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 am - Thursday 13 May 2021

柯文哲:不要逼我去選台北市長 抗議國家濫訴 缺乏程序正義

週四 2013年09月05日, 3: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75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人稱柯P的他,本以為會因為一手推動的器官捐贈移植網路登錄系統和器官勸募網絡系統而獲得醫療奉獻獎,豈知到了中年,卻為此被監察院彈劾,這樣的人生彷彿在開玩笑似的。

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終於打破沉默,從八月二十三日開始,以每日一答的方式,逐一反駁監察委員尹祚芊對愛滋器官誤植事件的彈劾文。

隔天早上,媒體擠爆柯文哲的辦公室,面對媒體,他來者不拒,即便是對晚到的媒體,他還是重複回應:「國家不應該用公審的方式對付老百姓,如果要調查,應該把當事人叫回來,而不是先預告媒體,開一個記者招待會,資料沒有給當事人,也沒有通知,然後在記者會講一大堆,實際上很多東西沒有澄清,資料都是錯的。」

他說,彈劾文中提到器官受贈者受到愛滋病毒感染,話才剛講完,疾病管制局就出來否認。「事實上在藥物控制下,病毒被壓到很低,這些只要先給當事人看就知道是錯的。」但是監察委員「見獵心喜」,因為偏見,讓自己看不到錯誤。

國家不遵守程序正義
「如果你是阿扁,會不會抓狂?」

「從衛生局、衛生署、醫策會、監察院、立法院、媒體、公懲會、地檢處,一件事情七、八個機構調查,結果卻不一致。」柯文哲說,「我要抗議的是國家的濫訴制度」。

柯文哲拿扁案當例子,他說,他曾經帶精神科醫師到獄中看過陳水扁,他問陳水扁:「你覺得你一生最痛苦的是哪件事情?」

陳水扁說:「被特偵組上手銬。」阿扁說,特偵組是他設立的,卻被特偵組用國務機要費案起訴,把他上手銬,把照片貼到全世界去。四年後特偵組跟他講說,抱歉我們弄錯了,你沒罪。柯文哲反問:「如果你是阿扁,你會不會抓狂?」

柯文哲繼續說:「也許檢調會說,可是他還有很多罪啊。可是當時檢調卻是用『國務機要費案』把阿扁上手銬。所以阿扁每天在獄中忿忿不平,完全沒有犯罪感,他覺得他被迫害。」

問題出在哪?柯文哲認為,就是沒有遵守程序正義。

柯文哲質問:「阿扁有沒有先押後審?有沒有延長羈押?為什麼中途換法官?有沒有傳訊他三歲的孫女?」

「這是程序正義問題」,柯文哲說,程序正義為什麼會被破壞,是因為馬英九肆無忌憚地破壞國家法制。在他當黨主席的時候,拒審監察委員,讓監察院停擺四年,而馬英九一當選總統,監察院就恢復運作,「馬英九根本沒有國家法治的觀念」。

所有過錯指向同一人
「看江國慶的案子,感同身受」

柯文哲認為,台灣的濫訴制度與缺乏程序正義是很嚴重的國安問題。最明顯的現象就是人民沒有「互愛、互信、互諒」。

像是連勝文槍擊案發生的時候,「台大醫院這個一百年的公家機關發布的新聞稿,全台灣有一半的人不相信。更慘的是,台大醫院發布的新聞稿沒有柯文哲講的話有效。」這不是國安危機嗎?

柯文哲強調:「不要把司法當政治工具。」像這次彈劾事件,他不否認自己有錯,但是彈劾文將所有過錯指向同一人,「用膝蓋想也知道,刀不是他開的、檢驗不是他做的、電話不是他接的,你們判來判去只有他一個人有罪,這跟老百姓的常識不合,判的人不覺得怪怪的嗎?」

他將這個彈劾案自比為江國慶案翻版,他說,「我現在看江國慶這個案子,很能感同身受。人不是他殺的,怎麼會有口供、有自白書,而且到現在沒有一個人被處罰?」「從江國慶到柯文哲,這個國家有改變嗎?」

他自嘲,要不是他夠大咖,現在不知道會被關到哪裡了。

在八月十四日彈劾文公布之後,第一時間就有許多醫師在臉書上聲援,他的妻子,也是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的新生兒科主任陳佩琪更是投書報紙,心疼地寫下:「監委說柯醫師怠忽職守,我想夠格指摘柯醫師怠忽職守的,只有他的父母、妻子和子女而已。」

面對妻子的投書,他只是說:「難道我要將過錯推給下屬嗎?」

柯文哲說,他不像馬英九「無情無意又無卵葩」( 台語) ,「如果我是馬英九,在余文出獄那天,我會站在監獄門口等他,擁抱他說:謝謝你替我承擔。」況且余文的太太還因為丈夫被關,罹患精神分裂症,「馬英九照顧什麼東西?」

這次事件,他的最大感想是:「有功無賞,弄破要賠。替國家承擔重要工作的人,現在出錯,每個都怪給他,都沒想到當時如果沒有這個的話會怎麼樣。」

還好他是柯文哲
大砲個性不改 怪醫依舊狂熱

柯P的大砲性格名不虛傳,有問必答。他認為這樣的性格也許是遺傳,祖父柯世元是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者。而新竹中學的自由校風,更深深影響著他。在柯文哲寫給竹中校友會的演講稿中,就提到二戰後的新竹中學校長辛志平對他的影響,「還好我親眼看過還有一個人清清白白做了三十年校長,讓我們深信做官也有不貪汙的。」堅持「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就是從辛校長得到的啟發。

「我當醫生應該大家很喜歡才對」,他說,「馬政府不要逼我失業,如果讓我失業,我就去選台北市長。」也許柯文哲參選只是和記者開的玩笑話,但是不容否認,如果柯文哲真的參選,台灣的政治圈或許會出現不一樣的生態。

年輕時堅信人定勝天的他,本以為自己會因為一手推動的器官捐贈移植網路登錄系統和器官勸募網絡系統而獲得醫療奉獻獎,豈知到了中年,卻因此被懲處,這樣的人生彷彿在開玩笑似的。這個結果對這位大砲級「怪醫」而言真是極其弔詭且荒謬,還好他是柯文哲,有著沒那麼容易被磨滅掉的「醫者」狂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75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