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 pm - Tuesday 27 October 2020

希臘寡頭阻礙經濟復蘇

週一 2012年12月10日, 1:5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7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雅典——充滿活力的企業家拉夫蘭蒂斯·拉夫蘭迪亞蒂斯(Lavrentis Lavrentiadis)似乎曾代表了希臘蒸蒸日上的新時代。他在18歲時繼承了家族的一個小公司,僅僅幾年後,就把公司打造成了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帝國,在該國傳統的保守工商界顯得格外耀眼。他慷慨地為慈善機構捐錢,培養與主要政黨的關係,尋求精英階層的接受。

但隨着近年來希臘經濟狀況的惡化,他的財富不斷縮水,據檢察官說,他開始從自己控股的一家銀行貪污資金。隨着起訴的臨近,人們一度以為,他青雲直上會之後會是同樣快地驟然下跌。然而,多虧希臘議會悄悄通過的一項法律,他通過歸還資金至少一度避免了被起訴。


Icon/Reuters
檢方稱,希臘企業家拉夫蘭蒂斯·拉夫蘭迪亞蒂斯從自己控股的質子銀行挪用資金。他歸還了6,500萬美元,一度免遭起訴。


Petros Giannakouris/Associated Press
3月,一位金融案檢察官對拉夫蘭迪亞蒂斯和其他26人提出新指控,包括詐騙、貪污、組織犯罪團伙、洗錢,以及與被認為是質子銀行發放的貸款有關的違約。

如今,40歲的拉夫蘭迪亞蒂斯再次受到關注,因為他是上了所謂的“拉加德名單”的人之一,名單上共有2000多位希臘人士,據稱他們在滙豐銀行(HSBC)日內瓦分行有賬戶並涉嫌逃稅。這個名單是時任法國財政部長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兩年前交給希臘官員的,拉加德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人們曾期望名單能把希臘富人的非法行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然而該名單卻被隱藏起來了,現在,兩名前財政部長以及希臘稅務高官因未採取行動而受到調查。

人們往往將希臘的經濟問題歸咎於冗員過多的公共部門、慷慨的養老金制度,以及被工資過高、有終身聘用保障的工人拖後腿的競爭乏力的工業。然而,那些構成希臘統治集團的少數富有家族、政治人物,以及通常歸巨頭們所有的新聞媒體卻被忽視了。

在這個受多年緊縮政策和25%的失業率重創的國家,普通希臘人對寡頭統治集團的不滿日益增長,批評人士說這個寡頭統治集團主持了一個不透明且封閉的經濟體系,是該國許多問題的根源所在,而且其運作基本上不受法律約束。幾十個強大的家族控制了包括銀行、航運以及建築業在內的關鍵行業,他們通常依靠國家的政治階層來維護自身的利益,有時候靠根據他們的需要所制定的法律。

分析人士指出,這種體製造就了缺乏競爭的局面,使巨頭們得以經營壟斷企業、通過搞權貴資本主義為自己斂財,削弱了經濟。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的歐洲政治教授凱文·費瑟斯通(Kevin Featherstone)說,“這種體制理所當然地使他們與政客和媒體建立緊密的不恰當關係,極易滋生腐敗。”

很多人認為,要想讓希臘走出危機就必須改變目前的體制。費瑟斯通說,“保持現狀只會延長希臘的災難。”他補充道,儘管拉夫蘭迪亞蒂斯的案例表明,現狀至少受到了審視,“但還沒有受到足夠的攻擊。”

在近兩個小時的採訪中,拉夫蘭迪亞蒂斯否認自己有任何違法行為,並說他在滙豐銀行日內瓦分行的“幾個賬戶”的總額只有大約6.5萬美元,而且都是合法的稅後收入。他還迴避了關於自己的政治關係的問題,並拒絕對質子銀行(Proton Bank)正在接受調查的細節發表評論。

上月在他的刑事律師辦公室里,記者見到了拉夫蘭迪亞蒂斯,他身穿筆挺的藍色西裝,系著紅藍交織的領帶,神態輕鬆且面帶微笑。拉夫蘭迪亞蒂斯說,在有關“拉加德名單”的報道中,他被單獨點名,而其他的權勢人物似乎逃避了審視,對此他表示困惑。

他說,“我的問題是,‘為什麼是我?’我是所有事情的替罪羊。”

