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8 pm - Tuesday 13 April 2021

剃髮留辮的東亞

週六 2012年03月10日, 9:55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11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一、康熙22年(1683),台灣收入清朝版圖

清以武力收服明鄭,雖將台灣納入版圖,但是採取消極治台政策;政令所及僅止於前山的台灣、鳳山以及諸羅三縣,後山(台灣東部)歸屬化外之地。之後清廷 對於後山歸化之各番社,僅要求其輸納番餉,而不要求其薙發、供勞役以及改衣冠,顯然並無積極統治後山的意圖。康熙61年(1722)朱一貴事變被平定後, 清廷惟恐漢番勾結危害政權,遂實施劃界封山之政策,立石劃番漢界,禁止漢人私越。自此後山被封禁達百餘年,直到牡丹社事件才引發清廷積極治理之心。


圖一:福建省地圖,1714年
圖一屬於康熙時期皇輿全覽圖中的福建省地圖,明白顯示台灣西岸由北到南的開發景況。東岸則因「生番」為患,負責的傳教士未能進入台灣東部實地繪測,故呈現空白的狀態

圖二:台灣島圖,1845年
公元1845年,英國海軍Collins船長派艦到台灣東海岸實地測繪海岸線及水深,並正式發行台灣全島圖於其世界地圖中,圖中並註明「西岸根據舊海 圖資料,東岸根據Collins測量」字樣。此圖的出版,整個台灣的正確位置、形狀,終於廣為世人所知悉。圖一圖二兩張圖的對比,顯見清廷對台灣的態度, 遠不如外國對台灣的好奇與積極

圖三:皇朝京省輿地總圖,1862年
在國外測繪了較正確的台灣地圖之後,清政府有關台灣的地理知識顯得落後。在圖三皇朝京省輿地總圖中,台灣島僅是象徵性的存在,主要作用在於標示清朝統治疆域的範圍

二、移民的遷入

雖然政府禁止漢人進入「番地」,但原居住他處的人民,受移民的壓迫,不得已只得遷徙住所;並且,在西部平原開發飽和的情形下,後來的移民為了求生存與發展,終翻山越嶺至東部拓墾。在移墾社會中,聚落無法定的明確劃分,他們均是在土地逐漸墾成後自然形成的自治團體。

嘉慶17年(1812),漢人李享、莊找等,自噶瑪蘭(今宜蘭)越嶺而來,以布疋購得今吉安鄉全部及壽豐鄉、花蓮市部分(張家菁,1998);道光5 年(1825),已擴展到南至今知亞干溪,北至今木瓜溪一帶;道光7年(1827),蔡八等人又將漢人在花蓮地區的開墾範圍推至今立霧溪以南,美侖以北之 地。

咸豐元年(1851),台北劍潭人黃阿鳳登陸墾闢,部分墾民開拓立霧溪畔的曠地,另一群人在三仙河莊、十六股莊、武暖莊、沙侖莊、十八鬮莊等五個聚落,著手開墾。

加禮宛平埔族原居住在噶瑪蘭(今宜蘭),19世紀初,台灣西部的漢人、平埔族進入宜蘭開墾。因生活受到壓迫,咸豐三年(1853),由蘇澳出發,一部分經山路,進入奇萊(今花蓮);一部份乘竹筏,於今美侖山北麓平原登陸,在此定居,稱為加禮宛。

咸豐七年(1857),三十餘漢人由噶瑪蘭移至花蓮溪口(今吉安鄉境內),建茅屋十五、六戶,定名為花蓮港。

原居於台灣西南部的西拉雅族,同樣受到外來族群的壓力,在17世紀往南部與東部遷徙。19世紀移居至台東,當地卑南族勢力過強,遂二次遷徙,北上來到秀姑巒溪上游(今富裡鄉境內)。

圖四:中國沿海地區地圖:廣東省、福建省及福爾摩沙島,1662年

圖五:中國沿海部分圖,1646年
圖五是18世紀中葉的「中華帝國圖 L’Empire de la Chine」,本圖出自法國製圖家Robert de Vaugondy(1688-1766)出版的《Atlas Universel》地圖集。Robert de Vaugondy是法國著名製圖家Nicolas Sanson(1600-1667)的後裔,Nicolas Sanson被視為是開創17世紀中葉以後法國製圖學極盛期的奠基者。Robert de Vaugondy與他的兒子Didier當時繼承Sanson許多的製圖工具與資料,兩人也重新修訂Sanson之前所制地圖,增訂許多新發現的地名。在 這張地圖中,中國南方的廣州灣明顯被放大,台灣島西部大致的輪廓已較正確呈現,然台灣東部並未正確繪出。至於右下方的標題框飾,則刻繪著中國的油紙傘、陶 瓷器及各式各樣的植物。

