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 pm - Wednesday 23 September 2020

一九五九年 八七水災

週日 2010年08月29日, 3:3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97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八七水災
文 / 中央社攝

民國四十八年(一九五九年)八月七日,一個從台灣旁邊擦身而過北上朝日本撲去的颱風艾倫,吸引了位於東沙島附近的熱帶性低氣壓進入台灣,形成強大的西南氣流,大規模的雷陣雨持續地下著,其中,八月七日到九日三天的豪雨,更是為台灣西部沿海地區,從苗栗縣、台中縣、彰化縣、南投縣、雲林縣、嘉南平原各鄉鎮到高雄縣市,帶來空前嚴重的水患,這場造成台灣人民生命財產慘重損失的水災,就是台灣現代史上最著名的「八七水災」,也是台灣光復後第一次全島性的共同天然災難記憶。

根據當時的報導指出,暴雨集中在七、八、九三天,其中以七日的雨量最多,依照氣象局的統計資料,當日全台灣降雨量超過五百公釐的地方超過十五處,主要集中在苗栗、豐原、芬園、烏溪上游、斗六及阿里山等地,各地紛紛宣布進入緊急狀況,但越漲越高的洪水卻如脫韁的野馬般四處為虐,災情頻傳。

從事後專家學者的研究檢討當中發現,「八七水災」之所以為台灣地區帶來空前的重創,一方面除了旺盛西南氣流帶來的豪雨過於巨大、過於集中,台灣的土質地形難以承受之外,二方面是因當時的訊息流通管道不足,而且缺乏環境保護及防災的觀念,應變不及,因而使得水患蔓延至十三個縣市,一發不可收拾。

在各地傳出的災情中,交通方面以新竹到台南間的鐵公路受災情形最為嚴重,計有兩百九十七處鐵路受損,平均每公里都有災情傳出,幾乎可以用「柔腸寸斷」來形容。此外,大肚溪更因鐵公路橋樑改變了水流水理的運行模式,主流分流於南北兩岸,堤防因而被沖毀,造成彰化一帶縱貫線鐵路以西的市區全部泡在水中,彰化市郊乃至和美、線西的農田完全被溪水沙壓沖毀,大肚溪鐵公路橋樑也承受不住河水水位而毀壞,南北交通全面停擺,各地電信也多處中斷,台中、台南及嘉義機場都宣布關閉。

兩三天後災情陸續被報導出來,指各地的農田、房屋被大水沖毀無數,死傷慘重,還有許多災民站在洪水中無助地望著家園被大水沖失的照片,以及痛失親人的悲慘故事,造成國內外各界極大的震撼與關切,中央政府方面意識到中南部的災情非同小可,因而緊急調派軍方支援全力救災,並加開了六十架次飛機來解決南北交通聯繫問題,空軍總部也派出多架飛機航行於台北、台中、嘉義之間運送旅客,貨運方面則指派台航公司與海軍中型登陸艦(LSM),作為臨時運送基隆與高雄間長程貨運與旅客運輸之用。

八月十二日,台灣省政府經蔣總統指示,緊急撥款八百萬元救濟災民,死亡者每人救濟金一千元、失蹤者七百元、重傷者五百元,房屋全倒者每戶救濟金四百元、半倒者每戶兩百元,而各縣市醫療團隊及各服務隊也都全力投入救災工作,許多災民收容所立即被成立,包括地勢較高的學校以及台中菸廠等地方都被改成收容所,以容置越來越多無家可歸的災民,根據後來的統計,當時有十八萬名災民在各地收容所接受救濟,後來有十四萬多人陸續返家,但仍有三萬多人因無家可歸,被迫繼續留在收容所內。

另外,受到重創的鐵路交通,尤其是竹南到民雄段,鐵路局更是徹夜搶修緊急便道,並且透過省交通處成立「水災水陸運輸配合小組」,進行臨時性的鐵公路聯合運輸,其方式是若要從台北前往高雄,必須先從台北搭乘火車到新竹轉公路局客運前往台中,再從台中搭接駁車通過緊急搶修通車的大肚溪公路橋到彰化,再轉搭路基剛修復完成的縱貫線鐵路繼續前往高雄。

