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0 am - Sunday 25 October 2020

中共如匪 莊東隆赴陸投資留哀傷

週日 2012年09月30日, 9:0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3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大留美高材生莊東隆 赴陸投資被坑6千萬。(攝影:林唐玉)

【大紀元2012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唐玉台灣新竹報導)現年74歲的莊東隆先生,新竹人,是文明堂紙業股份有限公司創立人莊江源的長子,台大畢業後在經濟部工作,8年後留職停薪赴美深造,不幸遇中美斷交,由於情勢詭異,他只好留美觀望。

後來認識了台灣的朋友,與他合作一起做進口塑膠袋批發買賣,從商的經驗讓理工出身的莊東隆對機械設備開始有了濃厚的興趣。1985年回台灣創立文山機械股份有限公司,從事機械開發的工作,1987年機器開發成功,1988年榮獲科學開發獎項。

此 時適逢中國提倡經濟改革開放,莊東隆透過上海朋友的介紹,1991年前往大陸投資,成立了2家合資公司。不察美夢背後的險惡,一步步走入虎口。合資公司資 金被惡意閒置,最後遭中方私自變賣掠奪,財物損失達4千萬元新台幣;另一家委託他購買設備卻拒不付款,金額達2千多萬元新台幣。

台大留美高材生 赴陸投資被坑6千萬

一頭白髮略顯疲憊的神情,迎面而來的莊東隆步履蹣跚,面對記者疑惑的眼神,他笑著說:「人老了!膝關節退化。」歷盡人世滄桑,74歲的他笑容裡透著無奈和歲月的痕跡,時而平靜、時而憤慨地述說著自己的故事。

莊東隆,1938年出生於新竹,父親莊江源為一有名的商人,創立文明堂紙業股份有限公司,從事紙業批發生意,為全台最大的中興紙業五家經銷商之一,也經銷了台灣紙業、永豐余、永豐源等大廠的紙業批發。

身為長子,就讀高中時的莊東隆每到暑假就主動到父親的工廠幫忙,甚至父親新買了一台小發財貨車,他還當了第一個司機,日子雖然辛苦,家庭經濟卻相當富裕。

莊東隆就讀新竹初中,畢業後考上建國中學,其後更考上國立台灣大學地質學系,在民國40、50年代,台灣社會學歷普遍不高,能考上一流學府,家裡能供得起一路讀到大學畢業,著實不易,他的求學過程可說非常順利。

大 學畢業後,他在台灣經濟部工作8年, 水資源統一規劃委員會(今之水利局)曾派他至曾文水庫支援建壩工程;1972年他留職停薪赴美深造,專攻地質科學,本想拿了學位就回國,卻碰到局勢變化, 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北京,其後中美斷交,台灣人民群情激憤,中國瀰漫著動亂不安的氣氛,情勢詭譎,他只好留下來觀望。

六四事件後 不察風險投資中國

台 灣與美國斷交時,台灣流傳著中美斷交台灣將不保的種種傳聞與揣測,家人建議莊東隆將家眷接到美國,莊父甚至將一間房子變賣匯錢給他,要他在當地定居,不要 再回台灣,以免受到戰爭波及。由於感受到家人那種深刻無私的愛與焦慮,也為了讓雙親安心,於是莊東隆將妻兒接往美國居住。

從事地質研究 工作常必須出差,上山下海、東奔西跑,因顧慮家人不適應美國陌生環境,需求安定,莊東隆換了一份工作,在頗具規模連鎖的mayfair超市打工,當時美國 社會有三種職業的工會力量很強,包括鋼鐵、汽車和超級市場,有強大的工會爭取保障權利,從業人員就可以享有很好的福利待遇,美國的超市規模都很大,收入生 活穩定。

後來認識了來自台灣的朋友,與他合作一起做進口塑膠袋批發買賣,從台灣批發塑膠袋到美國,因為台灣工資便宜,塑膠袋品質又好,遂逐 漸取代了日本外銷到美國的地位,他在美國成立一家陽光塑膠公司(sunshine plastic),生產規格袋(規格化、素面、內包裝用),頭一、兩年虧損,第三年才打平。

