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am - Friday 07 May 2021

談台灣的出路 – 回應黎智英的”出路”◎伊達政宗

週三 2013年10月16日, 7:3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7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誰一天到晚在拜蔣家父子???誰一天到晚要換掉台灣籍的官員,就是馬英丸,連你們香港人都不想當中國人,你何必為了一個國際公認的笨蛋說話呢?你寫這篇文章,用意是什麼大家都很清楚,但,記得,看看余文的下場,你會有所體會!

伊達政宗 2013/10/16

今天很少見的,台灣人就算沒有很愛他,至少也很佩服他的黎智英先生,在蘋果日報寫了篇<出路>

以香港人來說,黎先生無疑是很愛台灣的。雖然某個程度來說,他也是台灣炒房的共犯+狗仔文化的引進者,但他喜好台灣超過香港,至少在政治與自由度方面,是很明顯的。

這篇黎先生寫的出路,很明顯的,是因為真的很擔心台灣的未來 (說實話,誰不擔心呢?),知道即使講了大概執政當局也聽不進去,但是就是梗在喉嚨不吐不快的建言。

這篇文章全文在此 –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1016/35366868/
(相當值得一讀)

而對於黎先生的文章,也讓我有些想回應的感觸,所以就在這邊評論一番

黎先生文章的第一個重點,就是台灣的民主,只是外衣表層,官僚體系的內在還是停留在集權統治的思維。

節錄部分文字如下

台灣民主了,但從實際運作看,這民主僅是一件皇帝的新衣。官僚倫理和架構仍然是蔣家專政時代的一套,民主制度有個屁用!關說監聽都是舊時代殘餘的好例子。現在民主了,但政府的規模和官場文化改革過嗎?蔣家專政時要防範和控制每一個人,政府規模相當大,現在民主了,不用監視和控制人民了,仍要這巨無霸的政府架構幹嘛?台灣民主其實仍未深入到官僚系統裡,他們仍沿用著以前的一套辦事方法。以前是姓蔣的,現在過幾年換個不同名字而已,官還是一貫地做著。

政府系統延續蔣家

這是要命的。蔣家舊有的倫理做事方法有極權的權威指令運作,很有效。現在沒有了蔣家的權威,換上是民主協商,這舊系統便失效。現在台灣政府仍沿用著這舊式系統,但沒有了專政權威,這政府結果成了個權力真空的局面。政府官員權力受民主制度約束,在這舊系統難以有效行使權力,沒有權力支撐,誰敢負責任?沒有人肯負責任的政府怎可能做得到事?這樣的政府怎可能不是一團糟?打倒這舊系統是台灣民主政府必須突破的障礙。

原則上,黎先生所說的台灣的民主只學到民主的外皮,但政府官僚系統跟政治人物的腦袋運作,仍然是活在威權體制下。這應該可以算是對於台灣民主深入觀察的人的共識。但老實說,這也是必然的事。台灣的大多數公務員與政治人物,都是在威權體制下工作數十年,或者是至少在威權體制的教育下長大。要能夠擺脫這些思維,恐怕不是十年二十年能做到的。美國是民主國家的先驅,但美國的民主也是兩百年來,不斷的遇到挑戰下逐步成熟的。台灣的民主要能成熟,恐怕大家要有耐心點,至少等個 30 到 50 年才合理。

但是說馬英九鬥爭王金平,是為了打倒這舊系統?? 我想這對馬英九應該是過譽了。王金平固然代表了舊系統的關說文化與特權勢力之惡,馬英九以特偵組作為手段的鬥爭,不也代表了舊系統的違法情蒐、動用理當中立的政府單位與操控司法之惡嗎? 兩者硬要相比,馬英九所做的事,其實更接近威權統治的遺毒,超過王金平所做的。

為什麼? 因為在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符合法律規定下的關說也都是合法的。但不會有人告訴你利用自己可以控制的行政系統去打擊異己是對的。

馬英九鬥王金平,就跟習近平胡錦饕鬥薄熙來一樣,就是威權體制下的鬥爭,要談到是為了台灣的進步性,我想這扯太遠了。

黎先生的第二個重點,是恐共只會讓台灣失敗

節錄文章於下
恐共是台灣經濟重大障礙,因為隔離於中國大陸的市場規模,台灣經濟便被邊緣化了。隔離於中國大陸社會文化活力,台灣的社會文化缺乏衝激,活力便萎縮。台灣民主與中共的專政立竿見影,台灣人民怎會放棄民主而接受專政?台灣人民手中的民主是中共無可能拿得走的。台灣人民必須對自己的民主有信心,敢於面對大陸市場,敢於面對社會和文化融合的不可逃避的命運,因為恐共最後只會喪失了主權利益。

以及
台灣假如融合了大陸市場,有同樣的市場規模,社會和文化有同樣的活力,有著比大陸優越許多的制度,台灣的精英自然會回流在台灣設總部,而且連大陸的精英也會一併吸引來,因為中國的居住、工作和做生意的環境那裡比得上台灣?沒有中共政治專橫的干預、官僚猖狂的貪污、社會缺乏的互信和安全,台灣怎麼會不比大陸方便和有利?台灣要是不恐懼中共,而是有信心去把它的制度比下去,將它的資金和人才都吸引過來,台灣會是個多精采的地方!

