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4 pm - Thursday 04 June 2020

一個時報老兵沈痛的獨白 為什麼要嚴厲批判中國時報◎王伯仁

週三 2013年09月04日, 9:36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56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王伯仁 2013/09/03

從8月27日起,至9月1日,陸續發表了五篇有關中時言論版的一些檢討批判,引起一些不算微弱的迥響。有些認識我的老朋友們,多會帶點驚訝的語氣問我:你不是在中國時報採訪組省政小組採訪新聞二十多年退休的嗎?中國時報不就是你的「母社」或「娘家」嗎?你和中時有什麼「過節」,為什麼用這麼大的精神為萬言文來批評之?我的答案很簡單,我任職中時是早在余紀忠創辦人時代,和後來的旺旺中時毫無關聯,更無瓜葛。我會不憚心神精力,陸續為文批判中時,倒是和已經遠颺的中時報魂有關聯。自卅多年前蒙余紀忠先生不次任用,派駐台灣省議會和省政府採訪新聞二十多年,黃金青春歲月完全奉獻於斯,直至精省後,自覺「不如歸去」而申請提前退休。在中時採訪新聞的時候,我深以「時報人」為榮,臨退前夕,亦專程至總社拜辭余紀老,感謝他能在種種困難氛圍中挺我擔任省議會記者,使我生活得以溫飽外,尚能發揮一些為民為社會興利除弊的天職良知,這是一般人可遇不可求的因緣際會的幸運,沒有余老先生,我將庸碌過一生吧!

我北上向余老拜辭時,他已九十多歲高齡,動過兩次大手術,已是日廹崦嵫,還是忍著病痛接見我這個後生小輩,勉我多讀書好好過生活。此次拜別不久後,他即仙逝。我除北上拈香跪拜之後,未再曾踏進中國時報大理街總社一步。再過了幾年,中時報業集團因財務問題,被余紀老不肖子孫整個包裹出售給旺旺集團,易名為旺旺中時集團,旗下除有近六十年報史曾經發行量約一百萬份為台灣報業之首的中國時報外,尚有工商時報、中時晚報、時報周刊、電子報、中視、中天••••等偌大的傳媒集團,一日之間,落入「紅頂商人」蔡衍明手中,中時數十年基業毀於一旦,令以往時報人萬分不捨。

不料,更大憾事還在後頭。在長達卅八年的戒嚴時期,中時在余紀忠領導下,以「開明、理性、求進步」為原則,從一份日印數百份的「徵信新聞報」逐漸茁壯為台灣最大報日出百萬份的「中國時報」,有似奇蹟的發展,然余紀老的辦報信條,無疑是指引的燈塔。可惜他晚年健康甚差,接班人余建新是比「京城四少」更為出名的人物,目光短淺,又為部分巧人所包圍左右,以致中時集團每況愈下,最後落得「傾家盪產」,余公子只保留個中時「榮譽董事長」的空殻,自得其樂也。

以上簡單交待了老中時興衰的來龍去脈,回到中時新主「旺旺中時」集團接手後,老闆蔡衍明自謙是學歷不高沒有「文化」的人,但他在台灣以賣米菓起家,擴至中國大展鴻圖,以五角、一元的累積據稱現已為台灣首富,也接受了文化大學贈授榮譽博士之學位,他自開玩笑,變成有「文化」的人了。蔡衍明做生意,何止有「聚砂成塔」之能,簡直超乎王永慶「經營之神」,光旺旺集團在中國投資事業,每年可獲中國政府十四億元的補貼(英國經濟學人報導),難怪他用巨資吃下中時集團後,又看上有限電視的中嘉頻道集團,已引起各界對媒體是否過度集中之疑慮,更又與台塑集團等共集資一百多億,要買下壹傳媒集團(包括蘋果日報、壹週刊、壹電視),如台諺所云:「吃緊弄破碗」,不但吃緊,還更血盆大口吃。這下子捅到馬蜂窩,引起「反媒體壟斷」驚天駭浪的抗爭運動,終導致破局。

旺旺中時如此「神勇」,如果好好正派經營,不無賺錢又賺好名聲和影響力。可惜,蔡衍明的「用心」並不在此,他在中國賺大錢回台灣並不是要「回饋」台灣,而是要「買」台灣。近年有句有關中國和台灣關係整合的名言:「用買的比用打的更便宜」!這句話很簡單也很直白,中國近十多年「暴發」,光外匯存底就有一兆多美元,居世界之冠,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前說台灣「錢淹腳目」,現風水輪流轉到中國了。不錯,中國整體是富有了,但它的政治野心也跟若脹大了,從四十年代的「血洗台灣」,經數十年的轉化到九十年代的「文攻武嚇」,及至21世紀,發現武嚇代價太大,於是急轉彎為「和平統一」,做法上鮮少用猙獰面目說要「血流成河」,而是學大野狼敲小羊兒的門,強調「血濃於水」、「兩岸和平共榮」、「祖先論」••••,兩岸簽ECFA、服貿協議,和平協議、軍事安全架構、讓利、年省千億軍購造福全民••••等五花八門族繁不及備載的統一戰線技倆,全部出籠,軟功夫凌駕硬功夫甚多。

但光有錢總不能由中共黨官拿人民幣來台灣「揺擺」買所要的東西吧,於是以前有洋買辦,現代則有中買辦,相準了統戰最有效的工具–大眾傳播媒體,如蒼鷹之見獵物,俯衝直撲如迅雷,中時集團即是第一隻大獵物。接下來的中嘉和壹傳媒也不小,可惜被被激怒的老母雞硬生生以生命擋䕶掉了,而暫時歇息,但對外仍是繼續「加工修理」未完全順遂其意的NCC和金管會,積極倡導「服貿大大有利」、「軍購無用」、「兩黨和平協議」、「台灣人恨外省人及於第二代、第三代及陸配子女」、「罵華人為支那豬」、「反美反日」•••••等無所不用其極的麻痺人心、挑撥分化的言論,企圖將台灣內部矛盾擴大成外部鴻溝,準備逐漸以經濟控制替代軍事威嚇,解放軍不必登台而總統府易幟。

這就是我曾經奉獻二十多年青春黃金歲月的中國時報,不論黑白是非和報格,甘為中國馬前卒的現行實況。我早已退休十餘年,和現在的業主和經營者毫不相識和干係,但看到幾乎曾經是我生命中唯一工作的時報大家庭,易人經營不捨也就算了,卻被整個翻轉成為報格低下的統戰工具,從業同仁為糊口而忍耐屈辱,連早期早已離開的員工也受其害。像我早年在中時服務時,無時不以時報人為榮,近幾年雖已退休離職,但居然常常諱言曾服務於中國時報,深怕別人異樣眼光!這種凌辱不是自取,而是旺旺中時集團的不良所加害於我身上的,是可忍孰不可忍。雖人微言輕,還是要站出來明白的指控批判旺旺中時集團的包藏禍心之所在,為台灣的報業史和社會史留下一些清楚的記錄。

我的行為完全是螳臂擋車,或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這完全無所謂,這些言辭也許只有幾百個人看到,那也夠了。「不信青史盡成灰」是我唯一的堅持,我以生長在台灣鄉下的台灣囝仔,對來自中國所謂「外省人」余紀忠先生的崇敬,寫下這篇獨白,沒有他,我沒有機會奉獻台灣鄉土許多事,當然也沒有寫出這獨白的原動力,和準備面對統派集團的凶猛反撲的決心。

「那美好的仗打過了,應守的道守住了」,以此自勉之。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56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