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6 am - Friday 07 August 2020

原來是這樣啊!台語v.s.日文◎小金姐姐

週三 2013年08月28日, 1:1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14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在日本住了幾個月之後,很多事情我才恍然大悟。特別是每天都要使用的語言。以前在家跟爸媽說台語,出門說中文;現在說英文跟日文的機會比說中文的機會還多。雖然腦袋中的語言區一片混亂,但是卻把日文跟台語的關係越拉越近。

每星期都看的「料理東西軍」這個節目,其實在台灣時就有播出,只是當時是真的在「看」電視,盯著中文字幕猛瞧嘛!現在沒了字幕,就會像兔子一樣豎起耳朵猛聽。「料理東西軍」到最後都會要特別來賓選擇想吃的料理,而主持人這個時候說的台詞是「今夜、ご注文はどっち?」(今晚你要點的是哪一道菜?)
越聽越覺得「注文」(ちゅうもんchumon)這個詞很耳熟,日文是「點菜」或「訂購」的意思。可是在我的台語生活範圍中,也會用到這個字眼。比方說,「媽媽買了幾個新的玩具,我先『注文』(zubun)說要這一個。」也跟日文一樣是「訂」的意思,只是發音不同而已。

我曾經聽我媽說過「到廟裡『寄付』(kiahu)」這種話。當時我不懂什麼意思,我媽解釋說是「捐錢」的意思。那天看日劇時竟然出現了「寄付」(きふkifu)這個字眼,也跟台語有一樣的意思。
還有,聽過老一輩的人說過「口座」(khauze)這個詞。我今年五月初來乍到時,要去銀行開戶,竟赫然發現「戶頭」的日文-「口座」(こうざkouza)這兩個漢字和台語一模一樣。我想,我應該回台灣去跟歐巴桑、歐吉桑學日文還比較快吧。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是台語跟日文相互分歧的地方。吐司麵包,台語叫做「xiukpang」,我一直以為是「便宜的麵包」的意思。對呀,吐司很便宜啊。有天我去超市買吐司時,還特別看了一下吐司的日文叫什麼。天啊,竟然是「食パン」(shokupan),我還特別查了一下大新書局的日漢辭典,指的是「不加甜味,作為主食用的麵包」-吐司。真是誤會一場啊。因為日本的吐司也不便宜。
另外,我爸有一位姓「游」的歐吉桑朋友,我爸都暱稱他為「阿不拉」。我一直很疑惑,這位歐吉桑跟阿拉伯到底有什麼關係啊?前幾天突然不知道在哪裡聽到「あふら」(afura)這個詞,對,還是在「料理東西軍」這個節目裡。其實,日文是「沙拉油」的「油」的意思。結果,那位姓「游」的歐吉桑就變成了「阿不拉」先生了。
大家去淡水都吃過「阿給」吧,就是那種裡面包著冬粉的炸豆腐啊!原先我以為是發明這項食物的人叫做「阿給」。然後,大家在台灣的日本料理店「養老乃瀧」也吃過「揚出豆腐」吧。你猜猜「阿給」跟「揚出豆腐」之間有什麼關係呢?對啦,它們都是豆腐可以了吧!其實,炸豆腐的日文是「揚げ出し豆腐」,發音是「『a、ge』、da、shi」豆腐。「阿給」為什麼叫做「阿給」?瞭了吧。

這下子我真的傻眼了,到底是台語受日文影響,還是兩者都受中原古音古字的影響呢?我無意做深奧的語言討論,只是發現日文跟台語的關係好近好近。

(片頭寫真:語言就像這一大片秋櫻一樣,豐富多彩。)

來源:http://mypaper.pchome.com.tw/jinlanc/post/1234580003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14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