在採訪中,拉夫蘭迪亞蒂斯把自己描述成一個局外人和後起之秀,一位在由不歡迎新來者的古老大家族主宰的小國家裡的企業家。他反覆地說,“我不是來自於一個貴族家庭的第三代。”

確實,從某種角度來看,拉夫蘭迪亞蒂斯倒下的部分原因是,他上升得太快,沒來得及搞定足夠多的、能保護自己的真正的朋友,對這個看法他沒有表示反對。

他問,“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這個乾淨的人,而不是那些問題更大的人?”當被追問到可能是誰給他帶來了麻煩時,他神秘地笑道,“我可以告訴你一千個名字。但那不是我的風格。”

2009年12月,也就是希臘請求外國援助的四個月前,拉夫蘭迪亞蒂斯購買了質子銀行的控股權。質子銀行在2005年收購了一家叫Omega的小銀行後迅速擴張。Omega的董事會成員包括拉夫蘭迪亞蒂斯、現任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黨(Socialist Party)領袖埃萬耶洛斯·韋尼澤洛斯(Evangelos Venizelos)當時的岳父,以及希臘前總理喬治·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的一個兄弟。

監管人員現在指控,拉夫蘭迪亞蒂斯從接手質子銀行的那時刻起,就開始洗劫質子銀行以支撐他瀕於破產的企業、以及多家看來是空殼公司的企業。一份希臘中央銀行的審計報告表明,僅2010年,就有總額為9.25億美元的資金幾乎未經任何信用審核貸給了他的公司或者那些他出售給合作夥伴的空殼公司,這筆資金超過質子銀行商業貸款總額的40%。路透社(Reuters)第一個報道了此事。

他的問題在2011年中被公之於眾,當時希臘負責金融案件的檢察官們調查了一個涉嫌洗錢的案子,隨後指控他貪污了6500萬美元。

但是就在幾個月前,立法者們悄悄地通過了一條法律,允許某些罪行的嫌疑人可以免於起訴,如果他們歸還他們被指控貪污的金額。立法者們說,此舉針是為了在希臘出奇地慢的法院系統中加快案件的解決速度。拉夫蘭迪亞蒂斯很快還給質子銀行6500萬美元並因此要求豁免。

隨後在3月份,一位金融案檢察官對他和其他26人提出了新指控,包括詐騙、貪污、組織犯罪團伙、洗錢,以及與被認為是質子銀行發放的貸款有關的違約。檢察官認為,拉夫蘭迪亞蒂斯為尋求豁免所償還的6500萬美元僅僅是9.15多億美元壞賬的一部分,檢察官說這些壞賬源於質子銀行給數家沒有商業活動的公司的貸款。

在採訪中,拉夫蘭迪亞蒂斯確認已歸還6500萬美元,但拒絕說是在什麼情況下歸還的。他拒絕接受希臘央行(Bank of Greece)的報告,認為其不“客觀”,並說檢察官還未傳召他問話,而且說新指控除了針對 27人的共同犯罪外,沒有針對他本人的具體罪名。他說,“我相信希臘的司法體系。”

儘管被指控詐騙,拉夫蘭迪亞蒂斯仍繼續從一些有問題的政府行動中得到好處。2011年7月,時任財政部長的韋尼澤洛斯批准將1.3億的政府資金一天內發放給質子銀行,他說這樣做是為了避免該銀行災難性的崩潰。這一行動得到希臘中央銀行的批准,但是違背了希臘審計署(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認為它違法的裁決。韋尼澤洛斯以書面形式回答了一系列問題,他寫道,這1.3億美元以及利息後來都歸還給了政府。

“為了節省大量的公眾資金,保護質子銀行有絕對的必要,不是為了保護拉夫蘭迪亞蒂斯,”韋尼澤洛斯補充道。韋尼澤洛斯已在3月辭去了財政部長一職。就在1.3億美金轉出的一個月後,韋尼澤洛斯參與制定了一部法律,該法律具有追溯效力,全權賦予了財政部長用公共資金來援救銀行權力,不管國家其他機構有什麼意見。

記者問質子銀行的案例是證明了監管系統有效運行,還是監管失敗?拉夫蘭迪亞蒂斯笑了。他提到希臘說,“這是一個有管理、無規則的市場。你可以用任何對你有利的方式來解釋它。”

翻譯:曹莉、許欣、陶夢縈
RACHEL DONADIO, LIZ ALDERMAN 聯合報道 2012年12月10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7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