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9 am - Friday 18 June 2021

國之不國,家之不家,這個國,倒底有什麼好慶的?◎TianTian Huang

週四 2013年10月10日, 8:1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9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996611_192116580971596_990227297_n (1)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警察攻擊民眾,而國慶暴力在總統府前圓環持續上演

來源:TianTian Huang的facebook

【文非常長,我只想打下我當下的感受跟過程,可看與不看,可刪與不刪我】

“這是我參加過最難過最痛的一次社運了”,稍早跟朋友借了手機發了這則動態,而在更早之前,我們一大群人,頂著烈陽坐在凱道上不知道有幾個小時,而我們後頭是警察,警察的後頭是兩層拒馬,而離那不知道在慶什麼,還請台灣原住民小孩唱外文歌的國慶大典,還有好長、好長的一段距離,我們的聲音卻永遠到不了那裡,其中有今天到場聲援的同學,也有參與昨天(我一直以為是前天,整個時間錯亂)突襲總統府前舉布條抗議的活動,其中有許許多多的人,這兩天以來根本沒有看過床吧,也沒有好好睡超過3小時。
之所以難過、之所以痛,是因為在更稍早,一大群學生為了讓一台連夜從苗栗趕上的戰車開上凱道,與警察發生很激烈的推擠,而說那台是戰車,其實也不過是台有大聲公設備的卡車,好讓它可以讓我們在拒馬前向著總統府講話。

接下來我打的文字可能會有點偏頗,因為這些都是從我參遇過程中見到的事情,實情如何或許現場混亂我的描述會有出入,但有同學受傷流血了,有警察打人了,也有同學哭了,也有警察哭了。

天亮時我還在張榮發基金會門口發呆彌留,很想睡也無法入眠,在場許多人都是如此,看著劉宗榮快筆畫著馬吳江三人的頭像,聽到戰車要出發了,馬上跟前一起去幫忙,以為只是跟著戰車開到凱道拒馬前,沒想到竟然是與一連串警察粗暴的推擠,而那時候是清晨6點,凱道尚未有交通管制。

我們為了守護車子與開車的朋友,讓車子到達拒馬前,一群學生手勾著守圍住車子,另外一圈學生也勾著彼此的手,擋著警察,讓車子緩慢的前進,警察車在我們的身後與身前,每個警察佩有防暴盾牌,在這個比搖滾現場衝撞還要更衝更撞更痛的現場,有學生眼鏡噴了,有警察手機掉了,有記者的記者牌掉了,大家身上都有些淤青,但更難過的是有同學跌倒流血,而開車的司機差點被警察當場逮捕,並且受了不輕的傷,而像我很矮,有時手被夾在盾與盾間,有時整個人卡在盾與盾間,我看到陳為廷背對著警察勾著同學,阻擋著警察,我看到林飛帆曬得通紅流著汗,高舉著手,維持整體的行動和學生安全,我看到我的朋友跌倒了,我看到我的朋友流著淚說不要推了。

推擠過程中有位男同學受了傷,被推倒在警察的隊伍裡面腳流了血,他起身之後,開始對警察說話,說什麼我快要忘了,但是,國之不國,家之不家,何來國慶,手無寸鐵的學生,用肉體推著盾牌在前進,我們什麼都得不到,在場幾乎每個人都沒料到今天會有這麼火爆的衝突,警察受上頭長官指示,而警察今天領著薪水”對付”著學生,我們最簡單的訴求,”表達民意”,讓民意讓官員聽到,而這中間卻是隔著警察,警察必須用自己的精神與肉體還有完全的撇開自身立場來保護著官,那官急手要簽服貿條約,那官下令怪手強拆民宅卻要警察守護官員的利益,最後男同學說,「警察先生們,大埔被強拆時,你們在哪裡?朱阿嬤自殺時,你們在哪裡?張森文先生過世時,請問你們到底在哪裡?」

我看到的同學幾乎都流著淚看著警察,當人民需要表達民意的時候,警察在這裡,對抗著我們。我也提到過,之所以要站上街頭,不是要找警察麻煩,而是民意不被聽見,今天有多少人不只帶著對服貿趕場公聽的質疑,帶著大埔事件的痛,或者更多更多的理由與情感來到這個現場。這時候你們倘若還在講什麼利不利用、煽不煽動的口語來說嘴我們這些上街頭的學生,好像也都沒有關係了,這些傷痛,你們根本不會明白,那些大埔家屬的眼淚與努力的生活著,那些學生頂著風雨在立法院呼喊,我們前往總統府被警察抬走驅離,你們說警察無辜很累很辛苦,但你們今天所享所有民主自由,難道是你出生伴著基因來到世上的嗎?你今天所享的,都是多少歷史上,那個年代老一輩人的眼淚多少青年的肉體換來的,而你們今天只看到我們跟警察之間的衝突,不巧你看到的,也都是從主流媒體上得知的,你們卻無法從主流媒體得知,你們現今處的社會,不是只有黃色小鴨,還有更多、更多傷害、犧牲的台灣的事情,只為了當前利益的事情正在發生,且他不只正在發生,或許已經發生了,再也救不回來了,那些土地、人命,都是最珍貴最寶貝最自然的,或許今天你我早點多關心一點,多出聲一點,藥房還在,張大哥也還在。而這個當前,正有個與中國簽署,犧牲多少台灣服務業、年輕人未來的服貿條約正在進行當中。

後來據說有警察拿防暴武器攻擊車窗,卻攻擊到了開車的朋友,也搶了車子的鑰匙,也有警察攻擊同學,然後我只知道要跟旁邊的同學手勾著手站好絕對不要跌倒,聽到警察抓住司機,混亂之中說司機蓄意衝撞警察,要強行帶捕他的聲音,我跟一群同學跑出去想擋警察,我也忘不了一群警察追上司機然後很殘暴想抓住他的畫面,什麼時候,變成人民要怕警察,變成人民要怕官。

我跑回隊伍,飛帆要大家看看有沒有誰受了傷,有沒有朋友不見的,我們開始舉起布條,大步往前喊著口號往國慶典禮那前進,而在我們面前的是另外一排警察,再來是兩層拒馬,和一整條的凱達格蘭大道,再晚一點,裡面要慶祝國家的生日,慶祝風調雨順,慶祝國泰民安,慶祝國運昌隆展新局。而我,20歲,我只看到血與淚。

當我們喊著口號前進面對警察時,我看到不少警察,他們辛苦的站著,面對著景福門,流著眼淚,也和我們一起頂著烈陽好幾個小時,真的非常辛苦警察,而人民的聲音,官員到底聽到沒有?

所以我覺得好難過,好痛,痛的不是我肉體上推擠造成的傷,痛的不是兩天只睡三小時,突擊總統府舉布條被警察抬走丟包到石牌,還跑回台醫守夜,白日學校上課,當晚再奔回現場的生理的痛,在我眼中的大學時代,是經歷了華光、經歷了關廠工人、經歷了大埔、經歷了洪仲丘、經歷了張森文大哥過世、經歷著南鐵,而如今我們阻止條約不要盲目審查的快速通過,這麼多的事件,這麼多的痛苦,這麼多的民意,永遠不被聽見。

國之不國,家之不家,這個國,倒底有什麼好慶的?

最後,爸爸媽媽,我很平安很安全,我也會好好上課,但我會繼續參加社會運動關注這些議題,但我也會好好保護我自己不管肉體或者其它,謝謝你們一直以來都沒有阻止過我還會跟我討論,如果你們不巧在電視上看到我,希望你們會很驕傲的說欸那是我女兒。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9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