在美國從事不同領域工作後,讓學理工出身的莊東隆對機械設備開始有了濃厚的興趣。1985年回台灣創立文山機械股份有限公司,從事機械開發的工作,1987年機器開發成功,1988年榮獲科學開發獎項。

莊東隆拿著他的研發成果興沖沖的找到台塑,卻碰了壁,因為正逢台幣升值塑膠訂單縮減,台塑沒有意願增加機器設備,使得英雄無用武之地,讓莊東隆慨嘆時運不濟,當時的時空背景讓他的事業起步遇到阻礙。

轉投資大陸另尋發展

此 時剛好對岸大陸情勢也發生變化,鄧小平提倡經濟改革開放,中國經濟正在起飛,低廉的工資很吸引人,莊東隆透過上海朋友的介紹,表達了前去投資的意願,而大 陸方面也主動寫信給他,審批通過後1991年初就到了大陸,在江蘇省江陰市夏港鎮成立了隆澄機械有限公司(合資公司)。

改革開放後不久,天安門事件發生,莊東隆並沒有警覺到危機重重,不察美夢背後的險惡詭譎,仍繼續與大陸人士談合作,一步步走入虎口。

莊東隆是台灣文山機械股份有限公司及美國Maxpak Industries,Inc.的董事長,當時由朋友介紹到中國與江陰市第三紡織機械廠洽談中美合資企業項目,當時該廠的廠長是李星宇。

經過數次洽談,1991年6月21日外方正式在合資公司的合同及章程上籤字,合同中約定中方出資為42.9萬美元,佔註冊資本的55%,外方出資額為35.1萬美元,佔註冊資本為45%。

投入合資企業財物資金遭中方吞噬

1991年9月8日,莊東隆到大陸投資的中美合資企業(江陰隆澄機械有限公司)召開董事會,決定由中方的李星宇廠長負責具體的籌建工作,限3月內完成廠區的建物籌建,但李星宇未如期完成任務。

1991 年11月底,外方3貨櫃的台灣文山公司的家產(包括樣機、成品、半成品、標準件、五金配件、電器元件……等)到了合資公司,其中包含屬於工業產權的機器設 計圖紙,即等值於40萬美元,另現匯4萬美元,故到1991年底可說外方已有等值於44萬美元及文山公司的家產存放在合資公司。

由於中方李 星宇廠長擔任合資公司籌建處主任以來,對籌建工作一直消極而沒有應有的進展,至1992年7月12日的 第三次董事會中決定改組,改由陳阿網董事長擔任籌建處主任,合資公司原預定8月間開業,可中方卻消極地不作為,直至1992年底莊東隆辭去總經理職務時, 合資公司仍乾耗著。

莊東隆氣憤的表示,將所有資金設備投入後,他才發現中方一直採取拖延、不配合戰術,中方入股的配套設備遲遲不到位,就連中方從銀行貸款的資金是否到了合資公司帳戶,身為總經理的他一直被拒絕查閱帳目,尤其會計員徐小姐(李星宇小姨子)更是拔扈不講理。

到後來李星宇(時任合資公司副董事長)更指示員工不准聽總經理莊東隆的話,不准具體工作,不得將外方提供的合資公司產品投產,企圖造成合資公司無法運作的局面。

莊東隆痛心地說:「起初,中方第三紡織機廠廠長李星宇對興辦隆澄合資公司是很積極賣力的,但為什麼等我投入了資金、實物、技術、精力以後,卻又一反常態,不想幹了呢?甚至於要把隆澄公司扼殺於搖籃之中?真是匪夷所思,這在正派經營的台灣人眼中是無法理解的。」

眼見呈現膠著狀態,1992年底莊東隆辭去隆澄公司總經理職務,返回台灣;到了1993年5月23日,他回隆澄公司視察時,才發覺合資公司已整個被中方所解體,而銀行也證實合資公司帳戶中的現匯美金(外方投入者)已被中方提領殆盡。

