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1 pm - Sunday 23 February 2020

特偵組還有存在的必要?

週二 2013年09月10日, 3:1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0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立委黃昭順,最近剛以最高票當選國民黨的中常委,應有相當的黨意基礎,昨天,她公開指出:「我對於肆無忌憚的監聽,非常有意見。如果我們的監聽是用這種方式的話,我想我們整個的民主是倒退的。」「所以特偵組是不是應該繼續存在,我們有討論的空間。」

黃昭順不敢直攖馬英九之鋒,於是隔山打牛。因為,馬英九在九月八日以總統的身分,發表痛斥國會議長「政治關說司法」的聲明,其所引述且標榜的,正是特偵組越級提報給他的監聽資料。馬英九「未審先判」的行徑,令所有學法律的人都瘋狂了,而所有稍具法律基本常識的公民則感到憤怒與恐懼。此一心態反映的是,今後在台灣,何謂合法?何為正義?誰能存活?俱由馬英九一個人說了算,這種事情做得出來,此後他還有什麼是不敢做的?

國民黨體制內的所有高級同志,看到王金平的下場,再看到馬英九改派蕭萬長取代連戰出席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絕對理解一場腥風血雨已經開始了。國民黨的權力惡鬥,原本不是外界關切的重點,但是如果對照中國大審薄熙來的手腕,可以下個定義:馬英九已經提前在台灣施行「中國化」了,只是手段更為野蠻粗暴。中南海尚且知道藉由將審訊過程公開,來唱齣程序正義的法治戲碼,然而台北凱道上的總統府居然把監聽反對黨、調政治對手通聯等民主國家共認的醜聞行徑,援引為實施帝制統治的工具。連藍營自家立委都抨擊「肆無忌憚」、「民主倒退」,一點也沒錯。

特偵組遭指控違法亂紀,可由昨日檢察總長黃世銘親開記者會的內容,提供更多的疑問。第一,黃總長特意出示針對柯建銘的監聽許可書,強調已經法官核可,為合法監聽。還說核發監聽票沒多久後,就查獲國會議長、曾部長、高檢陳檢察長涉嫌關說。這不正是非常典型的監聽A案卻查B案?不知道特偵組還「順便」聽到了多少反對黨內部的政治運作?有沒有也向總統報告?

第二,黃總長強調本案是「司法史上最大的關說弊案」,並說新竹地院庭長曾因關說被起訴。既然如此,總長為何未將一干人等起訴?總長是否觸犯濫權不追訴罪?特偵組為何宣布「查無刑事不法」,因此將曾勇夫與陳守煌分別函送監察院及檢察官評鑑委員會進行行政調查?依此案情,這又是哪門子的「史上最大」?法律人使用如此不精確的誇飾語言,國人聽來真是驚駭莫名。

違反常理者不只一端。有關總長為何將司法個案在未簽結時即將監聽資料向總統報告,特偵組竟以憲法第四十四條為由宣稱合乎憲法規範,輿論必須請問:本案哪一點關乎「院與院間之爭執」?若有,總長應該報告行政院長,再由院長報告總統,何以直奔總統官邸?這條總統與總長之間的密道,已經暗度多久?若真只一次,如何熟門熟路若此?

昨天,已有法界人士集結,分別到北檢與特偵組告發馬總統與黃總長等人涉犯非法長期監聽、監聽內容非法使用、非法行使監督權、對證人不當具結、新聞稿偽造文書、非法調閱議長通聯紀錄、違反公務員懲戒法、違反個資法、以及涉嫌洩密等罪,就此,特偵組是否應進一步說明?總長又是否同意暫時請假以靜待調查結果?如何自證機構繼續存在的必要?

這些來自社會廣大的質疑,同樣嚴厲衝擊馬英九繼續在位的正當性基礎,馬先生面對重啟白色恐怖造成人民深惡痛絕的違法違憲指控,理當儘速說明,否則社稷必將動盪,難有寧日。

2013.09.10 自由時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00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