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9 pm - Friday 16 April 2021

余英時 : 習近平主導意識形態鬥爭

週日 2013年10月06日, 6:0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7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10/05 21:22

習近平主導意識形態鬥爭(余英時)

2013-10-04 自由亞洲電台

我收到北京一位朋友寄來的一篇北京日報社論,題目是“不給普世價值留空間”。這個題目表達了習近平最近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講話中的一個主題。他特別強調這一點。表面上他是說要抓意識形態。意識形態工作現在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工作。比如說因為現在有很多人,主要指中國國內的知識分子、批評家對於共產黨的理論完全放棄了,追求的是所謂普世價值。

對普世價值在這篇文章中間特別提出三點,第一個是普世價值;第二個是憲政民主;第三個是新聞自由。這三個論調他們認為是應該特別針對來做文章。說這三點東西是中國絕對要不得的東西。因為它把共產黨的黨史都曲解了。要走憲政民主的改革,要奪共產黨的政權。習近平剛剛上台時,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深圳向鄧小平紀念碑致敬。這就表示他是要走改革路線的。更開放、更改革。跟胡錦濤當初上台以後就跑到西北坡是相反的。所以從那以後許多人寄希望於習近平開始新一階段的改革。同時,李克強也表現出要改革的傾向。特別是說”市場不能由黨和國家的國營企業包辦,而必須向私人開放”。如果向私人開放這個市場就可以有更大的寬鬆。同時在政治上也可以寬鬆一點,給人一種希望。

但這個希望實際上很快就開始破滅。這就是習近平馬上又轉向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對於憲政民主開始攻擊。他只講憲法,憲法是共產黨控制的。但是憲政可不行。一搞到憲政如果憲政搞得大於一黨專政的話,那一黨專政就沒有了。所以,現在習近平最怕的就是大家用憲政民主這個名義把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給破壞了。再一個,北京另外一個報紙叫《學習時報》,也有這樣的報導,有一個村里橫幅大字下面有一句話叫”西方普世派滾出中國”。所以,西方普世派滾出中國是共產黨宣傳很重要的一個重點。一直跑到鄉下去了。所謂普世派並不只是自由派,並不是自由主義者,而是包括一切要求改革的人。也包括共產黨黨內要求改革的人。

我們知道普世價值在毛澤東時代用的是一樣的,毛澤東用的是憲政民主、新聞自由、普世價值、人權來攻擊國民黨。所以我們要看新華日報,抗戰八年中間的社論的言論就是現在普世價值派的言論。但是這個言論共產黨是拿來利用打倒國民黨。打倒國民黨以後它基本上就認為它自己就已經代表普世價值、自己已經代表新聞自由、憲政民主了。所以普世價值還沒有公開被排斥。到了鄧小平時代,違反了毛澤東的路線,不搞階級鬥爭了,走經濟發展了,再加上開放改革。在這個情況之下,它對西方的憲政、憲法、民主、人權、自由都不能公開地反對。只能說在中國非常不合適。這就是說不符合中國國情。但是並不能排斥這個普世價值。所以普世價值在鄧小平時代還是能夠存在的。我們記得很清楚的。鄧小平的一句口號就是說”我們對於人權是要軟的;對於保持國家主權是要硬的”。這就是他有名的”一手軟,一手硬”的基本政策。在這個政策之下我們可以看到普世價值雖然不能在中國流行,雖然受到種種阻礙可是沒有受到否定過。

真正否定普世價值,公開站出來毫不含糊地否定的那就是現在。現在領導這個運動的就是習近平。所以習近平在剛剛我們提到的普世價值的社論跟報導中間就特別強調我們現在要不信邪、不怕鬼,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所以西方知識界、輿論界都是根據普世價值來批評共產黨。所以,普世價值、憲政民主、新聞自由等等一定要把它完全囚禁起來。不准他們在中國出現。怎麼樣不讓你存在?第一個方式是採取意識形態的鬥爭。所以在這個鬥爭之下,要讓大家相信只有在共產黨領導之下中國才有前途,中國才有希望。所謂普世價值都是負面的東西。

西方普世派就是他們排斥的對象。對這個對像他們採取兩種方式。第一個我們叫把它管起來。就不只是說言論自由要管起來,而且人也要管起來。不用經過法律就可以抓起來,讓你沒有自由,沒有說話的權利;第二個方式就是說依照共產黨的法律給他們加以懲罰,就是要處以監禁。所以在這個社論中間我們可以看到十分確切的一個消息就是共產黨在習近平領導之下現在已經決定要走反普世價值這條路了。

有一點特別聲明,我們應該值得注意的就是他說互聯網現在已經成為意識形態鬥爭的主要戰場。可見他最怕的就是現在的網絡沒辦法完全控制。在沒辦法完全控制之下就總是有很多各種諷刺的或者直接批評的或者是跟它辯論的言論在網上出現,第一次出現你可以禁止它,可是你不能控制它第二次又會出現。它不斷地出現,不斷地反對,現在他已經不堪其擾。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篇社論中間有一個有趣的觀點,那就是他一再強調的”鬥爭”兩個字。他講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絕對不能跟階級聯繫起來,所以絕對不敢說階級鬥爭。因為共產黨現在就是一個統治階級,又是大資產階級,也可以說是地主階級,所有的資產都在他們手上,所以他絕不敢提階級鬥爭這四個字。但他可以用”鬥爭”這兩個字代替馬克思主義。所以這個馬克思主義就變得非牛非馬,就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了。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社論一方面覺得它殺氣騰騰,一方面又覺得它非常可笑。在這種情況之下能夠公開提出不給普世價值留空間是共產黨從前沒有走出的一步。這一步走出以後他們就可以無所不為了。我覺得今天互聯網它不能從根本上消滅,共產黨想依然保持極權體制那還是做不到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根據作者9月12日錄音整理,未經作者審校)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7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