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1 pm - Thursday 15 November 2018

台灣人比韓國人更像奴隸◎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週一 2013年09月02日, 10:39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4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標題很聳動,但是我會很嚴謹地分析給你看:22K 的背後代表台灣人遠比韓國人更像奴隸。

2013教育影展《教育?教育!》 邀我在 10/6去演講,他們請我挑兩部作為演講對話的起點。我先看了其中一部加拿大的紀錄片《Generation Jobless》(無業世代),非常震撼!加拿大的大學畢業生失業和低度就業的問題也很嚴重:很多大學生畢業後到餐廳端盤子,看不到未來;還有大學生為了卡位,開始到公司上班,職稱是「實習生」,薪資「零」,而且這樣的工作還有人搶破頭。我的震撼是因為想起跟孫女兒的一段對話。

孫女兒曾經問我英國的奴隸販賣史,我怕她不知道何謂「奴隸」,就先問她:「你知道什麼叫奴隸嗎」?她說:「知道,老師有解釋過,奴隸就是要工作,但是沒有工資。」

比起來,無薪的「實習生」比奴隸還不如──奴隸雖然也沒有工資,但是至少老闆要負責他們的飲食起居和醫藥;而無薪的「實習生」卻一切要自理。

你可以說:無薪的「實習生」是自願工作,而奴隸是被迫工作,所以不可以把無薪的「實習生」跟奴隸並比。但是,林肯剛解放黑奴的時候,南方黑奴也是生怕找不到工作,而寧可「自願」去當奴隸啊!我們需要有分析「奴隸制」的新概念架構。

一個經濟系的教授跟我解釋:無薪的「實習生」是自由意志下的交易行為,屬於自由市場機制,政府不該干預,否則只會讓局勢更加惡化;而奴隸制度並非出於自由意志,所以政府應該要干預,以便用市場機制調度資源的有效運用。

我很想叫他去讀一讀馬克思的《資本論》,甚至只要讀一篇簡介的文章他就會知道什麼叫做經濟學角度下的「自由意志」和「自由交易」。

馬克思的很多預言都失效了,這不表示他說的每一句話都錯了。馬克思清楚地看到資本主義的核心問題:只要資本家壟斷了生產工具,工人就只好為了競爭工作機會而彼此削價,降低工作條件,而工人的付出就會有愈來愈大的比例變成資本家的「利潤」──這是有別於殖民主義時代的奴隸制,但仍舊是奴隸制。而 Stiglitz 也很清楚地告訴我們:壟斷是不勞而獲最根本的方法,因為在完全競爭市場裡面利潤等於零。這兩個核心概念是我們洞視今日經濟問題的關鍵。

最極端的市場有兩種:完全競爭市場和完全壟斷市場,前者利潤等於零而工資極大化;後者工資極小化而利潤極大化;前者是亞當史密、古典經濟學和新古典經濟學的夢想國度(經濟意義下最自由而平等的國家),後者是經濟上的奴隸制度。所以,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每一個國家都應該向「完全競爭市場」邁進,以便發揮所有資源的最有效應用;也同時達到經濟權的完全自由與平等(每一個人的所得等於他對社會提供的服務,Not more, nor less)。

奴隸制度的核心就是經濟上的剝削,其他的剝削根本是附屬的、次要的。因此,我們也可以從利潤與工資的比值來衡量一個國家距離經濟上的完全平等(或奴隸制)有多遠。所以,讓我們來看看台灣和韓國哪一個國家比較民主,哪一個國家比較像經濟上的奴隸制。

根據 Deloitte 會技師事務所與美國競爭力委員會的《2013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標》報告第4頁圖一的數據,台灣的人均產值比韓國多出17%,但是每小時工資卻只有韓國的52%!也就是說,假如韓國是一個完全競爭市場(利潤等於零),台灣的勞工至少有一半的應得工資被老板拿去當利潤!台灣遠比韓國更像一個奴隸制下的國家。

如果你把稅負因素再加進去,問題更嚴重。政府窮、人民窮,但是炒房炒股新增的十七兆財富,幾乎不需繳稅。根據美國保守派智庫 Heritage Foundation 的統計,台灣的稅負僅及韓國的三分之一,但是低稅負的好處全部給了富人,薪水階級和傳統產業絲毫不覺得稅負低。

乍看起來,在台灣當老闆真好?千萬別一概而論。事實應該是:可以跟行政院長開會的老闆很爽,不能跟院長開會的老闆很苦;在科學園區的老闆光靠政府補貼就賺得肥滋滋,在工業區內的廠商就等著倒閉──合法的不公平競爭,只有少數人受惠,這就叫做壟斷與「官商勾結」!難怪大家都想進園區。

我們以為自己有投票權,可以自由找工作,就不再是奴隸了?沒有經濟上的平等,其他一切的平等都是遮掩「剝削」與「奴隸」的糖衣!

臺灣人跟美國百年來的黑人處境相去其實不遠:我們可以投票給爛人當總統和立委(社會上最不受尊敬,最被看不起的一群人,因為他們沒有在做我們要他們作的事,而是整天在幫財團的剝削機制合法化),可以自由地找工作,只不過我們的工資至少有一半會被老板拿去當利潤。而這個壟斷的機制是靠我們繳的稅和我們賦予政府的權力在維繫的。

奴隸制度怎麼有可能在21世紀繼續生存?靠我們這些被剝削者的無知:我們被剝削,卻自以為是自由的。我們怎麼會那麼笨?因為有一大堆御用學者整天以「學術」之名在未我們洗腦,其中許多政治系和經濟系的學者、論述正是政府維繫奴隸制度最重要的幫兇。

代議政治呢?只不過官商勾結的白手套,愈來愚弄百姓,讓他們在被剝削的過程中找不到任何反對的理由。代議政治本質上就是將壟斷合法化的機制!

我們怎麼辦?公民運動是唯一的出路。很難,但我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2013年9月1日星期日
來源: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41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