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2 pm - Thursday 09 July 2020

【台商淚】雲端摔落谷底 3C老闆2億泡湯

週二 2012年10月16日, 8: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5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1年9月9日,受中共迫害台商舉行大遊行,受害台商在總統府前發言呼籲不要被中共騙了。(攝影: 羅郁棠 / 大紀元)

【大紀元2012年10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賴月貴台灣報導)彭先生(以下化名彭新)是一家3C公司的老闆,專做電腦擴大喇叭、杜比音響專業設計及製 造等。1993年到中國大陸投資設廠,短短的兩年內,在廣東省投入2億台幣資金,興建8座廠房,僱用近3千名中國員工,成了東莞市塘夏鎮生產規模最大的台 商。

看似一片大好前景,卻在1997年短暫的5年間,從雲端摔落谷底,從美夢破碎到驚醒、嚇出一身冷汗,彭先生死裡逃生隔天倉促飛回台灣,歷劫了地獄般的恐怖過程……衝勁十足 夢想鴻圖大展

故事得從頭說起,彭新從小生長在台灣新竹縣的鄉下地方,頭腦靈活的他心中老嚮往著都市的繁榮,高中一畢業就迫不及待的隻身到台北闖天下,年輕小夥子兼了3份推銷工作,勤快聰明的他很快做出業績,也打下了深厚的經商底子。

彭新看好3C周邊產品的未來發展趨勢,勇猛勤奮、膽識過人的性格讓他闖出一片天,然而,在台灣小規模的經營滿足不了他的雄心壯志,他覺得自己像困水的蛟龍,一定有一個更大的空間可以讓他騰空伸展,這樣的想法一直盤踞在他腦海。

20年前台灣尚未開放企業到中國大陸投資,就有很多台商悄悄到了對岸,塑膠、紡織、木器……等各行業都有,彭新透過關係也認識了一些香港人,間接地知道了去中國投資的管道。

為了突破經營的瓶頸,看不慣政府政策的牛步化,彭新自視企業家的敏銳嗅覺是永遠跑在政府官員前頭。「先去看看、做了再說」這樣的說法在各行業間流傳著,也是當時彭新所認同的想法。

當時在台灣擴廠面臨勞工短缺的問題相當嚴重,他評估在海外設廠的可能性,東南亞,如越南、菲律賓等國家都釋出優惠條件,但考慮到將來在語言溝通及管理上的困難,他選擇了「同文同種」的中國,心裡想著同樣是中國人應該沒什麼問題。

建設所謂的中國 樂善好施

彭新,敢沖敢做,十足的行動派主義者,正當30多歲的青年才俊,於1993年到中國大陸投資設廠,短短的2年間,在廣東省東莞投入2億台幣資金,興建了模具、電線、電子、電機……等8個工廠,僱用近3千名中國員工,成了東莞市塘夏鎮生產規模最大的台商。

中國政府官員請他吃飯、喝酒,左一句右一句的奉承巴結,稱他為親愛的台灣同胞、老鄉、彭董,並帶他到處參觀,煽動鼓舞他滿腔熱血的「建設中國」情操,他頭腦中繪出了一幅幅美麗的藍圖,構築了一連串美麗夢想,擬訂投資旅館業、發展兩岸旅遊、兩岸快遞……等許多計劃。

從小生長在淳樸的台灣鄉下,彭新秉性善良、樂善好施,看到中國人民的貧苦心生憐憫,基於對「中國」的同胞愛,很希望能為中國社會盡一份心力,於是他和北京、清華等大學合作設立獎學金,幫助許多貧困學子。

1995年與北大設立「文化扶貧」獎助學金,捐助數10萬人民幣給云南大地震受災戶中云南武縣和麗江地區的窮困學生;他也每年在廣東陸和縣資助100名學生獎學金。心中充滿愛與理想的他每天過得忙碌而充實。

「善有善報」? 銀行存款不見了

有人說好夢易醒,對一個有愛心、有理想和充滿抱負的年輕人,卻遭遇了匪夷所思的情境,和他當時在中國的付出不但不成對等,甚至是非常可怕。

在台灣從小接受的家庭及學校教育,都告訴他「善有善報」的道理,為什麼在中國卻完全變了樣?回想起這段遭遇,彭新心有餘悸的說:「中國政府和公營單位整個從上到下的貪污腐敗,道德敗壞的程度讓人震驚。」