一篇刊載在《台糖通訊》中的文章,便是一名循著類似接駁途徑,從台北要回去南部的台糖員工沿途所見的水災景象:「循海線過南勢後,漸見路面經水漬損壞,車速減緩,時感顛簸,兩旁稻田堆積沙泥形成旱田,僅少許禾頭透露…迨過通宵,傍山沿海而行…沿途災情越見慘重,溪旁的大樹連根拔起,農田變成一片污泥,牆傾壁倒,廬舍蕩然,令人怵目驚心…進入彰化市區,房屋倒塌很多,路旁垃圾堆積,臭味觸鼻…」

八月十三日,省主席周至柔宣布第一階段的緊急救災工作告一段落,接著將展開災區重建階段。而根據周至柔報告的水患最後受災結果,總計這次「八七水災」一共造成六百六十七人死亡、四百零八人失蹤、九百四十二人受傷,房屋損失部分,全倒兩萬七千四百六十六間、半倒一萬八千三百零三間,農地損失總面積高達十三萬六千五百四十二公頃,全部災民超過二十四萬人,各項損失總計超過新台幣三十五億元,約佔當時年國民所得金額的百分之十一,對整體民生經濟造成重大的衝擊影響。

為了災後重建工作的推行,國際社會適時伸出了援手,其中美國政府便提供了近千萬元新台幣作為協助重建的經費,政府則將這筆救助款項用於災區醫療及發放給災戶麵粉和食米等各個方面,另外,各地華僑也在各僑居地發起募款活動,將募捐所得交由政府作為救災之用;國內方面,除了直接負責救災的省府各廳處外,蔣介石總統則和其子蔣經國等人也於八月三十日親自前往中部災區巡視,指示各項災後重建的工作,並依照「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頒佈「總統緊急處分令」,採行多項籌募善後重建的經費。

許多人都還記得,在那個災後重建的年代,各種加稅及籌措財源的手段可說是琳瑯滿目,包括附增「水災復興建設捐」、營利事業所得稅附加百分之十五、綜合所得稅附加百分之三十、屠宰稅附加百分之三十、台北等五個城市的電影票每張加收娛樂稅一至二元、各地宴席稅附加百分之三十、地價稅與田賦皆附加百分之四十、房屋稅和證照、貨物稅等亦附加百分之三十,而公有及私用小客車、電費、電話費、鐵公路客運票價等也都一律附加「水災復興建設捐」,還由台灣銀行發行十二期的「八七水災復興建設有獎儲蓄券」,每張面額十元,每期特獎金額四十萬元。不過,雖然稅賦突然加重,但是人民仍能咬緊牙關,配合政府一起共渡國難。

總之,「八七水災」不僅是台灣六十年來前所未有的自然災害,不僅造成數十萬災民流離失所,不僅造成人民生命財產及國力的重創,也不僅造成國內外政治社會情勢的緊張,這場天災同時也使得全民都直接、間接地參與到救災及重建的工作當中,從某個方面來講,因為這場空前的災難,使得台灣人民不管是自願還是非自願,都產生了一種「同舟共濟」的命運共同體意識,在許許多多的救災故事中,更將族群之間潛藏、緊繃的對立衝突中和、柔化,一股蓬勃復甦的旺盛活力,也很快地將台灣帶進五十年代經濟起飛的歷史進程中,擺脫了那場大洪水的夢魘。(鄭懿瀛)

來源:http://km.moc.gov.tw/myphoto/show.asp?categoryid=36

20130829155840

【大水淹沒彰化附近農田】

今年剛好是「八七水災」災後50週年。

相信許多六年級以後的人,也都和我一樣對這個事件感到非常陌生,畢竟是在我們出生以前發生的事情,沒有親身體驗過,很難有印象深刻的記憶。

那麼,到底什麼是「八七水災」?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和經過又是如何?

