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 am - Saturday 24 July 2021

人民也會犯錯◎林濁水

週二 2013年09月03日, 8:52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1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公民透過運動帶動社會國家進步的例子不勝枚舉,沒有公民力量就沒有台灣現在的民主,這是不必懷疑的;但代議體制會犯錯,公民也會犯錯。代議體制犯錯,後果很慘;「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公民犯錯,而且迫使代議體制跟著一起錯時,代價一樣可怕。


代議政治。圖片來源:Completing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當下這話很不合時宜,但是談到修憲,卻一定要講。

我在臉書po上「【華山論劍】召開國是會議 進行憲政改造」,《蘋果日報》總主筆卜大中按讚,然後po上一段嘆息:「過去多年來我寫了至少20篇以上的社論呼籲修憲。但反應稀少。」

寫20篇以上社論?是的,他真是認為要那麼嚴重看待。

反應稀少?是的,真是那麼令人喪氣。

為什麼反應令人喪氣地稀少? fb上有人po文:

「 修憲?修憲的門早被堵起來了。上一次修憲的時候怕事後有人反悔又再修憲,已經把門檻提到比罷免總統還高了。」
修憲門檻既然那麼高,修憲難如登天,所以一般的人聽到修憲就打退堂鼓是很自然的。

現在修憲門檻有多高?「上一次修憲的時候怕事後有人反悔又再修憲,已經把門檻提到比罷免總統還高了」,像是說有人中計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根據陳水扁主導而2004年8月23立法院通過,2005年5月15日公民投票選出的任務型國大複決的憲法增修條款第12條規定修憲程序是:

立委達1/4提案,3/4出席,3/4同意後,再交由公民總額「過半數」公投通過。
門檻之高,世界第一。

立委為什麼要通過這樣高的修憲門檻?民進黨為什麼中計?且把過程回顧一遍。

本來,2004立院通過高門檻修憲程序是和「立委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公投入憲、廢國民大會」四項修憲案的配套。而立院通過這修憲案,則是「人民」對「國會減半」的强烈堅持。

民進黨以「人民」(現在流行「公民」兩字,當時流行的是「人民」)國會減半的主張先後作為立委和總統選舉的訴求,不料2004選後,立法院辦了6次公聽會,台灣各大專法政學者清一色強烈反對國會減半;同時,民進黨經我提醒減半將會惡化「票票不等值」效果,違背民主原則;更將使民進黨選舉處於絶對不利地位,淪為萬年少數黨,整個黨中央和立委醒悟起來,準備放棄減半;但「人民」認為民進黨放棄減半是背信,違背人民的意志,發動群眾運動包圍立法院。民進黨終於屈服。

爭議過程中學者還普遍認為包括修憲門檻等修憲配套要規劃好,台聯更針對修憲門檻提出修正案並進行抗爭。但所有做好配套的努力都被「人民」強烈攻擊是民進黨「不肖立委」勾結「無恥學者」的「愚弄、欺騙」人民手段(「」引號內的用語都是當時「代表人民」的人實際的用語)。

壓力下,民進黨不敢再計較修憲門檻,並由天王級中常委聯名在中常會提案通過決議任何立委如果在表決時,不投支持減半,將以最嚴厲黨紀處分。

國民黨立委也不喜歡國會減半,但國民黨中央的卻另有盤算,他們計算出減半對國民黨是大利多,於是積極呼應「人民的聲音」;國民黨還利用民進黨在「人民」壓迫下有非通過不可的處境,趁機拉髙修憲門檻「以杜絶」再修憲的後患,修憲門檻便在修憲整個配套中通過。

注意,當時國民黨拉高修憲門檻,連戰是講明就是要堵住未來「修憲變更領土」的,是陽謀不是陰謀,因此談不上什麼民進黨中計;民進黨是被「人民」所迫,不能計較修憲等等配套,必湏儘快通過而不是中計。