圖六:中國新圖,1584年

圖七:中華王國圖,1627年
圖七這張「中國地圖 The empire of China」是由英國製圖家Robert Laurie(1755-1836) 與 James Whittle(1757-1818)兩人於18世紀末出版。地圖的全部名稱以英文寫著:The empire of China, with its principal divisions; drawn from the surveys made by the Jesuits; with improvements and additions from the maps of Mons. D’Anville,顯示此圖也是依據18世紀初耶穌會教士測繪中國圖所繪刻。這批耶穌會教士系奉康熙皇帝之命測繪大清帝國的版圖,從1708年展開測繪 工作到1717年完成,歷時約十年,他們採用三角測量技術,測得全中國630多個經緯點,成為此後中西地圖制繪中國地圖的重要參考。


圖八:中國東部圖,1696年
圖八這張標題「中國東部圖Parte Orientale della China」,是由意大利製圖師Vincenzo Mario Coronelli 於1696年繪刻的銅版地圖,對中國東部沿海地區的描繪已呈現相當之精確性。圖中,台灣島被註記為:福爾摩沙 (Ilha Formosa) 或稱琉球 (Laqueio),一些中南部的重要地名,都已經標示出來。值得注意的是,屏東縣的小琉球,以及高屏溪出海口被繪成一個大海灣,顯示當時高雄南部沿海一 帶,已成為重要的港口。圖的左上方和又下方分別裝飾著一些雖然樣式簡單,但是功能完整的航海儀器星象儀、六分儀,隨著航海家繼續不斷第向外探險,這些儀器 也不斷地被改良。幾個世紀以來,航海家除了憑藉勇氣和運氣之外,惟一能仰賴的幫助就只有這些儀器了。在台灣島下方有一段意大利文字,提到荷蘭人在島上建城 以及在1661年鄭成功來台的這段歷史。文中稱呼鄭成功為海盜國姓(Coxina Corsaro)。

圖九:中國海岸地圖,1858年


圖十:中國海海圖,1771年
圖十的繪者Alexander Dalrymple (1737-1808)可說是英國最著名的海圖製圖家,出生於英國愛丁堡附近,因為其姑丈的關係進入英國東印度公司工作,1753年來到印度的 Madras,1765年回到英國,其間他有機會遊歷南中國海、蘇祿群島等地,在1779-1795年在英國東印度公司擔任測繪地圖之工作,一生中製作了 數以千計的海圖。圖中名稱以英文寫著:Inscribed to Monsieur d’Apres de Mannevillette, the ingenious author of the Neptune Oriental: As a tribute due to his labours for the benefit of navigations; and in acknowledgement of his many signal favours to Dalrymple。 文字顯示此圖是獻給Alexander Dalrymple的好友 法國著名的航道測繪師D’Apr鋊 de Mannevillette。他在1745年出版了Le Neptune Oriental一書,收錄他測繪的多張航海圖。


圖十一:中國福建與廣東省圖,1696年
圖十一這張圖標題為「中國福建與廣東省Quantung, e Fokien, Provincie della China」,除閩粵二省外,西邊繪到海南島,東到台灣島,南邊描繪有呂宋島北部一帶。圖上標圖處裝是有一中國武將,背後畫了二把大刀,依形象推敲,似乎 是關公。圖上描繪有多艘船隻,在呂宋島北方的海面上繪有一類似中國的龍舟,其形象與John Nieuhoff 1665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第一次遣使中國記》書中所附的中國龍舟版畫是相同的。台灣在圖中被明顯放大,東西岸標示出許多地名,島上以意大利文寫著:美麗 的島,或福爾摩沙島,琉球及大琉球(Bella Isola, ?Isola Formosa, Laqueio, e Ta Lieukieu)。