我想,或許有不少人和我一樣,都有股一探究竟的衝動和慾望。

「八七水災」是西元1959年8月7至8月9日,發生於台灣中南部的嚴重水患,由於地面積水難以消退,再加上山洪爆發,導致河川水位高漲決堤,造成空前的大水災,受災範圍包括台灣所有的農業縣市區域。

這是台灣戰後影響區域及受災人數僅次於「921大地震」的重大災難。
20130829155930
【大肚溪鐵橋被大水沖斷】
發生成因
民國48年8月7日,一個從台灣旁邊擦身而過北上朝日本撲去的艾倫颱風,因藤原效應【註1】作用,吸引了位於東沙島附近的熱帶性低氣壓進入台灣,形成強大的西南氣流,導致大規模的雷陣雨持續地下。

8月7日到8月9日連續3天的豪雨,從苗栗縣、台中縣、彰化縣、南投縣、雲林縣、嘉南平原各鄉鎮到高雄縣市等,為台灣西部沿海地區帶來空前嚴重的水患。

這場造成台灣人民生命財產慘重損失的水災,就是台灣現代史上最著名的「八七水災」,也是台灣光復後第一次全島性的共同天然災難記憶。
20130829155949
【摧殘後的彰化車站】
發生經過
根據當時的報導指出,暴雨集中在7、8、9這3天,其中以7日的雨量最多。

依照氣象局的統計資料,當日全台灣降雨量超過500公釐的地方超過15處,主要集中在苗栗、豐原、芬園、烏溪上游、斗六及阿里山等地,各地紛紛宣布進入緊急狀況,但高漲的洪水卻如脫韁野馬般四處為虐,災情頻傳。

從事後專家、學者的研究檢討當中發現,「八七水災」之所以為台灣地區帶來空前的重創,一方面除了旺盛西南氣流帶來的豪雨過於巨大、集中,台灣的土質地形難以承受之外;二方面是因當時的訊息流通管道不足,缺乏環境保護及防災的觀念,由於應變不及,致使水患蔓延至13個縣市,一發不可收拾。

在各地傳出的災情中,交通方面以新竹到台南間的鐵公路受災情形最為嚴重,計有297處鐵路受損,平均每公里都有災情傳出,幾乎可以用「柔腸寸斷」來形容。

兩三天後災情陸續被報導出來,指各地的農田、房屋被大水沖毀無數,死傷慘重,還有許多災民站在洪水中無助地望著家園被大水沖失的照片,以及痛失親人的悲慘故事,造成國內外各界極大的震撼與關切。
20130829160044 20130829160122

【軍民搶修烏日溪鐵路路基】【氾濫區域】
國家動員
中央政府意識到中南部的災情非同小可,依《國民義務勞動法》【註2】動員民眾前往救災,同時也緊急調派軍方支援全力救災,並加開了60架次飛機來解決南北交通聯繫問題,空軍總部也派出多架飛機航行於台北、台中、嘉義之間運送旅客。

貨運方面則指派台航公司與海軍中型登陸艦(LSM),作為臨時運送基隆與高雄間長程貨運與旅客運輸之用。

8月12日,台灣省政府經蔣總統指示,以《台灣省人民因災死傷及住屋倒塌救濟辦法》,緊急撥款800萬元救濟災民,死亡者每人救濟金1000元、失蹤者700元、重傷者500元,房屋全倒者每戶救濟金400元、半倒者每戶200元。

各縣市醫療團隊及各服務隊也都全力投入救災工作,許多災民收容所立即被成立,包括地勢較高的學校以及台中菸廠等地方都被改成收容所,以容置越來越多無家可歸的災民。

根據後來的統計,當時有18萬名災民在各地收容所接受救濟,後來有14萬多人陸續返家,但仍有3萬多人因無家可歸,被迫繼續留在收容所內。

另外,受到重創的鐵路交通,尤其是竹南到民雄段,鐵路局更是徹夜搶修緊急便道,並且透過省交通處成立「水災水陸運輸配合小組」,進行臨時性的鐵公路聯合運輸。
20130829160201
【蔣介石總統巡視災區】
災情統計
8月13日,省主席周至柔宣布第一階段的緊急救災工作告一段落,接著將展開災區重建階段。

據周至柔報告的水患最後受災結果,總計這次「八七水災」一共造成667人死亡、408人失蹤、942人受傷。

房屋損失部分,全倒27466間、半倒18303間。

農地損失總面積高達136542公頃,全部災民超過24萬人。

各項損失總計超過新台幣35億元,約佔當時年國民所得金額的11%,對整體民生經濟造成重大的衝擊影響。

20130829162151 20130829162214

【台灣銀行發行八七水災儲蓄重建劵】
各界救助
為了災後重建工作的推行,國際社會適時伸出了援手,其中美國政府便提供了近千萬元新台幣作為協助重建的經費,政府則將這筆救助款項用於災區醫療及發放給災戶麵粉和食米等各個方面。