後來又發現中方將他從台灣文山公司運來,而存放在合資公司的財產,也私自處置,具專利權的產品圖紙等重要資料亦不知去向。這些從台灣文山公司運來的物資,當時尚未計算在外方出資範圍內,只是暫存在合資公司內,為日後生產機器裝配使用,計劃可追加投資或轉售給合資公司。

莊東隆估計損失,有產品圖紙(等值於工業產權的40萬美元)、台灣文山公司的投入資產(估計約60萬美元)、現匯4萬美元及他擔任合資公司的總經理一職未領之薪水,依當時的匯率,合計損失約新台幣4千多萬元。

掠奪手段與土匪無異

莊東隆在江陰市夏港鎮的第一個中美合資企業中途夭折。雖由江蘇省江陰市政府批準成立,但沒有任何合法的合資企業解散手續,在未得到外資股東同意的情況下,中方股東私自變賣外資股東財產,強取豪奪的手段與土匪沒有兩樣。

莊東隆不禁要問,投資之初中國提出中外合資企業的法律,聲稱可以保障外商的合法權益,但是,為什麼在合資公司的中方股東無理片面毀約,進而將合資公司整個解體、外資股東財產隨意處置的過程中,合資企業所在地的有關行政部門不加以阻止,任憑他們胡作非為呢?

他 一次次地到中國提出控告,得到的回答都只是要他等待。直到在台灣加入「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後,他才發現受害台商滿坑滿谷。經過交流才知道,國台辦對於台 商控訴案件只有受理,通常是不會處理、不會開庭審理。就算鬧大了,勉強判決勝訴,也不會執行。總之,台商控告是不會贏的,就是把你耗著、耍著玩。

莊東隆認為,合資的合同有仲裁條款,規定由北京仲裁,球員兼裁判變得不透明不公正,正確的做法是應該找第三國際來仲裁,否則簽了再多投資保障協議,只有增加中國騙人的幌子,讓更多台商前去受害。

回首滄桑事 沉痛呼籲

父親是個成功殷實的經銷商人,莊東隆可能留著父親商人的血液,遺傳基因加上從小耳濡目染,雖然讀的是地質學系,本可當一名學者過安穩的日子,但在美國卻對經商躍躍欲試,更在年近五十的中年時期冒險轉投資到大陸,卻慘遭滑鐵盧,回憶過往,真是憤慨痛心不已、悔不當初。

提起20年前的往事,他說都已過去了,現在也人老體衰,沒有精力再追討了,幸好家人都平安的居住在美國,比起很多台商的家破人亡,他算幸運的了。

不過他還是願意說出自己的慘痛經驗,呼籲台灣人去大陸投資要小心,大陸不比台灣的法治社會,他們是很黑暗邪惡的,台灣人太善良了,而大陸是共產黨專政搞鬥爭起家的,在這樣假惡鬥的體制下,我們是贏不過人家的。

前恭後倨 設備到廠即變調

莊東隆到大陸投資設立的公司有兩家,1991年初在江蘇省江陰市夏港鎮成立了隆澄機械有限公司,1992年1月則在寧波成立慶隆塑料製品有限公司。

莊 東隆經朋友介紹到中國上海,奉化市副市長王以忠居中牽線,介紹他到奉化市儀表零件總廠洽談合資事宜,1991年12月16日中方由王以忠副市長親自帶隊, 到奉化談合資合同及章程並簽字,1992年1月成立了慶隆塑料製品有限公司。慶隆公司的結構是合資公司,主要股東為外資股東──台灣文山機械股份有限公 司,以及中資股東──奉化市儀表零件總廠。

慶隆公司總投資為115萬美元,中外雙方的出資總額為80.5萬美元,中方股東出資49.91萬美元,外資股東則是以相當於30.59萬美元的設備(兩條 生產線的制袋設備)作為出資。值得一提的是,外資股東投入的制袋設備在當時是非常先進的,高速、全自動封點制袋設備,就是可以不停連續封底點斷塑膠袋,是 文山機械公司自行開發成功的專利設備,在台灣製造運到合資公司作為外資股東的折價入股。

