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7 pm - Wednesday 18 September 2019

我錯了,真是錯的太離譜!◎黃創夏

週三 2013年09月11日, 10:0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1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我錯了,真是錯的太離譜!

我曾經「小看」了江宜樺,以為他只是個「執行長」,竟然不知道江宜樺這一個行政院長是如此威勢,震古爍今,連蔣介石和蔣經國都遠遠不如他。

「沒有王金平的立法院,我們有準備!」

江宜樺的這句話,直接介入立法院的佈局,足以奠定了他的江湖地位,古往今來,沒有一個行政院長有他如此之「膽識與氣魄」。

中華民國自從行憲以來,行政權和立法權就是「平起平坐」的平行關係,就算蔣介石威權統治,就算是蔣經國權勢逼人,他們,雖然都把立法院當成「立法局」,都對立法院不敢「公開介入」,只敢暗中運作。

後來的李登輝與陳水扁,包含蔣經國在內的歷任行政院長,都不敢如江宜樺之「膽識與氣魄」,江宜樺好大,我怎麼能「小看」他。

江宜樺更有「膽識與氣魄」的是,蔣介石行伍出身,蔣經國年輕時流落西伯利亞,也沒好好讀過書,李登輝和陳水扁滿腦權謀算計,也不見得學問有多紮實,江宜樺卻是台灣大學曾經力捧的「自由主義」政治理論家,可是深知行政權和立法權就是「平起平坐」的平行關係,卻還敢「不惜與昨日之江宜樺戰」,這種「膽識與氣魄」,古往今來,也沒有幾個所謂的「政治理論學家」出其右!

江宜樺好大,我真的好怕,我好怕他的「不惜與昨日之江宜樺戰」的「覺醒」。

這就是江宜樺,他的發展,永遠都是「因時、因地、因人,各制其宜而覺醒」……

江宜樺剛讀台灣大學時,就積極參與「三民主義研究社」,雖然他並不是「根正苗藍」,不是出身國民黨權貴第二代,所以他還積極找學長們引薦,爭取加入當年威權國民黨在台大的知青組織「覺民學會」。

但是,隨著台灣政治改革的啟動,威權國民黨與黑金國民黨變成社會批判力量的主要箭靶,江宜樺就此變成國民黨「失聯黨員」,他「覺醒了」。

甚至在江宜樺學成返台後,還以和「學運世代」、「七一五親綠學長」同輩之姿,多次在媒體如《新新聞》、《中國時報》寫專欄批判「舊國民黨」的諸般問題,在國民黨失去政權期間,江宜樺也因台大政治系有「施明德講座」,因此和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一度頻頻互動。

後來,在馬英九的好朋友高朗引薦下,江宜樺入列了「金馬指揮部」,他又「覺醒」了。

如今,馬英九「聖眷正隆」,江宜樺「覺醒」的更徹底,覺醒到公然介入立法院,渾然不知,依照憲法設計原則,就算立法院選出「阿貓阿狗」當立法院長,江宜樺也必需和「阿貓阿狗」平起平坐,沒有置喙餘地。

但是,江宜樺已經「再覺醒」,在「權力的滋味」中,哪管三七二十一,首創「憲政先例」,閣揆公然指導立法院。

「沒有王金平的立法院,我們有準備!」江宜樺這句話,已經足以讓他「名留千古」,絕絕對對將是後世人研究「權力與人性」時的必讀教材。

江宜樺院長,您真的好大,您的「不惜與昨日之江宜樺戰」與超越蔣介石與蔣經國之公然「指導」立法院的「膽識與氣魄」,我們真的好怕!

不過,看到這種視中華民國憲法原則於無物的嘴臉,我也想和江宜樺院長您報告一聲:「沒有江宜樺的行政院」,我們也已經「有準備」,而且「很期待」!

作者: 黃創夏 | 社會觀察 – 2013年9月11日 上午11:59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1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
    Loading...
  • 818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