另外,各地華僑也在各僑居地發起募款活動,將募捐所得交由政府作為救災之用。

國內方面,除了直接負責救災的省府各廳處外,蔣介石總統則和經國先生等人,於8月30日親自前往中部災區巡視,指示各項災後重建的工作,並依照「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頒佈「總統緊急處分令」,採行多項籌募善後重建的經費。

許多人都還記得,在那個災後重建的年代,各種加稅及籌措財源的手段可說是琳瑯滿目,包括附增「水災復興建設捐」、營利事業所得稅附加15%、綜合所得稅附加30%、屠宰稅附加30%。

台北等5個城市的電影票每張加收娛樂稅1~2元、各地宴席稅附加30%、地價稅與田賦皆附加40%、房屋稅和證照、貨物稅等亦附加30%。

公有及私用小客車、電費、電話費、鐵公路客運票價等也都一律附加「水災復興建設捐」,還由台灣銀行發行12期的「八七水災復興建設有獎儲蓄券」,每張面額10元,每期特獎金額40萬元。

雖然稅賦突然加重,但是人民仍能咬緊牙關,配合政府一起共渡國難。
20130829162235

【水淹中南部】
同舟共濟
總之,「八七水災」不僅造成數10萬災民流離失所,也重創了台灣國力和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更導致國內外政治社會情勢的緊張。

這場天災同時也使得全民都直接、間接地參與到救災及重建的工作當中。

從某個方面來講,因為這場空前的災難,使得台灣人民不管是自願還是非自願,都產生了一種「同舟共濟」的命運共同體意識。

在許許多多的救災故事裡,無形中將族群間潛藏的緊繃對立和衝突,悄悄地中和、柔化,一股蓬勃復甦的旺盛活力,很快又將台灣帶入經濟起飛的歷史進程齒輪,慢慢擺脫了那場大洪水的夢魘。
PS.
註1:藤原效應俗稱「雙颱效應」,指兩個距離不遠的水旋渦或大氣旋渦﹝例如熱帶氣旋﹞,因為渦度、質量及相對位置的不同,而互相影響的狀態。

20130829162253

「藤原效應」最早是由當時的日本中央氣象台台長﹝今日本氣象廳﹞、日本氣象學家藤原咲平在西元1921年至西元1931年間,所進行的一系列水工實驗及研究的發表,主要解釋當兩個颱風同時形成,並互相靠近時所產生的交互作用而得名。

藤原咲平發現,兩個接近的水旋渦,它們的運動軌跡會以兩者連線的中心為圓心,繞著圓心互相旋轉,而大氣旋渦亦出現類似情況。

20130829162413

【國防部頒發的水災救難紀念勳章】

註2:
《國民義務勞動法》
中華民國 32 年 11 月 16 日 制定29條
中華民國 32 年 12 月 4 日公布
中華民國 68 年 11月 9 日 立法院廢止
中華民國 68 年 11 月 19 日公布廢止

第一章 總則
P1. 中華民國男子年滿18歲至50歲,依本法之規定,服義務勞動。
P2. 義務勞動之主管官署,在中央為社會部,在省市為省市政府,在縣為縣政府。社會部對於前項主
管事項,與內政部有關係者,應會同行之。
P3. 義務勞動之事項如左:
一、築路事項。
二、水利事項。
三、自衛事項。
四、地方造產事項。
五、其他地方公共福利事項。
P4. 辦理勞動業務之主管官署,應於每年度義務勞動開始前,擬具義務勞動計劃及實施辦法,連同預
算書呈請上級主管官署核准,並轉送中央主管官署備案。前項義務勞動計劃及實施辦法,並預算
書應先送同級民意機關審議之。
P5. 各縣市於每次義務勞動徵召完畢後,應將經過情形,辦理成績及款項收支數目,作成圖表,遞呈中央主管官署備案。