在共產黨鬥爭思想的教育下,假惡鬥、拐詐騙已司空見慣,這絕對是在台灣成長的善良人民所難以想像的,也是台商去中國大陸容易吃虧的原因。

共產黨灌輸的思想觀念不同、生長環境不同,中國流行兩句諺語:「十億人民九億騙,還有一億在訓練。」彭新說,中國只有2、3億人民是善良的,我們怎麼鬥得過人家惡勢力呀?

1995 年發生一件莫名其妙、不可思議的事,開啟了一連串中行盜領、公安綁架及法院洗劫等各類罪惡事件的開端,彭新從中國工商銀行湛江分行轉存700萬元人民幣到 中國銀行赤崁支行,錢竟然不翼而飛!原來是被中行安排熟人勾結銀行職員,冒彭新之名提領了。當時也有守法的行員向銀行主任陳小勇檢舉,陳卻不予理會。

後來彭新前往中銀提款,銀行竟聲稱沒有該筆存款紀錄。事情鬧大了,廣東省中國銀行行長田曉韌也出面拍胸脯,說保證會處理,其後卻也不了了之。

銀行當強盜 找公安土匪當靠山

更離譜的是,銀行員為了怕彭新層層上告讓事情曝光,竟勾結湛江公安,前往東莞塘夏鎮工廠管理區硬闖入內欲綁架彭新。

因平時彭新愛護員工、熱心公益很得廠區工人敬愛,得到風聲聽說公安要綁架老闆,便奔相走告,很快地集結了上百人出面營救,他們圍成人牆護著彭新,阻攔反抗湛江公安,隨後塘夏公安也趕到,兩組公安人馬展開對峙,場面火爆險些發生槍戰。

最後在雙方妥協下,把彭新押下做筆錄長達14小時,這種「銀行當強盜,找公安當靠山」的離譜行為,讓彭新感到人身安全沒有保障,隨時都有可能喪命,在極端恐懼、有理說不清的情況下,他於1997年12月31日緊急搭機飛回台灣。

法院是幫兇 律師吃案吞錢

回台後,彭新於1998年向湛江中級法院提出對中國銀行的告訴,案件一直拖到2001年才開庭,法院告訴他,是不法人士勾結銀行以掛失存摺方式把錢盜領。奇怪的是,700萬元存款被盜,廣東高等法院僅判賠200萬元人民幣,也不知是依據中國哪一條法律?

意外的是,200萬元人民幣竟被他在廣東委託的律師吃案獨吞,彭新只好再找北京的律師向原委託的廣東律師追討,怎奈舊戲重演,北京律師以堅持上訴為由,扣押著判賠的款項,不給彭新,慘遭律師連續吃案,把彭新耍得團團轉,弄得他筋疲力盡,最後卻一毛錢也沒拿到。

不可思議的事情還不只如此,更嚴重的事情發生了!

製造偽證 假合夥真詐財

模 具廠經理梁忠是一個27歲的中國青年,看起來機伶、熱忱並善解人意,彭新特別欣賞他,本來有意要和他合夥,後來知道中國法律規定,從海外(港、台)購買材 料到當地管理區指名的工廠生產加工,這種形式叫做「來料加工」,依規定在中國不能合夥只能獨資,於是彭新將錢退還給了梁忠。

結果,梁忠明知 規定也收了彭新退款,卻荒謬地與東莞地方法院、中級法院和廣東高級法院勾結偽造合夥契約,還逼迫他模具廠的幹部吳石牆代表彭新簽下協議書(協議書甲方:梁 忠 乙方:吳石牆),企圖用合夥假證據要求分紅250萬元;法院進一步以此為藉口,查封了彭新在東莞市的多家廠房,賤價拍賣出售,以所得分贓。

彭新內心焦急如焚,抗告到廣東最高法院,輾轉花了9年時間,迄今(2012年)沒有下文;估計彭新離開中國14年來,損失的廠房、設備及生意高達數億元新台幣。

彭新不禁要問北京政府:「像這種案例,銀行當強盜、公安當土匪、法院幫兇,台商該如何提出刑事訴訟?」中國的法律及法院形同虛設,彭新痛心的呼籲:「請所有台商不要再被騙了!」

