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am - Wednesday 20 January 2021

服貿公聽會 3天開8場 遭批「趕場」、徒具形式

週三 2013年10月02日, 3:4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3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陳逸婷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韋綸

國民黨籍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於本周安排3天一連8場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公聽會,遭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批評「趕場過水」、徒具形式;今天(9/30)陣線串聯全國學生於立法院前抗議,之後欲進入院內旁聽而與警方產生推擠。隨後民眾持續轉往凱道,要求「停止趕場公聽、退回黑箱服貿」。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爭議不斷;不滿服貿協議的民間團體也持續透過抗爭表達訴求。立法院本會期將就服貿等議案進行審查,朝野協商後,決定舉行20場公聽會,目前已經辦4場,剩下16場中的8場,國民黨立委、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安排在本週一、三、五,三天內密集召開,其中兩天的議程更排到晚上9點半才結束。對此,張慶忠表示,由於服貿協議已延宕多時,若立院一再空轉、耽擱進度,是「愧對業者與人民」(相關剪報);不過,有民進黨立委認為,議程安排至晚間9點半,已經違反議事規則,因此以「程序問題」為由,霸佔主席台,杯葛議會。經朝野協商後,最後決議將晚間議程延至下週進行。

立法院外,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魏揚質疑張慶忠趕著於3天完成8場公聽會是為了「執行馬意」,呼籲總統馬英九勿把黑手伸入國會,並期待國會扮演好監督功能。陣線也提出「反對馬政府獨裁毀憲」、「拒絕國會替黑箱服貿背書」、「國會停止趕場公聽會」、「拒審服貿協議」、「拒作毀憲幫兇」等5點訴求。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串聯全國學生,今日(9/30)於立法院前聚集,認為「3天8場」的公聽會過於密集,批是「趕場過水」、徒具形式,訴求停止趕場公聽會(攝影:陳逸婷)

難以形容的擔憂

今天首場公聽會針對「自用小客車租賃業」、「限於小客車租賃業的旅客運輸」、「貨物運輸業」,以及「公路運輸支援服務業(限公路客運的轉運站、車站、調度站)」4項產業進行討論,邀請相關學者專家到場發言,政府機關代表則列席回應。

公聽會上,發言的產業代表帶著一臉焦慮,口中叨叨念念的則是「政府部門沒有與業者充分溝通」、「未來要怎麼生存?」、「擔心削價競爭」、「對本島業者殺傷力大」或者是根本「不了解服務貿易協定的內涵」等問題與擔憂。

對於業者的種種擔憂,交通部公路總局副局長陳茂南表示,今日4項產業從2009年到2012年後,都已陸續開放陸資來台投資,然而因為屬於受主管機關嚴格管控的「特許行業」,有繁複的申請程序等問題,目前為止都沒有在台陸資;陳茂南認為業者擔心競爭力的問題可以理解,然而要思考的是,如何強化各項服務,以提升競爭力,這樣一來「不但不用害怕競爭、更可以往外走一步」。

然而,業者不會不知道台資也可以往大陸發展、或者是陸資早已開放,只是他們的焦慮難以在短短的公聽會上說明清楚,因為牽涉到產業內部同行競爭、有模糊地帶的法規條文和對大陸產業的了解等許多因素,種種來不及說明清楚的擔憂最後就成了「政府部門沒有與業者充分溝通」,顯示公聽會能溝通的非常有限。甚至有產業代表認為參加公聽會就像要他們為服貿背書,畢竟他們心中的問題都還沒被解決,卻只有這一次大鍋炒式的發言機會。

就屬於貨物運輸業別的「路線貨運業」而言,常遇到的問題是:其市場與一般貨運業者可能重疊。今天也有到場發言的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總幹事陳耀昌說,在《公路法》第34條中,對於一般的「汽車貨運」和「路線貨運」的差別只在於,後者必須在「在核定路線內」運送貨物,其餘規定皆同;然而實際上,路線貨運業者指的其實是「運送零擔貨物者」,因為路線貨運業者在核定路線內的各地區都需設置營業所站,衍生龐大的稅金、租金與維護費用,成本較高,並反映在按件計費時的價碼上。而一般的汽車貨運,則多以「整車」所載重量為收費標準,因為不用設立營業所站降低了成本,有時候也會以較低廉的價格承運非本業的「零擔貨物」,進而「侵犯」到路線貨運業者的市場。

而這跟陸資來台的關係是,陳耀昌說,在現行法規仍有模糊地帶,造成產業間已有不公平的競爭模式產生時,若又開放陸資來台,恐將破壞市場平衡。至於台資到大陸投資的可能性,他則表示有去大陸考察過,然而考量到兩岸文化差異、人力素質、潛規則以及法治現況等諸多差異,要去大陸投資經營路線運輸,他說「根本就不會考慮」。

其實,說到底,法規的模糊地帶對業者早已造成影響,「但是畢竟大家都是台灣人」陳耀昌用台語這麼說,如果競爭者來自「對岸」,就沒有那麼好講話;而對於到大陸投資的「興趣缺缺」,也多跟對大陸「人力素質低落」的想像有關,他說業界有人分享過自己到大陸開計程車行的經驗,「20台車子出去,只回來5台」其他的都被司機開走,一去不回,「誰敢去投資?」。錯綜複雜的擔憂,產業利益與民族情節層層交疊,公聽會能夠溝通的,太有限。

條文簽了只是第一步,服貿協議不僅考驗著台灣政府如何與業界溝通、做好應變措施,更是凸顯台灣人「怎麼理解大陸」的關鍵時機。

2013/09/30 苦勞報導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3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