第二章 勞動時間
P6. 義務勞動應於農暇業餘或假期舉行。
P7. 勞動時間以日計者,每年為10日,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以時計者,每日至少1小時,每年為80小
時。前項時間,如有特殊情形經上級主管官署之核准,得延長之,但以日計者,其延長每年不得
逾10日,以時計者,每年不得逾80小時。

第三章 徵召及服務
P8. 鄉鎮公所應於每年義務勞動時開始前4個月,調查應服勞動之人數,編訂名冊,呈經縣市政府核定
公告之。前項名冊,有錯誤時,其本人得聲請更正。
P9. 義務勞動採取集中方式者,得分配徵召之,每次被徵召人數,不得超過各該地義務勞動者總數
1/3。
P10. 主管官署對於義務勞動者之工作,應按其年齡體質職業及工作能力為適當之分配。
P11. 勞動地點,以其服務者之本鄉鎮為限,其在本鄉鎮以外有職業者,應就其職業所在地參加之。
P12. 勞動所需之工具應供給之,但屬於勞動者職業上普通所用之工具得租用之。
P13. 勞動地點距離服務者之居住所5公里以外者,應供給膳宿。
P14. 因職業不能中斷或其他必要關係不能應征服務者,得覓人代為勞動。
P15. 每年義務勞動完竣,應由縣市政府給予服務證明書,載明姓名年齡住址及工作地點日期。
P16. 義務勞動採取集中方式者,對於衛生醫藥應有相當之設備。
P17. 因義務勞動而致疾病或受傷者,應予治療或給醫藥費,其因而殘廢或死亡者,應予撫卹。

第四章 徵召之緩免
P18. 徵召期內,患有疾病或有婚喪大故者,得延緩服務,於事後補足。
P19. 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免除義務勞動:
一、殘廢痼疾無勞動能力者。
二、從事國防工業者。
三、於同年內已受軍事徵用法之人力徵用者。
四、因不可抗力而不能應征者。前項第二款之免除,應經中央主管官署之核准。

第五章 罰則
P20. 對於義務勞動無故不應征者,由主管官署直接強制行之。
P21. 不依法發布徵召之命令者,科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
P22. 不依法為徵召之緩免者,科以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P23. 辦理義務勞動事項之人員,藉口應興工事,擅向人民勒派捐款者,科以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
刑,得併科5000元以下罰金。

第五章 附則
P24. 公教人員在校學生義務勞動之徵召及服務,由社會部會同有關機關擬訂辦法,呈請行政院核定
之。
P25. 女子義務勞動,另以法律定之。
P26. 兵役法及軍事徵用法之實施,不因本法而受影響。
P27. 本法施行細則由社會部擬訂,呈請行政院核定之。
P28. 本法施行後國民工役法廢止之。
P29. 本法自公布日施行。

來源:http://www.wretch.cc/blog/ting0825/10667053

老照片說故事- 八七水災

2006/11/10 09:35


插圖繪製 :fish

老照片說故事 八七水災

民國四十八年(一九五九年)八月七日,一個從台灣旁邊擦身而過北上朝日本撲去的颱風艾倫,吸引了位於東沙島附近的熱帶性低氣壓進入台灣,形成強大的西南氣流,大規模的雷陣雨持續地下著,其中,八月七日到九日三天的豪雨,更是為台灣西部沿海地區,從苗栗縣、台中縣、彰化縣、南投縣、雲林縣、嘉南平原各鄉鎮到高雄縣市,帶來空前嚴重的水患,這場造成台灣人民生命財產慘重損失的水災,就是台灣現代史上最著名的「八七水災」,也是台灣光復後第一次全島性的共同天然災難記憶。

根據當時的報導指出,暴雨集中在七、八、九三天,其中以七日的雨量最多,依照氣象局的統計資料,當日全台灣降雨量超過五百公釐的地方超過十五處,主要集中在苗栗、豐原、芬園、烏溪上游、斗六及阿里山等地,各地紛紛宣布進入緊急狀況,但越漲越高的洪水卻如脫韁的野馬般四處為虐,災情頻傳。

從事後專家學者的研究檢討當中發現,「八七水災」之所以為台灣地區帶來空前的重創,一方面除了旺盛西南氣流帶來的豪雨過於巨大、過於集中,台灣的土質地形難以承受之外,二方面是因當時的訊息流通管道不足,而且缺乏環境保護及防災的觀念,應變不及,因而使得水患蔓延至十三個縣市,一發不可收拾。

