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3 pm - Thursday 02 July 2020

南方朔:馬總統正在進行法西斯新式道德政治鬥爭

週三 2013年09月11日, 11:2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5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新新聞 2013/09/11

所謂的關說案,任何人一看就知道,它乃是檢察總長率同特偵組違法濫權監聽所繪製出來的案件,根據憲政原則早已沒有了正當性,它如何去編故事根本已不值得相信。
【文/南方朔】

所謂的關說案,任何人一看就知道,它乃是檢察總長率同特偵組違法濫權監聽所繪製出來的案件,根據憲政原則早已沒有了正當性,它如何去編故事根本已不值得相信。

一八六三年一月一日,林肯頒布<釋奴令>,到一九六三年時已是百年紀念。於是就在一九六三年,美國於八月二十八日發起民權大遊行,二十一萬人在華府林肯紀念堂前集會,馬丁.路德.金恩發表了他那篇「我有一個夢」的歷史性演講。今年是他演講五十年紀念。


馬丁.路德.金恩是二十世紀的偉人,但可能很少人知道,他也有很多考驗了美國人、甚或全人類是非價值的反面經驗──那就是近代特務政治的「道德法西斯」問題。

手段不對等,統治者必是贏家

近代政治上出現了一種「道德法斯西主義」,統治者利用了大權在握,以竊聽的手法,掌握到政敵或不滿分子的道德黑資料,而後即可展開道德整肅和鬥爭,由於他有特權,只能他整別人,別人根本整不到他。這種「道德法西斯」由於手段的絕對不對等,統治者必然是贏家。由於特務的竊聽監聽對統治者乃是太好用的工具,所以自古至今,特務的竊聽監聽才難以廢除。

以前的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就是個靠竊聽監聽而大權在握的人物,他掌握了國會議員將近一年的黑資料,所以國會對他根本不敢怎麼樣。早年的美國國務卿魯斯克也說他是「戴了面具的權力勒索者」。當年的馬丁.路德.金恩就中了他的毒手。

金恩博士因為民權運動而崛起,一九六二年歐洲已傳出他可能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因此胡佛決定要把金恩博士鬥垮鬥臭。

在一九六三年初,聯邦調查局的特務打聽到一份重要的情資,指出金恩忙著在各地活動,一個月離家二十一至二十八天,家庭生活不完整;加上民權運動仍受迫害,他心身焦慮。為了發洩焦慮不安,金恩博士到外地時都會找妓女。

當胡佛知道這個情資後,就下令所屬加強竊聽。有一次,金恩博士至華府開會,晚上住在維拉旅社( Willarad Hotel ),特務知道後就早一天入住,在房裡床下裝了許多小麥克風竊聽錄音機。

美國新聞界集體拒登

金恩入住後,特務錄到了十四卷錄音帶,其中有金恩和他的幕僚酗酒吵鬧的場面,也有金恩宿娼的床上聲音,更特別的是金恩玩的是3P遊戲。

當胡佛錄到了這些聲音,他大喜過望地表示:「這次金恩那小子死定了!」聯邦調查局把十四卷錄音帶整理濃縮,成了一個濃縮精選版。胡佛認為金恩召妓,又搞3P遊戲,這簡直是天大的新聞,所有的媒體一定會大登特登,透過這波道德挾黑攻勢,金恩一定會被整死。民權運動也搞不下去了。

孰料美國新聞界還真的有是非之心。當時是一九六三、六四年,美國法律的「適當程序主義」還沒有出現。「適當程序主義」是人權觀念深化後,一九六八年才列入美國憲法增補條文第十四條,規定任何對人的權益之處理和懲罰都必須有適法之程序,若無「適當程序」,其處置和懲罰即無效。

然而儘管「適當程序主義」還未出現,但美國新聞界卻心裡早已有這種標準。所以當胡佛本人、聯邦聯查局副局長蘇利文找上各報刊登,願意提供這條超級大獨家時,居然沒有一家對它有興趣。

根據事後的回憶,像紐約時報特派員赫伯特(John Herbert)、洛杉磯時報特派員克拉斯洛(David Kraslow)、芝加哥新聞特派員洛伊可(Mike Royko)等人,當時就已警覺到這是政府的濫權竊聽監聽。若政府可以透過竊聽監聽掌握別人的黑資料來搞整肅鬥爭,那麼這種手段本身就已是最大的邪惡。一個最邪惡的人,是沒有資格指責別人的。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83期;訂閱新新聞電子版】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5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