立法院通過修憲後,「人民」非常興奮,說這是:「人民的力量終於屈服了翻雲覆雨的立委」;「人民展現團結力量,讓政黨『屈服』」;「善良的人民必能戰勝無恥政客」。

這些話清楚地表現了「人民」的價值觀:毫不容情的善惡二元對決的立場。就二元對決立場這一點,台灣當時的「人民」和美國獨立革命時那些懷抱神聖烏托邦信仰的基本教義清教徒群眾沒什麼不同,這種「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人民」的力量真夠大,立委們「屈服」的程度更加真令人驚嘆不已:立委們不分朝野都痛恨減半,民進黨立委更知道減半後民進黨形同切腹,也知道通過的修憲門檻使將來翻身難上再難,但為了表態給「人民」看,2004年8月25日,國會表決通過國會減半修憲案後,各黨立委都「歡欣鼓舞」地蜂擁到主席台前高舉「立委減半」、「堅持改革,說到做到」的標語牌,大喚民主大勝利,我則癱在座位上,看著他們賣力的演出,這時,我彷彿聽到立法院大廳響昇起古龍武俠電影的一首歌:

千山我獨行

法律的正當性來自於多數民意的支持,所以立法院的決議不應該和民意對立,這沒問題;但是當在公聽會中從學者身上充分瞭解人民的想法錯了時,政黨、立委便應該秉持良知好好地和「人民」溝通,進而領導民意的變遷,而不是只顧討好,甚至「屈服」於當前一時的民意,以致於遺害無窮。

一般,可以把政黨區分為保守政黨和使命政黨。所謂的保守黨固然常和傳統的民意立場一致,也因此常當前的多數民意立場一致;但使命政黨之為使命政黨則在於他追求的價值往往在當前只是少數,或則是弱勢者支持,但因為有進步性,所以經過努力推動之後,終於能成為新的主流價值。

假設一切只能跟隨當下民意的話,1990年代初支持台獨的百分比只有個位數,而支持統一的高達六、七成,那麼民進黨豈不是不應該通過<台獨黨綱>,反而應該高唱統一? 然而民進黨做一個使命政黨,他固然看到台獨主張在當時的困境,更看到了他未來的空間,硬是通過<台獨黨綱>,果然,今天台獨支持己超過六成,新的主流就這樣被民進黨創造出來了,而民進黨終於在辛苦播種之後可以收割了。游盈隆教授在<天人交戰>書中這樣說:
「如果有人問我1987解嚴後影響台灣總體政治發展最重要的單一事件是什麼?我會斬釘截鐵地說是1991年民進黨正式通過台獨黨綱。」旨哉斯言。

當民眾多數還跟不上時,民進黨毅然承擔起領導的使命,1991的民進黨就是這樣地定位自已而通過台獨黨綱;但是2003年在修憲過程中民進黨忘了自己應該有的角色而和人民錯在一起,終於造成今天明知憲非修不可,但卻人人望門檻而興嘆的悲哀下場。

談到這裏,我們再回顧一下美國的獨立革命,當時,信奉啟蒙主義的諸開國元勳,面對勇猛感性的基本教義清教徒民眾,仍能堅守自己的理性原則,雙方終於在觀念想法大有差異之下,選擇出正確的決策而完成了獨立建國大業。(參考【華山論劍】革命和建國中的感性和理性)

最後,2004的修憲雖然是個巨大的災難,但在災難中突圍豈不正是使命政黨所當為;何況修憲門檻雖高但還不致於到令人絕望的地步。只是要能突圍,恐怕非有革命性的決心和作法不可。要突圍,最關鍵的是,代議體制/社會間,朝/野政黨間,政黨內部彼此間必須結束目前你死我活的「民主內戰」處境,回復到上周五<【華山論劍】召開國是會議 進行憲政改造>中提到的: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台灣曾經有過這樣的神奇光陰:
閙哄哄的,是1990年代,彼此在議場,街頭全打成一團;但對外敵,彼此一致;對合理的議題,可以合作!」

是的,在朝野間的矛盾己經在民主內戰中升級,從「人民內部矛盾」走進「敵我矛盾」的今天,要台灣恢復到這樣的「神奇光陰」中去真的太不容易了,但是台灣要免於一路沈淪下去,這卻是唯一的一條路。

林濁水Sep 3, 2013
過去:在街頭闖蕩,在廟堂拔劍砍柱。曾是刑期比短第一名政治犯。
現在:種菜,種花,還自以為是吟遊詩人。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1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