圖十二:中華大帝國圖,1728年
圖十二「中華大帝國圖Opulentissimum sinarum imperium」。這張中國地圖最早出現在德國地理學家Georg Matth酳s Seutter(1678-1756),Seutter 為德國著名之地圖專家,曾被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六世(1685-1740)任名為御用地圖家。本圖出自他1728年出版的《新地圖集》Atlas Novus。本圖已粗略描繪出中國各省份,台灣本島的名稱,在十八世紀初仍是「北港,一名:福爾摩沙島Pakan olim Formosa Ins」。台灣本島地名,標有Bet Gilun(馬芝遴,即彰化鹿港一帶)、Toelosang(諸羅山)、Tayouang(大員)、Tabaco Miguel、Tabaco Xima等處地名。另在澎湖周圍的海域北方寫著Pechou(澎湖)、南方寫著Tansay Tansan(?)、西方寫著I. Rscadores(sic.)。右下角之圖框裝飾華麗,刻繪有中國文人、武將以及許多西方人物,包括神職人員、軍人、皇帝、神話人物等等。

圖十三:中華帝國新圖,1698年

圖十四:中華帝國圖,1794年

圖十五:亞洲中國大陸部分圖,1762年
圖十五「亞洲中國大陸部分圖Second partie de la carte d’Asie contenant la China」。公元1708-1716年間,大清帝國康熙皇帝命耶穌會教士測繪中國地圖後,在1717年以木版刻印方式在中國出版。爾後這些地圖的複本被 帶到法國耶穌會士Jean Baptiste du Halde(1674-1743)手中,他隨即將這些地圖複本交由法國皇家製圖師Jean Baptiste Bourguignon d’Anuville(1697-1782),這張地圖中國部分便是D’Anuville以當時耶穌會教士測繪地圖為依據所繪。圖中,台灣本島中央山脈東 部標示著法文sauvage,意為荒野,未開化或生番之地,但仍標出重要的地點,如:宜蘭頭城(Togodan)、蘇澳(St. Laurence),以及台灣史上謎樣的產金地哆囉滿(Toloman)等等。

圖十六:亞洲六大地區圖,1708年
圖十六「亞洲六大地區圖 L’Asie divisee en ses principles regions」。這張亞洲海圖是法國製圖師Alexis-Hubert Jaillot (1632-1712) 以法國製圖之父 Nicolas Sanson(1600-1667)於1650年出版的亞洲地圖集中的亞洲全圖為根據,所重新繪刻出版。圖中中國境內省名、地名較Sanson的亞洲全圖 詳細的多,且已正確描繪出北迴歸線(Tropique du Cancer)的通過台灣島。

圖十七:亞洲地圖,1770年
圖十七是英國地理學家Edward Wells(1667-1727)所繪製的亞洲地圖,左上角的圖框寫著,現今亞洲新地圖,獻給William Duke of Gloucester殿下。本圖繪者Edward Wells為英國地理學者,任教於牛津大學,他所繪製的地圖有著圖面清晰簡單,線條簡潔扼要風格。這張亞洲地圖描繪出當時亞洲各國名,主要的都市以及山脈 河川,台灣部分則只標示I. of Formosa,並未記載其他更詳細的地名。

圖十八:亞洲的帝國、王國圖,1780年
圖十八繪製者為法國製圖師Jean Baptiste Bourguignon d’Anville(1697-1782),收錄在《圖集總覽》Atlas G幯廨ale中,本圖為Robert Sayer所出版之英文版本。Bourguignon d’Anville的製圖素以正確性著稱,這張圖對亞洲各國的描繪便呈現相當之精確性。本圖記載亞洲的帝國、王國,標示歐洲各國在東印度群島的根據地,並 根據當時俄國、荷蘭、英國人的新發現所繪。圖的左上方圖框是個帶著駱駝與貨物的阿拉伯商人。


圖十九:亞洲圖,1700年
圖十九這張「亞洲圖L’Asie」的繪者是18世紀初法國有名的製圖師Guillaume Delisle(1675-1726),他父親Claude(1644-1720)曾跟隨Nicholas Sanson學過地理製圖,他的製圖技藝部分源自父親的傳授,之後Guillaume又跟隨Jean Dominique Cassini學習天文與地理,他25歲就出版包括四大洲的地圖,他的地圖製作揚棄以前華麗、趣味的裝飾圖風格,轉而尋求嚴格的繪圖證據,他嚴謹的製圖態 度開啟了十九世紀嚴謹的的科學製圖風氣,故而他被稱為是「第一個科學製圖家」( first scientific cartographer)。本圖出自他的地圖集Atlas de Geographie。中國部分標示出省名及重要城市,台灣部分則只標出爐灣及澎湖兩個地名。

