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 pm - Wednesday 05 August 2020

「大是大非」要如何交代?

週六 2013年10月05日, 12:4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0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U436P44T65D67779F1075DT20130627143037

所謂的九月政爭,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這根本不是政爭,而是整肅,亦即,馬英九總統兼國民黨主席整肅王金平院長。本來,馬英九以為監聽一下、考紀一下,撤銷黨籍、取消不分區立委資格,這場整肅就在大家來不及回神之前結束了。孰料,人算不如天算,馬英九一路輸到脫褲子,日前還為洩密案到北檢作證,跟民意支持度跌至九.二趴同樣難堪。慶幸的是,馬英九的難堪,卻是台灣民主的進步,真是兩千三百萬人的福氣。

從關說案到違法監聽案,大家終於活生生看到了,馬英九的決策風格是如何。簡單整理就是:馬英九形成了個人意志,找來極少數人發配執行,然後就昭告天下,不論國民黨黨機器還是黨籍立委,都要貫徹馬意志,否則秋後算帳。這次,從特偵組的監聽黑資料,到馬英九定調為關說,依照馬英九的說法,只有黃世銘、江宜樺、羅智強與他四個人參與兵棋推演;此一陣容與南方朔先前所提的「四人幫」,只差金溥聰一個人。

馬英九也太天縱英明了一點,在民主時代要要拔掉國會議長,竟然四個人就要「武昌起義」了。這不僅說明馬英九的決策圈子跟他的心胸一樣狹小,而且那些極少數獲寵幸的人也只是扮演馬前卒的廝殺角色。以往,這種決策模式經常讓國民黨與黨籍立委跟著他腦筋急轉彎,但風頭過後也就算了。可惜,這次卻涉嫌把馬腳伸進司法領域,完全破壞了權力分立的原則,而且構成刑事犯罪的嫌疑。國人都想問,馬英九對這個「大是大非」要如何交代?

另外,馬英九整肅王金平之初,極其倚賴負責監聽的黃世銘,又是叫到官邸密談,又是頻繁致電指導。那時,手握黑資料的黃世銘盛氣凌人,簡直像極了清宮野史裡的血滴子。到了違法監聽立法院總機敗露之後,黃世銘卻變成馬英九黏腳的泡泡糖,血滴子一瞬間就被主子切割得乾乾淨淨,逼得黃世銘向外界主動爆料,抖出馬英九脫離不了干係的訊息以求自保。可以想像,從到北檢作證之後,馬對黃不會再一腳踢開,而是要一腳把他踩死以求斷尾。狡兔未死,走狗卻被烹了。

許多人說,馬英九沒有朋友。事實上,馬英九豈止沒有朋友,每個人都還是他的假想敵哩。大家且想像一幅漫畫,馬英九右手握著一位同志的手,堆滿笑臉與他推心置腹;左手則握著一把匕首,對準這位同志的心臟要害。每個人都有義務為他效勞,鞏固領導中心,但效勞過的人最好趕快滾蛋,別想等著領賞,不然等到的一定是賞你一巴掌。現在,黃世銘顯然想綁住馬英九以求脫身,但憑馬英九的政治作風,「三人幫」一定會把「一人幫」鬥垮鬥臭,為馬式「司法改革」再添一項政績。

馬黃關係的瞬息萬變,足以看出馬英九是一個標準的「獨夫」,完全是「唯我獨尊」,他以外的任何人都是工具,隨時可以用過即丟,沒什麼黨不黨、國不國的。過去的「獨裁者」蔣介石,儘管倒行逆施,畢竟還是把黨與國照料好,因為他想當一個「萬民擁戴的獨裁者」。相形之下,馬英九形同一個霸凌人民、霸凌同志的「獨夫」,民調跌至九.二趴或更低也無所謂,只要老婆媽媽擁戴。所謂的九月政爭,歹戲拖棚到今天,國人對這位無能的「獨夫」已不存任何幻想,國民黨人恐怕也應該想想辦法阻止這位「獨夫」終結國民黨了。

2013-10-5 自由時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0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