另外,要成為完整的制袋生產線,必須由中方股東再購置價值32.84萬美元的吹膜(袋)機及塑料印刷機的設備來配套。由於當時 中國政策規定,只有合資公司才有權自行進口設備,故中方股東委託外資股東在台灣採購,該購置款約定是由中方股東作為出資支付,於是雙方簽下了委託購買合 同。

1991年12月17日在奉化市浦口王村的中方股東母廠辦公室內舉行了第一次董事會,決定董事長由中方股東的王國慶擔任,副董事長由外資股東的莊東隆擔任,莊東隆說,這是唯一的一次董事會議,其後就再也沒召開過任何董事會。

該合資企業從考察、談判到最終簽約都很順利,但是等到文山公司作為入股的二條生產線的制袋設備及文山公司代中方股東在台灣購買(只付了兩成訂金)的吹膜(袋)及印刷設備運到合資公司以後,情況就變得非常不正常。

翻臉不認帳 購置設備不付款

莊 東隆說,1992年10月8日,作為外資股東出資的專利設備已經完全按合同規定運抵合資公司,而作為中方股東出資並委託外資股東在台灣購置的設備也按雙方 約定於1992年11月底全部抵達。就在此時,中方股東突然以種種藉口不願支付設備款(在設備起運前,中方股東只支付了20%的訂金,拒不開具信用狀給外 資股東),該款項一直拖欠未付,其後,台灣設備商要求退回運到中國之設備,中方股東也置之不理。

無理拒付,中方股東的誠信盡失,外資股東也怒而不願提供技術支援,致使兩條完整生產線無法運轉生產,其後莊東隆更驚訝的發現,中方股東竟不聽規勸,私自將該批代購設備開箱使用,意圖單方進行運轉生產。

迫 不得已,莊東隆只好以中方股東為被告,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豈知仲裁會不顧外資股東當庭提出的各項證據,竟以被告不適格(指委託外資股 東境外採購的真正買方不是中方股東而是合資公司),而駁回外資股東的仲裁申請。中國的仲裁會如此昧於事理而偏袒中方股東,實令人無法想像!

莊 東隆表示,委託簽字是於合資公司成立之前,當時委託外資股東境外採購當然就是中方股東(奉化市儀表零件總廠),而不是合資公司。而且這些設備是中方股東的 股金,怎麼會是合資公司購買的設備?如此淺顯的道理,中國的裁仲會竟無能解決,還駁回外資股東的仲裁申請,讓莊東隆感到無奈而且啼笑皆非!

徹頭徹尾的騙局

莊 東隆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雖努力與各方交涉及反應,終無結果,到幾近絕望的地步,只好暫時離開了中國,心想事過幾年終會有公正的解決辦法。2000年6月 他又去了合資公司所在地(奉化市南浦鄉浦口王村),意外地得知,中方股東在經過幾年的單方面經營後,竟將外資股東投入的資產以及受託在台灣採購的設備全部 變賣,合資公司亦不復存在。

莊東隆感到非常氣憤,如此嚴重的侵奪資產行為怎麼可能發生?在中國,外國公司的投資怎麼會被私自變賣而得不到法 律的保護?並且在變賣過程中,合資公司所在地的國家行政機構怎麼會不加以阻止?這是怎樣的一種集體貪腐犯罪?從上到下!不得不令人懷疑這是一個可怕的國 家!從頭到尾,投資只是一個幌子,詐騙外商投資者才是事實。

據莊東隆估計本投資案的實質權益損失為:外資股東投入的制袋機器設備總值 36.35萬美元及中方股東委託外資股東進口的配套設備(二部吹膜機、二部印刷機)迄今尚未付款的,總值32.84萬美元,合計約新台幣2千多萬元。這是 20年前的2千多萬,當年可以在台北市購買地段極佳的豪宅,如今市值恐怕都已上億,這是看得見的具體數字。至於精神方面的損害,對莊東隆而言根本無法估 計。◇
【台商淚總匯點評】