積極作為 憂心台灣處境

逃 回台灣、撿回性命的彭新身心深深受創,經過妻子不離不棄的悉心照料與家人的撫慰陪伴才慢慢的走出陰霾。樂觀的妻子鼓勵他:「損失再大也要逆來順受,一切從 頭再來。」並幽默的對他說,以前丈夫忙於事業投資,夫妻倆聚少離多,現在比較有時間在一起了,換個角度想,也是另一種幸福。

另外,也由於彭新平時喜歡學習易經哲理,感受到宇宙生命的浩瀚奧妙,才能經由了悟生命之道,面對挫折調適過來。

彭新說,雖然萬般皆有因緣關係,有命運的安排,但是佛學並非教人消極承受而是應有積極作為,我們仍應盡個人能力去改變某些現象,面對它、處理它,若大勢已去無力回天,最後才「放下」,朝朝代代、更迭起伏,歷史要告訴我們的也是這樣的故事和道理。

彭新認為台灣有5大危機:政治(藍綠之爭)、財政(赤字、負債)、經濟(10大產業即將破產)、環境污染(毒島)和信心危機。

其 中以信心危機最嚴重,它又和教育及價值觀有密切關係,台灣的年輕人對自己沒信心,哈韓、哈日、哈各種偶像,政府官員高唱國際化、與國際接軌,卻忽略了我們 自己有傳統五千年珍貴的中華文化,舉國上下觀念混淆、人云亦云,沒骨氣、沒志氣,最後怕連一口氣都沒了,這是最大的危機,中國大陸要戰勝台灣憑這個就夠 了。

馬克斯變異的害蟲移植到中國,竊取了政權,破壞傳統文化,提倡無神論,卻又拿著文化的幌子,鼓吹中國青年強烈的黨國意識,煽動愛國情操,相形之下在善良溫室環境成長的台灣青年危險至極啊。

彭新認為某些重要的價值觀必須透過教育傳承下來不能流失,例如,道德不能沉淪,心中要有神佛、有信仰,相信善惡有報,台灣人要知道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這些都應列入教科書一代代傳承下去。

參悟易經哲理 勸勉世人

俗話說:「難經不難,易經不易」用以說明中國文化中的博大精深,中醫的「難經」看起來繁複卻是實用的,領悟後會運用其實不難;而易經全文只有六十四卦卻不易理解參透,它涵蓋醫學、宗教、天文、戰爭……等層面,能否解惑就要憑各自的慧根了。

彭新博覽群書悠遊於經典當中,也了悟了一些人生哲理,他拿出自己書寫的一些詩詞體悟和記者分享。例如:「人文九五自修心法」、「命運變成運命」、「修煉精進法門」、「十二慧」……等。

他也寫了一首「人生多然」,他說崇尚天然、自然、純然、必然,到個人的誠然、坦然、果然,及最後的瞭然……等120個因果關係,這麼深奧的人生哲理,他只瞭解了一些,所以謙稱自己為「了一然」的普世弟子,但求瞭然於心,頗有意思。

有人質疑如果按佛家或命理所說,人一呱呱落地一切天定,甚至一個國家的興衰都注定好了,那個人的奮鬥算什麼?國家命運也不用去改變了,彭新認為其實不然。

有人將易經運用於商場,彭新認為福禍相倚、興衰相隨,易經的基礎便是天道循環;商人要重德,像中國大陸道德淪喪、坑蒙拐騙、打劫,這樣的中國同胞讓台商真是不寒而慄,壞事做絕了會遭天譴,別看現在中國經濟好像很繁榮,道德沉淪了,共產黨這樣的政黨終究要被解體。

有人會憂心台灣的處境,彭新認為運用易經的理論,將台灣比擬成一個企業,雖然冥冥中已有定數,但是循環可大可小,週期可長可 短,企業家們所追求的永續經營,事實上就是在追求一個極大的循環,不斷地創新,創造出一個個新的產品生命週期,避免整個企業抵達頂峰時遭到衰退的命運。