圖二十:亞洲圖,1720年
圖二十本圖的繪製者Henri Abraham Chatelain(1684-1743)是阿姆斯特丹知名製圖家及出版家,他曾出版七卷本百科全書式的歷史地圖《Atlas Historique Methodique》。此張「亞洲圖Asia – Nouvelle Carte de L’Asie」收錄在Henri Abraham ChatelainAsia 1720年出版的歷史地圖中,本圖的基本形狀來自Guillaume de L’isle1700年出版的亞洲地圖,把台灣稱為ISLE FORMOSA ou de TAYOAN(福爾摩沙或大員),台灣的形狀約略與現在的瞭解相近,標出一些較少見的台灣地名:Kilun ruine(雞籠遺址)、Baye de St. Laurent(聖羅倫斯灣,即今蘇澳灣)、Poet Tayoa(大員港)、I. de Pescadores ou du P璚heur(澎湖)、(蘭嶼)、蘭嶼北方寫著Samfano。

圖二十一:亞洲圖,1744年

圖二十二:亞洲圖,1775年
圖二十二「亞洲圖Carte de l’Asie」。為18世紀中葉的亞洲地圖,由法國製圖家Robert de Vaugondy (1688-1766)繪製。Robert de Vaugondy是法國著名製圖家Nicolas Sanson(1600-1667)的後代,Nicolas Sanson被視為是開創17世紀中葉以後法國製圖學極盛期的奠基者。Robert de Vaugondy與他的兒子Didier當時繼承Sanson許多的製圖工具與資料,兩人也重新修訂Sanson之前所制地圖,增訂許多新發現的地名。在 這張地圖中,雖然未標記台灣地名,但台灣島西部大致的輪廓已較正確呈現,台灣東部地形則仍未正確繪出來。

圖二十三:東印度航海圖,1771年
圖二十三「東印度航海圖Carte hydro-geo-graphique des Indes orientales」。這張航海圖由法國製圖師 Rigobert Bonne (c. 1729-c. 1795) 所繪製。原圖刊載於Rigobert Bonne1771年出版的地圖集《Atlas Moderne ou Collection de Cartes sur Toutes les Parties du Globe Terrestre》,本圖對台灣的地理知識沿襲法國另一位製圖師Jacques Nicholas Bellin 的地圖。在這張圖中,台灣雞籠、桃園一帶的海岸線被畫的異常的曲折,台中、彰化海岸也有著明顯的凹陷,而東部沿岸則繪成三個不知名的小島。西岸只寫出 Kilon(雞籠)、Tshulo(諸羅)、Tayoan(大員)、Lsles des Pescheurs(澎湖群島)四處地名,但諸羅的位置卻明顯偏北,方位並不甚準確;東岸則標示I. Stele(龜山島)、B. S. Laurent(蘇澳灣)、Toloman(哆囉滿)這些地名。

圖二十四:東印度群島新圖,1700年
圖二十四本圖標題「東印度群島新圖A new map of the east Indies」,圖下方文字說明此圖是根據法國製圖師Nicolas de Fer(1646-1720)亞洲地圖所重新繪刻。本圖繪刻者Edward Wells(1667-1727)身兼數學家與地理學家的身份,任教於英國牛津大學。Wells製作的地圖主要為教學之用,圖面簡單清晰,較少複雜地名的 註記,並且基於教學需要而另行繪製偏重歷史地圖詮釋或著重地理知識的版本。這張東印度群島新圖收錄自他在1700年所出版地圖集A New Sett of Maps中。由此圖可想像到台灣與東南亞的關係密切,更有意思的是,台灣島之名,除了福爾摩沙島(I. of Formosa)外,此圖又標記,又名:Bell I(sland)(鐘形花冠島?),不知是否為美麗的誤會?

圖二十五:東南亞航海圖,1748年
圖二十五這張「東南亞航海圖Carte des Indes Orientales」是依據法國製圖師Jean Baptiste d’Apr鋊 de Mannevillette(1707-1780)之觀察繪製。本圖原分為左右兩幅,接在一起後包括的範圍西起印度洋,東至太平洋的Mariana群島, 整體的輪廓已經接近現在瞭解的模樣,對東南亞各國的描繪也相當的仔細與精確。至於台灣的部分西部海岸還算正確,但在東部方面依然承襲這個階段西方繪製地圖 的成見,將花蓮沿海繪製成三個南北相連的島嶼。

圖二十六:東南亞航海圖,1758年
圖二十六本圖繪者為William Herbert(1718-1795),這張東南亞航海圖收錄自他在1758年出版A New Directory for the East Indies一書中。這張航海圖範圍,北從台灣、廈門,南到帝汶島(Timor)、印度尼西亞群島等,西到印度南端斯里蘭卡(Zeloan)正表示在歷史 上,台灣與東印度,或東南亞地區的關係,相當密切。