中共是台商投資被侵吞的根本禍首

作者:童文薰

人 無信不立,這是台灣從日據時代到光復之後,累積了百年的商業模式。在這樣的模式下,台灣商人雖精明卻也天真。不少人訂貨取貨都僅憑信用,往往連契約都沒 有,只有傳真本甚至email的簡易訂單與回條。即使在2012年的今天,這樣的買賣模式還是中小型企業日常的作業模式。

如果遇到倒帳怎麼辦?企業的心態也很單純,最不濟就是這一筆生意被騙,動搖不了企業的根本。尤其對於打著中國政府旗幟的合作案,台商這頭往往都是資金與設備準時到位,急於履行己方的契約責任,並且信賴中方股東也會按照說好的模式履約。
因為「政府不會倒債」這是台商一般確立的信念,卻沒料到對方即使是中國地方政府,也只是想騙到一單就走。

莊東隆在中國的兩次「合資企業」都是新公司都還沒有運作,投入的資金與設備就被中方股東給侵奪。時間都在1991年前後,算是早期前往中國投資的台商。

莊東隆兩次的經驗都是失敗於「合資」結構。第一家合資公司「江陰隆澄機械有限公司」,莊東隆投入的資金與設備,被中方股東片面以解散合資公司的方式,侵奪了資金並變賣掉設備。第二家「慶隆塑料製品有限公司」更是遇到江湖老招「空手入白刃」。

莊東隆作為入股金的機器到位,但中方股東應該入股的金額,卻騙得莊東隆在台代購設備,其實中方股東從頭到尾真正拿出的資金不過是中方股東應付股金的2成,佔總股金1/10。也就是說中方股東只花了1/10的成本就騙到了兩條完整的生產線!

事 後任何人都可以看得明白,莊東隆從頭到尾是遇到了騙子。而且中共這個政權也參與了詐騙,用所謂的中外合資企業法,騙得台商的信任,以為這些白紙黑字的法條 可以保障外商的合法權益;甚至由地方政府官員與廣義的國企為中方股東,用權勢使莊東隆誤信這樣的合作對象絕對沒有問題,所以在沒有信用狀的情況下就把設備 裝船運出,最後被騙走了生產設備與「建構生產線的know how」──這種know how是1991年當時中共那些把國企做到赤字連連的官員們最缺乏的。

那些敢向台商行騙的中共官員或個人,只想騙一單就走的,或者立即自己上手經營的,其實野心都不算大。這類型的騙局往往都是技術門檻相對較低的生產行業。

莊東隆被騙取的資金與設備對個人來說自然是一筆龐大的損失,可是才剛落入陷阱,對方就急著收網,也可說是莊東隆的幸運,至少沒有讓他泥足深陷;最後負債纍纍甚至枉送性命。這是一位善良的台灣商人暨留美高材生自己安慰自己的方式。

比較一下就會發現,那些生意往來對象為日商或美商的台灣中小企業,許多都隨著日本與美國的市場與經濟發展,累積了豐厚的身家。而前仆後繼前往中國大陸投資,有成功的,但有更多失敗卻不敢對外公佈自己遭遇的台商。

近日國安局長指出,投資中國的確風險較高。2012年仍留在中國的台商,有3成將倒閉,還有3成在苦撐。這並沒有計入那些像莊東隆一樣,早就已經被掠奪資產的台商。
為 何到不同國家投資的台商會有如此巨大的風險差異?答案很簡單:中國雖然在經濟上走資本主義路線,但政治卻是不折不扣的一黨專政,不折不扣的共產黨政體。受 其控制的司法制度下(含仲裁製度),才會發生在其他國家難以想像的,隨意盜賣外資股東投資與設備這樣荒謬的事情。只要中共這個專制政黨還存在,像莊東隆這 樣的遭遇還會繼續不斷地發生!◇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3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