在各地傳出的災情中,交通方面以新竹到台南間的鐵公路受災情形最為嚴重,計有兩百九十七處鐵路受損,平均每公里都有災情傳出,幾乎可以用「柔腸寸斷」來形容。此外,大肚溪更因鐵公路橋樑改變了水流水理的運行模式,主流分流於南北兩岸,堤防因而被沖毀,造成彰化一帶縱貫線鐵路以西的市區全部泡在水中,彰化市郊乃至和美、線西的農田完全被溪水沙壓沖毀,大肚溪鐵公路橋樑也承受不住河水水位而毀壞,南北交通全面停擺,各地電信也多處中斷,台中、台南及嘉義機場都宣布關閉。

兩三天後災情陸續被報導出來,指各地的農田、房屋被大水沖毀無數,死傷慘重,還有許多災民站在洪水中無助地望著家園被大水沖失的照片,以及痛失親人的悲慘故事,造成國內外各界極大的震撼與關切,中央政府方面意識到中南部的災情非同小可,因而緊急調派軍方支援全力救災,並加開了六十架次飛機來解決南北交通聯繫問題,空軍總部也派出多架飛機航行於台北、台中、嘉義之間運送旅客,貨運方面則指派台航公司與海軍中型登陸艦(LSM),作為臨時運送基隆與高雄間長程貨運與旅客運輸之用。

八月十二日,台灣省政府經蔣總統指示,緊急撥款八百萬元救濟災民,死亡者每人救濟金一千元、失蹤者七百元、重傷者五百元,房屋全倒者每戶救濟金四百元、半倒者每戶兩百元,而各縣市醫療團隊及各服務隊也都全力投入救災工作,許多災民收容所立即被成立,包括地勢較高的學校以及台中菸廠等地方都被改成收容所,以容置越來越多無家可歸的災民,根據後來的統計,當時有十八萬名災民在各地收容所接受救濟,後來有十四萬多人陸續返家,但仍有三萬多人因無家可歸,被迫繼續留在收容所內。

另外,受到重創的鐵路交通,尤其是竹南到民雄段,鐵路局更是徹夜搶修緊急便道,並且透過省交通處成立「水災水陸運輸配合小組」,進行臨時性的鐵公路聯合運輸,其方式是若要從台北前往高雄,必須先從台北搭乘火車到新竹轉公路局客運前往台中,再從台中搭接駁車通過緊急搶修通車的大肚溪公路橋到彰化,再轉搭路基剛修復完成的縱貫線鐵路繼續前往高雄。

一篇刊載在《台糖通訊》中的文章,便是一名循著類似接駁途徑,從台北要回去南部的台糖員工沿途所見的水災景象:「循海線過南勢後,漸見路面經水漬損壞,車速減緩,時感顛簸,兩旁稻田堆積沙泥形成旱田,僅少許禾頭透露…迨過通宵,傍山沿海而行…沿途災情越見慘重,溪旁的大樹連根拔起,農田變成一片污泥,牆傾壁倒,廬舍蕩然,令人怵目驚心…進入彰化市區,房屋倒塌很多,路旁垃圾堆積,臭味觸鼻…」

八月十三日,省主席周至柔宣布第一階段的緊急救災工作告一段落,接著將展開災區重建階段。而根據周至柔報告的水患最後受災結果,總計這次「八七水災」一共造成六百六十七人死亡、四百零八人失蹤、九百四十二人受傷,房屋損失部分,全倒兩萬七千四百六十六間、半倒一萬八千三百零三間,農地損失總面積高達十三萬六千五百四十二公頃,全部災民超過二十四萬人,各項損失總計超過新台幣三十五億元,約佔當時年國民所得金額的百分之十一,對整體民生經濟造成重大的衝擊影響。

為了災後重建工作的推行,國際社會適時伸出了援手,其中美國政府便提供了近千萬元新台幣作為協助重建的經費,政府則將這筆救助款項用於災區醫療及發放給災戶麵粉和食米等各個方面,另外,各地華僑也在各僑居地發起募款活動,將募捐所得交由政府作為救災之用;國內方面,除了直接負責救災的省府各廳處外,蔣介石總統則和其子蔣經國等人也於八月三十日親自前往中部災區巡視,指示各項災後重建的工作,並依照「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頒佈「總統緊急處分令」,採行多項籌募善後重建的經費。