圖二十七:琉球群島圖,1832年

圖二十八:清領台灣拓殖年代色別
圖二十八此圖以色塊標示清代康熙、雍正至光緒各期全台開墾的位置區域。台灣西部在清初三朝大部分即已被開墾。東部地區因地理之阻隔、及「生番」佔據之因 素,直至同治年間開山撫番後,始見小區域的開墾。值得注意的是,這幅圖是日本人以地圖的方式呈現清代的地理知識,而非清政府本身的著作。

圖二十九:廈門到舟山中國沿海,1745年

圖三十:福建省與大員圖,1735年
圖三十「福建省與台灣圖 Province de Fo-kien & Tai-ouan」,收錄於Jean Baptiste Bourguignon d’Anuville 1735年在法國出版之《中國志》Description de la China中。此圖明顯是參考18世紀初期耶穌會教士對中國所測繪地圖製成。因當時台灣(府)隸屬福建,故本圖包括澎湖群島、台灣島西,台灣東部則被視為 化外或界外之地,因而未繪入;雖然地名位置不甚正確,但西部台灣的一些重要地名已標誌出來,由南而北,如:Ta-cong-lo-che(大昆鹿社)、 Fong-chan-hien(鳳山縣)、Poan-low-tch?(半路竹?)、Gangpintching(安平鎮)、Takiang(大港)、 Tasienteou(大線頭)、Ta-li(他裡霧)、Tong-lo(東螺)、Nan-che(南社)、Pan-sien-ing(半線營)、Ta- tgu-che(大肚社)、Ta-kia-chi(大甲溪)、Heou-long(後龍)、Teken-tchan-che(竹塹社)Nan-ta- chi(南大溪)、Palifan(八里坌)等等。又,本圖一般被認為是歐洲最早出版有關福建與台灣之地圖。

圖三十一:福爾摩沙島地圖,1864年

圖三十二:福爾摩沙島與中國沿海 局部圖 ,1760年
圖三十二這張標題為「福爾摩沙島與中國沿海局部圖Formosa – L’ Isle Formose」的地圖,收錄在法國人Pr憝ost d’Exiles所編著《航海通史》(Histoire G幯廨al des Voyages)一書中,為法國海圖工程師Nicolas Bellin(1703-1772)所繪製。圖中左下側文字記有:本圖根據最近之地圖及考察,特別是耶穌會教士、法國航海測量師之測繪而製成。顯示本圖主 要是依據18世紀初期耶穌會教士馮秉正等人所測繪的資料。因此,此圖相較於同時代之圖,有關台灣部分,或稍有較正確的描繪,不少地名與河川已標示出來,儘 管所標示地點,錯誤所在多處,如:Cha maki teou(沙碼磯頭)等。儘管在此圖中,有些地名拼音仍不夠準確,但台灣西海岸及東北、東南部的重要港口或城鎮,如:彰化鹿港(Pensiening)、 宜蘭大里港(Tragiens)、台東市寶桑(Petribes),都已經標示出來。至於台東以北,宜蘭以南的東海岸,本圖台灣東部海岸以法文及荷蘭文註 記著:「Toute cette coste est tr鋊 peu connue;Deeze gantse kust is weinig bekend」,中文意為對東岸所知不多,還將秀姑巒溪誤解成分割花東海岸山脈的長條狀內海,但仍標出一些地名,顯是十八世紀東部海岸,與十七世紀一樣, 仍有外界人士航經或停留該地。

圖三十三:福爾摩沙島與中國沿海圖,1763年

圖三十四:台澎山海輿圖,1873年
圖三十四這張同治12年(1873)「台澎山海輿圖」是當時的地圖中,東部海岸輪廓精確度最高的一幅

圖三十五:福建全圖
圖三十五中,東部兩個凹陷的大灣,北部標示蘇澳,南部的未標明地點,依所在位置來看,可能是台東都蘭灣一帶。

圖三十六:輿圖
圖像來源:

圖一:福建省地圖,1714年,32*37公分,葉忠訓收藏

圖二:台灣島圖,1845,48*63公分,葉忠訓收藏
摘自國立歷史博物館 2003《美麗之島–台灣古地圖與生活風貌展》,台 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圖三:皇朝京省輿地總圖,同治元年(1862年),各108*28公分,秋江紀念博物館籌備處收藏

參考數據:花蓮縣文獻委員會 1974《花蓮縣誌》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11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