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0 am - Monday 10 August 2020

10月10日:他們都在唱歌◎黑雨

週日 2013年10月13日, 3:3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7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Posted by 黑雨 on 2013-10-12 11:38
作者:黑雨

「請大家往『大廟』方向移動!」公民 1985 聯盟熱心的志工們的聲音此起彼落。遠遠望去,穿著白色衣服的人們慢慢往蔣介石銅像的位置走去。這個近似黑色荒謬劇的場景,在 10 月 10 日下午的自由廣場上演著。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首都正中央會擺著那麼巨大的一個獨裁者銅像,但是在台灣,這一切卻顯得那麼的理所當然。在那個時刻,我突然想到,或許當這尊詭異的銅像在台北市中心消失時,台灣人才有資格驕傲地對全世界說「我們是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

10 月 10 日早上 9:50 左右,我跟朋友們到達立法院旁濟南路的會場。在穿著橘色上衣的志工們引導下,白衣人都坐在地上。人群越來越多。台上的主持人手拿麥克風忙著維持「秩序」:呼籲有水準的公民們不要佔住兩旁的通道。當公民旗進場時,人們站了起來,使勁地揮舞著手中的單眼公民旗,氣氛頓時熱情激動了起來。接著是一連串的呼口號與演講,談論著憲法的罷免門檻、大埔事件、服貿、跟反核。當台上的講者談起反核時,已經將近中午,我跟朋友們因為沒吃早餐,於是起身離開用餐。下午則走向中正大廟。

那一天我跟朋友們都帶了一本書,準備參加下午仿效土耳其「閱讀抗議」的行動。不過那天下午的陽光太大,這個行動並沒有成功推動。當大家被安排坐在中正大廟兩側階梯上,這時候,我前方某處響起「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左右的人們突然自動跟著唱了起來,好像這首歌是大家從小耳熟能詳的國歌,當時的氣氛令人動容。

自從公民 1985 行動聯盟在凱道成功聚集 25 萬人之後,「公民運動」這四個字變成台灣的流行名詞。公民運動的成敗,或許可以從兩個層次來看:

1. 公民運動是否能在短期內造成社會改革或政治改革?

2. 公民運動是否能促成普遍的公民意識覺醒?

如果從第一個標準來看,台灣最近的公民運動明顯的有著目標設定太過寬廣模糊的尷尬。從現實的角度來看,儘管孫文革命已經一百多年,儘管台灣本土意識興起,但承襲自中國古老社會的傳統文化仍然頑強主宰著台灣的一切,影響所及不分藍綠:人們從小仍然被教育成「踏在其他人的屍體上前進,追求自己的幸福」,利己主義充滿整個社會。人們仍然不清楚自己是國家的主人,而非遇到高官就會驚喜莫名或屈膝下跪的奴隸。人們在威權統治者的洗腦下,潛意識中默默地遵循儒家「安守本分、不要作亂」的制約,努力扮演社會中的好孩子、好國民。在這樣的文化場域中,儘管速食屬性的政治改革可能發生,但體質仍舊不變,民主仍然只是「可以投票」的代名詞而已。

另一個議題是,當公民運動過度強調顏色的純淨度、過度強調秩序與理性時,也等於自動排斥了結合現有政治力量促成快速政治改革的可能性。在威權獨裁者的眼中,一場秩序良好、對社會現況不會造成立即威脅的公民抗議活動跟大型的歡樂嘉年華是差不多的。從獨裁者的觀點來看,公民 1985 聯盟所帶起的活動比不上關廠工人們在台鐵台北站佔據鐵軌的震撼。

如果公民運動者把目標設定在「喚起公民意識覺醒」,我們也許可以說最近的這些公民運動是成功的,剩下的只是方向的拿捏、資源的有效運用、以及最終政治改革目標的明確化。以菲律賓 1986 年開始的「人民革命」為例,他們上街的人數遠遠超過今年台灣任何的群眾數目,「多次」的人民革命也搞翻了好幾個總統,但是菲律賓人民整體的民主素養仍然極為低落,「人民革命」甚至成為民主的常態,因為任何一方都有實力發起數十萬數百萬群眾上街。因此,像菲律賓、埃及、甚至台灣等國家目前缺的或許不是大型群眾運動,而是社會與文化的改革。畢竟,當六成的學生家長們都贊成維持明星學校的存在時,台灣仍然缺乏真正民主社會所需要的無私與扶助弱勢的普世價值。

雖然公民運動者看不起藍綠政客們,但是發生在政客之間的種種現象仍然可能危及公民運動的發展。一兩週前,我在臉書曾經跟某一個較小的公民團體成員私訊對話。我先向他們的熱情與努力致意,但我還是善意地提醒他們,必須把「分裂的可能」當作重要內部議題,事先認真看待與討論,才能避免過去許多社運團體發生過的危機。從這幾天後續的網路訊息來看,這樣的事情的確已經發生。當然,分裂固然是危機,但也可能是「多元」的必然結果。重要的是,大家對於國家社會是否擁有相同的樂觀想像,能夠各自努力而非反目成仇。如果是,那麼「多元」也可能導致集體主義的「裂解」,未嘗不是好事。

公民運動的力量將會何去何從,需要更多的討論與摸索,需要更多共識的形成過程。不過,不管公民運動的暫時目標是什麼,我覺得「學會對任何顏色的政治人物說『不』」或許可以是一個中程的里程碑。有部分的泛綠支持者們至今仍對公民運動抱持疑慮,或許是因為他們深陷於對抗的激情中,自己都還沒有到達「向綠色政治人物說『不』」的覺醒程度。

10 月 10 日那天在中正大廟的階梯上,我聽著左右四方傳來的歌聲,深深感覺台灣社會充滿一股想要追求熱情理想的力量在醞釀著、在茁壯中。在那個時候,我突然想到「倚天屠龍記」裡面,張無忌在蝴蝶谷聚集明教各地菁英集會,在最後一天張無忌站在蝴蝶谷出口,向離開的弟兄們一一致意。想到那些弟兄們的鮮血即將灑遍山河大地,張無忌潸然淚下。在那個當下,人們突然也唱起明教聖歌:

焚我殘軀,熊熊烈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為善除惡,惟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

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7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