許多人都還記得,在那個災後重建的年代,各種加稅及籌措財源的手段可說是琳瑯滿目,包括附增「水災復興建設捐」、營利事業所得稅附加百分之十五、綜合所得稅附加百分之三十、屠宰稅附加百分之三十、台北等五個城市的電影票每張加收娛樂稅一至二元、各地宴席稅附加百分之三十、地價稅與田賦皆附加百分之四十、房屋稅和證照、貨物稅等亦附加百分之三十,而公有及私用小客車、電費、電話費、鐵公路客運票價等也都一律附加「水災復興建設捐」,還由台灣銀行發行十二期的「八七水災復興建設有獎儲蓄券」,每張面額十元,每期特獎金額四十萬元。不過,雖然稅賦突然加重,但是人民仍能咬緊牙關,配合政府一起共渡國難。

總之,「八七水災」不僅是台灣六十年來前所未有的自然災害,不僅造成數十萬災民流離失所,不僅造成人民生命財產及國力的重創,也不僅造成國內外政治社會情勢的緊張,這場天災同時也使得全民都直接、間接地參與到救災及重建的工作當中,從某個方面來講,因為這場空前的災難,使得台灣人民不管是自願還是非自願,都產生了一種「同舟共濟」的命運共同體意識,在許許多多的救災故事中,更將族群之間潛藏、緊繃的對立衝突中和、柔化,一股蓬勃復甦的旺盛活力,也很快地將台灣帶進五十年代經濟起飛的歷史進程中,擺脫了那場大洪水的夢魘。(鄭懿瀛)

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fish_cove/

1959年八七水災就已經有美軍直昇機協助救援(轉貼文)

Isoroku Yamamoto 發表於2009 八月 20 時間 6:31pm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2895&start=0

美軍援台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1959年八七水災就已經有美軍直昇機協助救援
只是現在親中的國民黨刻意忘記當年美軍的援助…..

八七水災在台灣數縣市造成嚴重損害後,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立即出動所屬的3架海軍直昇機協助救災工作,並將災情狀況呈報太平洋軍區司令部,數日後華盛頓海軍部決定下令當時正在香港海域的直昇機母艦「西地斯海灣號」(USS Thetis Bay, LPH-6) 轉向,搭載陸戰隊HMR(L)-261中隊的 21架H-34運兵直昇機,趕往台灣投入救助災民工作,這項任務定名為Operation Hunger。西地斯海灣號於14日凌晨抵達台中外海,天亮後直昇機立即昇空展開工作,並以集散救濟物資的公館機場為前進基地,車輪式來回飛行受災地區,而艦上的廚房則不歇息,不斷烹煮熱食與製作麵包送往數處已經斷炊數日的山區部落。依美海軍的歷史記錄,261中隊到8月20日停止任務,共疏運了850名災民,載送160萬磅物資。

圖中一大群軍民或是步行或是牽著腳踏車沿著較堅硬的泥地行走著,形成一長排人龍。左上方的空中有一小點,應即來自美國直昇機航空母艦西蒂絲灣號(USS Thetis Bay)的海軍直昇機。

261中隊的運兵直昇機在台中公館機場裝載救援物資作業情景

來自美國直昇機航空母艦西蒂絲灣號(USS Thetis Bay)的海軍直昇機已經升火待發,地面工作人員加緊搬運一袋袋的黃玉米粉上機,準備拿來做為發放給災民之用。

來自美國直昇機航空母艦西蒂絲灣號(USS Thetis Bay)的海軍直昇機來台協助救災工作。圖中在他們行前再一次交待任務細節。

圖為在他們展開任務之前,先向他們辭行表示感謝,也預祝他們任務順利。

水災後美陸戰隊醫護兵在彰化地區幫民眾

美軍為兒童接種預防針

美軍直昇機母艦「西地斯海灣號」(USS Thetis Bay, LPH-6)

來源:http://taiwan9.ning.com/forum/topics/1959nian-ba-qi-shui-zai-jiu-yi

其他圖片: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97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