「理蕃」5年計劃,這次以軍警圍剿為手段,而終於「成功」,當然也給原住民帶來重大的傷亡與打擊。

(文章參考「台灣研究網」)

*******************************************

官方記載

日人治台 12 年後,新竹北埔發生了由「廣東族」(日人稱客家人)和「番人」(先住民)攜手的抗暴事件,日本人被殺戮達 57 人,事出突然,統治當局為之膽破心驚。 (這裡的先住民是指現在所稱的原住民,指的是新竹五峰的賽夏族)

「北埔事件」由 27 歲北埔月眉庄客家青年蔡清琳發動,文獻上說他「放浪不羈,喜俠邪遊。」蔡清琳因常留連於來台「賺食」的日本酒女中,風流韻事頻傳,曾因與一位諸崗卜的酒女,惹上糾紛,受日警告誡。

蔡 清琳曾替日人召募腦丁,和山區隘勇熟稔;隘勇得知「政府」有意抽調他們去對付凶悍「番人」,人人有自危之感。蔡清琳以革命家自居,宣稱自己為「聯合復中興 總裁」,負有中興台灣重任,並言:「清國軍隊將反攻台灣,我們務必呼應,則驅逐日人,指日可待。」他還憑空提出重賞:「奪一把日本巡查配劍賞 20 圓」、「盜一把日本警官配劍賞 50 圓」……,無知的隘勇,為之心動,紛紛表示願意投效革命大業。

他見隘勇已被說服,繼向賽夏族總頭目趙明政(大打祿)遊說,大打祿也表示贊同。而後,蔡清琳又派出何麥榮、何麥賢昆仲,四處招兵買馬,規定「凡參加革命軍,立刻一次支付 200 賞金,以後月薪 20 圓」。

這一群倉促成軍的革命隊伍,於 1907 年 11 月 14 日夜 11 時,在蔡清琳令下發難,進攻加禮山、鵝公髻、一百端、長坪頭、大窩、大平等警察分駐所,濫殺日本巡查及其家屬和日本住民。

第二天(1907 年今日),巫新炳和何氏昆仲揭著「安民」、「仁義」、「復中興」旗幟,殺進北埔支廳,將支廳長渡邊龜作及全部警員授首,殺得眼紅,竟連日本婦孺都不放過;在不損一兵一卒下,占領北埔。
總督府驚聞巨變,派軍前往鎮壓,革命隊伍見日兵開到,而「清兵」並無登陸支援,始知受騙,亂哄哄四處逃命,「成軍」不久的抗暴隊伍很快崩潰了。蔡清琳見事不可為,逃遁山區,匿藏大打祿處,眾人以受蔡所誑騙,將之殺死,並獻其屍體,向日人請罪。
「北埔事件」遭逮捕的抗暴軍有一百餘人,被移送臨時法庭,何麥賢等 9 名被判死刑,另 97 人,各課以行政處分。
*********************************************
祖父降和日人 原民子孫釐清事實

〔記者廖雪茹/竹北報導〕「北埔事件」已引發客家籍的受難者家屬爭取平反,主角之一、北賽夏族總頭目趙明政的孫子趙正貴,昨以祖父的口述歷史,提出族人參與此事的觀點,強調祖父當年維護族群命脈的立場。

退休教師趙正貴的父親趙旺華,為趙明政(Taro’a’Oemaw)的次子。趙正貴說,父親根據祖父的口述,以日文記述他參與「北埔事件」,明新科技大學通識科講師范明煥認為,史料上隘勇的口供皆受日人逼迫,但趙的口述卻不是,「應較接近事實」。

趙正貴引述說,當年蔡清琳為擴大抗日武力到大隘社找祖父,告知中國滿清政府將派兵來台討伐日本人,請祖父率領勇士們協助討剿。祖父不滿家園被日本人佔領,便依蔡的信號指示採取行動。趙正貴說,當時上坪派出所巡查田桑與祖父是朋友,得知祖父殺害日人的行動是被蔡清琳所設計,因此對祖父採取「和解再行追捕」的計劃。

蔡清琳及手下十人在事發後逃到大隘山區,大批圍剿的日本軍警要將他們趕盡殺絕輕而易舉;趙明政雖也自身難保,但為了全族族人的安全,只能做出與日人降和的決定。但趙正貴強調,祖父心裡所想的,是如何保護人口不到一萬人的賽夏族族群命脈,因此絕非外界所言的「親日」人士。

更何況,趙明政等十名族人事後全被裁定死刑。不過,在各部落抗日不斷的局勢下,日本政府為避免引發賽夏族群起反抗,在政治考量下,最後由田桑找死囚頂罪暗助,對參與抗日的族人網開一面。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83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