這個論點,其實在過去十多年來,已經有非常多的人提出。當馬英九在譴責所謂的陳水扁鎖國的八年遺毒的說法時,這就是主要的論點。你說這個論點有沒有言之成理 ? 至少聽起來好像還蠻合理的,而且聽起來很好聽,人家都恭維我們台灣超強的,開放之後,只有中國會被我們改變,而不是我們被中國改變,身為台灣人,想到台灣的政經文化是如此優越可以改變中國,實在是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但是這樣的立論真的站得住腳嗎?

台灣人民是否願意放棄民主接受專政?

很明顯的,在台灣至少有一部分的人認為能否賺錢比政治是否民主重要。也有不少人羨慕中國政府可以想拆哪裡的房子就拆哪裡的房子,不需要顧慮這些民眾的財產權。以黎先生自己的家鄉香港為例,有多少人為了自己的權位或利益而寧願倒向中國而非追求民主制度,我想黎先生也很清楚吧。理性思考後,這個問題的答案真的毫無疑問嗎?

台灣人民手中的民主是中共無可能拿走的?

真的嗎? 那台灣現在的鳥籠公投是怎麼來的? 不就是跟中國表態說,訂了這樣的公投法,放心,什麼議題都不會過。兩岸尚未統一前,中國對台灣的政治就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兩岸如果統一之後,台灣的民主不會被影響? 中國連給香港的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在要做給台灣看的壓力下,都可以跳票了。未來的台灣民主,真的中共沒有能力改變嗎? 為了表面上的好看,或許不會真的全盤拿走,但本質上的變調,絕對是免不了的。

台灣要靠制度把中國比下去,吸引大陸的資金跟人才過來?

首先,黎先生所稱頌的台灣制度,在兩岸越來越靠近的趨勢下,將來未必能夠存在。到底是台灣向中國靠攏點,還是中國向台灣靠攏點,這只有天知道了。最有機率發生的,是台灣向中國靠攏點,中國也同時向台灣靠攏點,也就是說,中國的制度會進步,而台灣的制度會退步,極酸遇到極鹼,就會酸鹼平衡了,不是嗎?

其次,即使台灣的制度跟生活真的都大勝中國,大陸的資金跟人才就會過來嗎?

對於任何企業來說,哪邊有市場,就往哪裡去,越靠近市場,越好。制度跟生活環境都是其次。以外商為例來說,過去幾年,他們是選擇台北當總部,還是選擇上海當總部? 三通後有任何改變嗎? 就算兩岸統一後,會有任何改變嗎?

以過去十年來說,大陸對於外資投資的保障恐怕連台灣的 1/10 都做不到,請問這件事有阻止外資去投資大陸而跑來投資台灣嗎? 沒有吧。那為什麼我們要幻想台灣可以靠著比較優秀的制度跟生活環境就能夠打敗中國沿海的一線城市,吸引全中國的資金跟人才呢? 這根本只是一廂情願的自我感覺良好吧。

經濟學的原理告訴我們,最好的工作、資金、人才,會從小市場流到大市場。無論是以上海為首的長三角經濟體,或者是以廣深港為首的珠三角經濟體,都遠遠強過以台北為首的台灣經濟體。澎湖並沒有本錢跟台北競爭台灣的中心,同樣的,台北也沒有本錢跟香港上海廣州競爭中國沿海經濟體的中心。

最後,我想談一談,恐共/恐中真的對台灣不好嗎?

很多人都會說,恐共/恐中的人不懂中國。但我的看法正好相反,正因為知道中國有多強大,所以才會恐共、恐中。反而是很多覺得不需要恐共/恐中的人,才是真正的不了解中國的實力,以為中國是那個 20 年前遠遠落後台灣的地方,只要開放就是台灣單方面的摧枯拉朽。

真正了解對手有多強大,你才會恐懼。如果你研究出新一代的搜尋引擎技術,開了一間搜尋引擎的公司,想要挑戰 Google,你不恐懼 Google 可以用非技術以外的手段輕易打垮你,那是無知。

不要忘了,台灣的電子業,十年前一點都不恐三星,結果呢? 十年前的 Acer / Asus 一定沒有太把三星放在眼裡,一點都不恐三星,結果有比較好嗎?

