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7 pm - Thursday 17 June 2021

(舊文)馬英九「反民主」舉例◎金恒煒

週四 2013年10月10日, 8:4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7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金恒煒 新台灣週刊 2002/11/17

一九九一年馬英九是當年執政黨「修憲小組」的主導人,馬堅持「委任直選」,也就是反對總統由人民直接投票選出,主張委選國代,由國代選總統。總統直選是台灣民主化的里程碑,而國代雖沒有廢幾乎成為歷史名詞了。馬英九站在哪一邊,非常明白。
在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中,大而言之,有兩股對立的力量在拉扯、在鬥爭;一股是老舊的保守派的反動力量,另一股則是民主派的改革力量,台灣的民主與反民主抗爭,還沒有結束,還在進行中。而台北市長的選舉,依然可以放在保守與進步、反動與改革的格局中來看。

代表國民黨參選的馬英九,一再以「過分愛國」為榮、為傲,十一月九日與李應元的電視辯論中,更且加上註腳,言明自己「對中華民國憲法非常忠誠」。這一番「夫子自道」,老實說相當誠實,因為他要做「泛藍」的「共主」。

不過,馬英九愛過頭的「國」,可不是中性之「國」,而是「黨國」。馬英九是國民黨「黨國體制」下的「受益者」,也是「寵兒」,這從他的出身、求學到入仕過程,可以印證。所謂「一路走來」,果然「始終如一」。至於「中華民國憲法」,又是「三民主義」,又是「青天白日」,充斥著「黨國」符記,馬英九不愛才怪;從而證實馬的「黨國」屬性。

重點是,馬英九在民主與反民主的選擇中,永遠站在「反民主」的一邊,幾乎沒有例外。舉其犖犖大者有二:一是「直選與委選」,一是「刑法一百條」的修廢案,馬英九都是扮演反民主的保皇角色。

一九九一年馬英九是當年執政黨「修憲小組」的主導人,馬堅持「委任直選」,也就是反對總統由人民直接投票選出,主張委選國代,由國代選總統。總統直選是台灣民主化的里程碑,而國代雖沒有廢幾乎成為歷史名詞了。馬英九站在哪一邊,非常明白。

再說「刑法一百條」。刑法一百條是言論入罪的惡法,是民主、人權、自由的劊子手,也是「白色恐怖」的法源。現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師孟日前公開一段「秘辛」,公布當年代表「一百行動聯盟廢二法」時與國民黨打交道的經過。國民黨由宋楚瑜、洪玉欽、馬英九出面協商,最後說服宋楚瑜答應廢除一百條,公然反對「不能接受」的卻是馬英九。陳師孟批判馬「反民主、站在威權統治、打壓民主的打手」,一點也沒有厚誣,與馬在《波士頓通訊》的表現一比照,全然「如一」。

逝者或可以已矣,但是來者如何?第一次市政電視辯論,澄社社長顧忠華提出「市民參與」與「市民投票」這個西方民主政治的「常規」,馬英九雖不敢「正面」反對,委委婉婉的寧取「民調」而不願「公投」,尤其一句「成本問題」,更刻畫一向的「黨國」心態。

馬英九的「反改革/反民主」的本質,不管如何化妝、隱藏,狐狸的尾巴總要現形。

馬英九反民主的本性是不會變的
/吳鴻徹(南方快報)

 政治人物一切思考要以民意為依歸,在民主法治下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在兩蔣戒嚴體制下教育出來的「黨國之子」馬英九卻未必然,馬英九必以「外來政權」本質及黨國利益衡準之,有違者,馬英九則橫加阻擋與打壓,往事斑斑:

 一、反對解除戒嚴:

 從照片證明,馬英九在美國期間曾當過職業學生,長期在「波士頓通訊」為文,寫過許多反民主的文章,他無視於台灣人民受戒嚴法令之禁錮,沒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組黨之自由,在台灣人民無畏地反抗世界最長的戒嚴之際,他卻極力反對解除戒嚴。

 二、污衊美麗島事件黨外人士:

 黨外人士為替台灣人民爭取人權,於一九七九年世界人權日在高雄市發起遊行,遭國民黨情治單位設局陷害,打入黑牢,構陷為叛亂犯,馬英九在「波士頓通訊」污衊有加,喊打喊殺,極盡搖旗吶喊之能事。

 三、反廢刑法一○○條:

 一九九一年「行動一○○聯盟」代表李鎮源、陳師孟、張忠棟、林山田等人,與國民黨官方代表宋楚瑜、馬英九、洪玉欽等人,在來來飯店十六樓進行秘密協商,時任陸委會副主委的馬英九也反對廢除刑法一百條。

 刑法一百條嚴刑峻罰牽制台灣人民思想言論之自由,但是,留美擁有哈佛大學法學博士招牌(招牌與內涵不見得無距離)的馬英九,絲毫無沾染美國人民思想言論自由之民主氣息,馬英九對於民主自由的思想果然毫不沾鍋。

 四、反對廢國大、反對總統直接民選:

 這兩件事情是二而一,同一思維,即馬英九認定台灣人民無直接民選總統之選舉權及直接表達民意之自由,馬英九用心可誅的地方在於反對總統直接民選也就罷了,他還以哈佛大學法學博士招牌創造有名拗口的「委任直選」來欺騙台灣人民,誠不知馬英九有何面目要來參加二○○八年台灣總統的直接民選?

 五、反公投:

 二○○三年,朝野激烈爭辯公投是否舉辦的時刻,馬英九在行政院院會將政府有意推動的各項公投比喻為文革。

 毛澤東發動文革進行政治鬥爭是一場反民主的大災難,與公投由人民直接表達意見所彰顯主權在民的意義截然不同,馬英九引喻失當,足以證明其對於民主的概念只有ABC。

 由上述可觀,馬英九的反民主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從來都是反對人民對意見表達的自由,可謂「罄竹難書」。

 最近,馬英九亂政集團藉口趙建銘涉嫌內線交易為由,意圖罷免陳總統,又發覺陳總統既非共犯,本身亦未涉嫌任何犯罪,發動罷免毫無法律上之正當性。馬英九乃又改口罷免不需要犯罪事實,罷免是政治行動,只要人民認為不適任就可以罷免。

 好一個現代秦檜,好一個「莫須有」,簡直拿民選總統的憲政制度開玩笑,無視絕對多數民意的選擇,也無視中南部災民正在淒風苦雨的水深火熱中,在立法院硬把毫無正當性的罷免案優先於治水案,不急生民之所急,馬英九還夸夸其談,謂「進步黨是靠民意起家的政黨,如果全力反對總統罷免案,等於阻擋人民對罷免案表達意見,歷史會留下記錄。」

 馬英九開始談民意,突然重視人民對意見表達的權利,觀察馬英九一路走來反民主的斑斑往事,簡直要笑掉台灣人民的大牙了。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6.06.1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7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