反觀,台灣目前的情況也可能已蕩到谷底,但是不是能「否極泰來」,就要看如何縮短「否」的時間,這就要看馬政府團隊的作為和台灣人自己的共識,彭新認為救台灣每個人都有一份責任和使命,這是他對自我的期許,也是想要呼籲喚醒世人的。(全文完)◇

【台商淚總匯點評】

打破舊觀念 才能認清中共社會

作者:童文薰

每一個人從家庭到學校,從成人到進入職場,天天都在累積各種各樣的「觀念」。藉由種種的觀念,生活變得比較簡單,不必對每一件事物重新去認識它。

比 如說什麼是「銀行」?以及圍繞著銀行這個機構的種種法律關係,人們可以信賴已經約定俗成或受法律規範的模式,放心地進行自己所需要的經濟活動;又比如說什 麼是「法院」?法院應該是怎麼樣對待原告與被告?忙碌的現代人不須要逐一辨識,甚至不須要熟稔這個機構如何運作,真的發生法律問題時,自有規則可循。

但是在享受觀念的方便性時,我們也被自己成長的社會經驗累積的種種觀念所拘束。

新竹台商彭先生在中國的慘痛教訓,總結起來就是受觀念所害。

首 先,他錯誤認識中國的銀行,才會毫無防範地被銀行行員侵吞了700萬人民幣。那可是1995年,將近20年前的700萬!隨後他又錯誤認識中國的法院,以 及中國的律師,才會在訴訟過程中一再遭遇讓他「震驚」的事件,同時接連被中國律師侵佔訴訟所得,最後他這個正牌原告卻連一毛錢也拿不到!

中國的「銀行」、「法院」、「律師」,與台灣和其他社會一樣,都掛一個名稱,可是在這個名稱下,實質內容卻大大地不同。欠缺對這些徒具其名的機構或人員的正確認識,只以台灣經驗與台灣觀念來對待中國的這些機構與人員,注定要一再地被震驚。

中共的司法檢察機關向來叫做「公檢法」,公安排在最前面,法院排在最後面。所謂「公檢法」三點一線,所謂「大公安,小法院,可有可無的檢察院」。搞不清楚這裡面的門道,就不該踏進法院的大門。

尤其是中國的律師,在改革開放前仍屬公職,即使在改革開放後,仍有許多中國律師根本不具備法律背景,亦沒有法治觀念。讓這樣的「律師」掌握人民幣數百萬元的賠償金,很難不起歹念。

相對地,一個台灣律師經手再大的金額,也罕聞有律師寧可丟了執照身犯刑法,竟敢侵吞當事人的賠償金!可是拿著信賴台灣律師的態度去對待良莠不齊的中國律師,那就是拿自己的資產開玩笑。

彭先生後來又遭遇到一起利用偽造文書的手法,將其工廠與投資整個侵吞拍賣的事件,串連合作的各種角色正如他所說的「銀行當強盜、公安當土匪、法院當幫兇」,每一個機構都有一個徒具其名的名稱:銀行、公安、法院,但卻做著與其名稱完全背道而馳的事:強盜、土匪、幫兇。

像 這樣的案例不只彭先生這一件。銀行存款被侵吞、匯款永遠匯不到目的地、法院和公安與被告連手、律師最後一口吞掉訴訟結果……在中共政法委系統一手把持公檢 法司之前(2002年),彭先生就已經遭遇到強盜銀行、土匪公安、幫兇法院,在政法委系統坐大之後,這樣的案件就更加見怪不怪了。

根本問題還是中國這個社會在中共「以黨領政」的狀況下,沒有獨立的司法制度與獨立的媒體。個人的資產在這樣的社會裡,都只是「暫存」在自己名下,隨時有可能被權勢者看上並設局侵吞。

從這位3C老闆的中國經驗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的觀唸到了中國必須全部打破並且重新建立一套生存之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習以為常」,輕易地靠舊有的經驗與觀念來對待。

如果台商把海基會的台商手冊都詳細讀過,也看過洞悉中共最深刻的《九評共產黨》一書,必能把「震驚」的機會降到最低,卻未必能保住自己的資產。正如中國的一句老話說的「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因為終歸一句話──防不勝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5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