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8 pm - Saturday 17 April 2021

媒體霸凌 只會逼年輕人更警醒

週五 2012年12月14日, 12:2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0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清大學生今(5)天中午在校內梅園發起「弔念清華精神,向梅貽琦校長道歉」的活動,清大師生群起響應,現場來了超過三百人之多。圖片來源:翻攝 Raphael Kuo臉書

學生強烈要求教育部長道歉的事情,不只讓人見識到媒體霸凌的厲害,更暴露了成人世界的偽善和謊言充斥。然而,聯合報的該項報導,其實功勞甚大,因為他們逼使學生頭腦必須清醒,走出幻境;他們提供挑戰難關,讓學生快速成長。所有在這段時刻發言和採取行動的人,共同陪他們上了無比重大而充滿意義的一堂課。

媒體本來就要主導議題,聯合報在這件事上是完完全全成功的。

一般做新聞有兩種,一是切入實質問題,二則是作氣氛。聯合報記者在學生控訴教育部長說謊、要求道歉的現場,渾然不覺說謊現行犯被揭露如此重要的事件正在發生,忘了應該接著去逼問教育部長給個答案;相反的,卻是見獵心喜,完全圍繞在學生的控訴態度。

聯合報成功滿足了他們的父權心態,教訓了這些不乖的學生。但這些記者判斷力如此畸形,究竟是記者本身的訓練所致,還是上級主管指示?他們勢必在歷史留名,午夜夢迴,會不會覺得心虛?

最可笑的是見報才加入戰場的許多電子媒體。他們的表現,就像前一天忘了帶腦袋去現場一樣,必須一直到隔天讀了聯合報的報導,才如獲至寶,展開獵巫。而且,只會像鸚鵡一樣,學著陳為廷的話術,逼問要不要道歉。聯合報指鹿為馬,他們也一定會說,果然是馬。這絕對不是腦殘,根本是無腦。

平常被高高捧起的意見領袖、社會賢達和高級菁英等等,有的批學生像文革,有的說學生言論空洞。他們還算不錯,比上述記者的無腦多一點,但也只是多那麼一點,因為他們連事實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就可以大發議論,侃侃而談,這豈是無腦可以比擬?他們天天誤人子弟,不過多此一樁。

清華大學急忙跳出來替自己的學生「沒禮貌」道歉,有人說這是父權主義作祟,如果是的話,至少還把陳為廷當成自己的孩子;奇怪的是,當陳為廷被媒體人控告時,學校卻撇得一乾二淨,只說那是他個人的事。顯然,這時候的清大一點也不疼惜自己的孩子。

因此真正的理由是,清大不想得罪媒體,更不想得罪教育部長;不是袖手旁觀,就是打小孩給權貴看。這才是清大處理這兩件事情的一致標準:懼怕強權,欺負弱小。

這樣的大學,如果寄望能夠培養出獨立思考的大學生,那才是奇蹟。而幸運的是,我們真的看到了奇蹟,清大學生個個心靈清明,思辯敏捷,勇於挑戰權威,豈不令人感到萬分慶幸!

台灣如今面臨的最嚴重挑戰,其實是世代戰爭。嬰兒潮世代占盡便宜、坐享所有資源,更妄想這個世界照著他們的藍圖前進。他們卻不知道,他們上述的種種表現,只會讓他們被下一代完全看破手腳。

沒錯,他們的下一代多數前景渺茫,不管是話語權、教育權、經濟權、或是國族想像,全部被這些有權有錢者所掌控。所幸他們在網路成長,他們的世代戰爭將從網路出發。主流媒體的橫加霸凌,只會讓年輕世代更加警醒,尋找自己的資源和通路。他們要反撲,需要更清明的頭腦,當然更需要勇氣和見識。

陳為廷、林飛帆這些大學生,只是站到灘頭的前面幾人,像這樣願意為自己未來開創新路的年輕人,無庸置疑,已經是風起雲湧,頭角崢嶸。

新頭殼newtalk 2012.12.05 文/莊豐嘉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0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