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9 am - Tuesday 04 August 2020

馮光遠改寫馬英九的「嚴正聲明」,大家切勿錯過

週二 2013年09月10日, 11:4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8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給我報報總編輯馮光遠(即本部落格格主)改寫(嗯,其實是抄襲啦,嘻嘻)馬英九總統嚴正聲明的「也很嚴正聲明」


(看到沒,舞台上的對聯,「傳承遙遙無期」,是的,只要馬英九與金浦聰的特殊性關係主宰著台灣的民主政治,民主傳承還真的遙遙無期。)

編按:馬英九總統針對立法院王金平院長的「關說醜聞」發表公開聲明,可是多年以來,馬英九把與他有著特殊性關係的金浦聰當寶在用,不但放任這個姓金的平民百姓(除了擔任北市副市長期間)干涉政務,頤指氣使諸多公僕人員,好似他們都是他的部下似的,去年,更發表金浦聰為駐美代表,嘔死一堆專業外交官。馬英九這蠢才今天大義凜然談民主談制度,我真的是除了讚他祖宗八代之外,找不出其他字眼。為什麼要讚他祖宗八代,大家看看,以他的腦水,今天竟然幹到總統,我們不讚他祖宗八代,還真找不到一個好的理由哩!

馮光遠的也很嚴正聲明

各位電腦前的國人同胞大家好,自從給我報報揭發總統以特殊性關係為拔擢公僕標準此下流個案以來,已經進入第N年,經過N年的思考,給我報報總編輯馮光遠決定發表這份沉痛的聲明。

總統為了最親密男性友人的個人利益,任意指派他擔任他不適任的職務,這是侵犯文官體制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如果我們不能嚴重面對這樣的弊案,台灣將走上無限沉淪的處境。

曾經,我呼籲馬英九總統盡快說明他是否為櫃子裡的同性戀,人在總統府的馬總統沒有打電話給我,所以除了沒有說明他真正性傾向之外,也沒有解釋他有無給親密男性友人他不應該有的政治權力,他只是在安慰密友們別理這姓馮的,並且請媒體幫忙不處理,這個作法談不上圖利跟他(馬)有著特殊性關係的密友。

但我們可以問自己,如果這不是寵幸,那什麼才是寵幸?如果有權勢的人都可以憑特殊性關係影響文官制度,那麼一般平民要如何期待政府部門保障文官制度的公平正義?有人說,特殊性關係的文化存在已久,但特殊性關係本來就是台灣民眾深惡痛絕的行為,尤其當特殊性關係的事情是政治利益的時候,我們更應該堅守那條紅線,在抗拒特殊性關係干預、特殊性關係取代制度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灰色地帶,也不容我們猶豫妥協。如果這件事情沒有一個交代,那豈不是意味著總統端視特殊性貢獻用人沒有關係,如果總統可以憑特殊性關係用人,那麼總統府員工,市府議員乃至於行政官員等等是不是也都可以憑著特殊性關係用人?

此刻,我的心情沉重無比,我充份了解這是台灣民主法治何去何從的關鍵選擇,此時此刻的台灣已經站在一個價值選擇的關鍵時刻,這件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對台灣未來民主發展將會有巨大而深遠的影響。我們是要讓特殊性關係成為常態,還是破解特殊性關係?我們要眼睜睜看著台灣政治制度淪入有關係性(不是性關係,請勿誤讀)判生,無關係性(再一次,不是性關係,請勿誤讀)判死的情境? 還是要藉著這個事情樹立一個典範?讓後人知道我們堅持民主法治的價值? 這個事情沒有和稀泥的空間(他,馬的講得真好,我哭了)。

如果總統涉入特殊性關係,妨害施政公正,將是民主政治非常嚴重的恥辱,足以摧毀國人對民主的信心,在這個關鍵時刻,全體台灣人民必須選擇,我們要繼續容忍這樣的行為(就是跟總統有著特殊性關係就可以雞犬升天啦),還是要勇敢的站出來說,我們站在拒絕特殊性關係文化的一方,身為給我報報總編輯,我無從迴避,必須挺身而出,也呼籲全國民眾堅定護衛台灣的民主化。

附馬英九原文

各位電視機前的國人同胞大家好,自從最高檢檢特偵組揭發立法院長關說非法個案以來,已經進入第三天,經過三天的思考,我決定發表這份沉痛的聲明。

立法院長為了最大在野黨黨鞭的司法案件關說法務部長及台高檢檢察長,這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如果我們不能嚴重面對這樣的弊案,台灣將走上無限沉淪的處境。

曾經,我呼籲王金平院長盡快回國說明之後,人在國外的王院長打電話給我,除了說明他無法立刻回國的原因外,也解釋他並沒有關說司法個案,他只是在安慰柯建銘總召,並且曾勇夫部長幫忙處理,這個作法談不上關說。

但我們可以問自己,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關說? 如果有權勢的人都可以關說影響司法,那麼一般平民要如何期待司法保障公平正義? 有人說,政治關說的文化存在已久,但政治關說本來就是台灣民眾深惡痛絕的行為,尤其當關說的事情是司法個案的時候,我們更應該堅守那條紅線,在抗拒政治干預、關說司法案件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灰色地帶,也不容我們猶豫妥協。如果這件事情沒有一個交代,那豈不是意味著司立法院長關說個案沒有關係,如果立法院長可以關說司法,那麼立法委員,市府議員乃至於行政官員等等是不是也都可以關說司法個案?

此刻,我的心情沉重無比,我充份了解這是台灣民主法治何去何從的關鍵選擇,此時此刻的台灣已經站在一個價值選擇的關鍵時刻,這件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對台灣未來民主發展將會有巨大而深遠的影響。我們是要讓關說司法成為常態,還是破解關說司法? 我們要眼睜睜看著台灣司法淪入有權判生,無權判死的情境? 還是要藉著這個事情樹立一個典範?讓後人知道我們堅持民主法治的價值? 這個事情沒有和稀泥的空間。

如果立法院長涉入司法關說,妨害司法公正,將是民主政治非常嚴重的恥辱,足以摧毀國人對司法的信心,在這個關鍵時刻,全體台灣人民必須選擇,我們要繼續容忍這樣的行為,還是要勇敢的站出來說,我們站在拒絕關說司法文化的一方,身為總統,我無從迴避,必須挺身而出,也呼籲全國民眾堅定護衛台灣的民主化。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8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