恐懼,是讓人進步的最強動力。當不恐懼的時候,就會自我感覺良好。

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恐共/恐中有任何問題,有這樣的恐懼,台灣才真的有機會找到出路。

當然,你也可以認為自我感覺良好可以找到出路,但現在當總統的那個很明顯地沒有找到。黎智英先生還是沒有放棄馬英九,但我很肯定馬英九不會是台灣出路的答案。

當然,你也可以輕易批評這篇文章,只批評了黎智英的論點,沒有提出台灣真正的出路該是什麼。老實說,要是我能講出什麼了不起的答案,我就會去投履歷應徵行政院長的工作了 XD

認真的回答則是 –

我認為,台灣現在就是在一盤很難獲勝的賽局中,努力地要找出路。而這個出路絕非三言兩語可以找到的。步步為營,小心謹慎,不要相信沒有根據的美好幻想而輕忽,而是腳踏實地的去贏得每一個籌碼,才是台灣當做的。

以服貿為例,如果政府可以有正確的經濟戰略思維,並且清楚計算過所有產業的得失,替台灣爭取到最大的利益,那我會全心贊成的。

很可惜的,現在的服貿並不是。

所以,台灣的出路在哪? 先換掉政府先? 幹掉所有慣老闆? 還是每個人自己努力在自己的岡位上? 我想每種都該有一點吧…
〔 資料來源: WeTalk 論壇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

出路(黎智英)

2013年10月16日 蘋果日報


馬王政爭讓台灣民主烏煙瘴氣,也使年輕人現身控訴社會。圖為公民1985行動聯盟國慶日抗議。

除了權鬥我不說,馬英九這樣堅決要打倒王金平,也許也是為了台灣改天換日民主突破的時機。王金平是典型蔣家殘餘的骨幹,舊制度靈魂的守護者。他做官依舊是按國民黨蔣家時代的倫理做事,例如關說式的權力交易:有股市交易所,為什麼不可以有權力交易所?關說在以前的政治架構裡是理所當然的機制。馬英九若能打倒王金平,消滅關說,是破舊立新,是為台灣民主打通一條出路。民主制度不足以令台灣現代化,還要除舊,勇於貫徹破舊的過渡,王金平和關說等這些舊醬缸人物和文化不破除,台灣民主政治仍然會烏煙瘴氣。

前陣子二十五萬白衣青年在總統府前靜坐抗議,不只是為了洪仲丘的冤案,那是年輕一代對台灣社會的控訴;控訴那令人窒息的舊制度。是的,台灣民主了,但從實際運作看,這民主僅是一件皇帝的新衣。官僚倫理和架構仍然是蔣家專政時代的一套,民主制度有個屁用!關說監聽都是舊時代殘餘的好例子。現在民主了,但政府的規模和官場文化改革過嗎?蔣家專政時要防範和控制每一個人,政府規模相當大,現在民主了,不用監視和控制人民了,仍要這巨無霸的政府架構幹嘛?台灣民主其實仍未深入到官僚系統裡,他們仍沿用著以前的一套辦事方法。以前是姓蔣的,現在過幾年換個不同名字而已,官還是一貫地做著。

政府系統延續蔣家

這是要命的。蔣家舊有的倫理做事方法有極權的權威指令運作,很有效。現在沒有了蔣家的權威,換上是民主協商,這舊系統便失效。現在台灣政府仍沿用著這舊式系統,但沒有了專政權威,這政府結果成了個權力真空的局面。政府官員權力受民主制度約束,在這舊系統難以有效行使權力,沒有權力支撐,誰敢負責任?沒有人肯負責任的政府怎可能做得到事?這樣的政府怎可能不是一團糟?打倒這舊系統是台灣民主政府必須突破的障礙。

恐共是台灣經濟重大障礙,因為隔離於中國大陸的市場規模,台灣經濟便被邊緣化了。隔離於中國大陸社會文化活力,台灣的社會文化缺乏衝激,活力便萎縮。台灣民主與中共的專政立竿見影,台灣人民怎會放棄民主而接受專政?台灣人民手中的民主是中共無可能拿得走的。台灣人民必須對自己的民主有信心,敢於面對大陸市場,敢於面對社會和文化融合的不可逃避的命運,因為恐共最後只會喪失了主權利益。

恐共反成引狼入室

大陸市場規模大台灣幾十倍。一盒即食麵在台灣一日賣十五萬盒,在大陸賣過億盒,規模的懸殊劃分了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個藝人在中國的曝光是對著十四億人的曝光,收入是台灣的十多倍,第一線的都會跑到中國去賺錢賺名氣。做銀行的做科技的做教育的等等都這樣,總之所有行業精英和投資都跑到中國去,這是擇善而棲人性地心吸力般的規律。台灣人才資金往內地跑,台灣還有希望嗎?而且,這些精英是台灣社會的金錢政治思想的主導人物,他們的利益依附了中國大陸政權,台灣的利益亦只會跟隨著大陸的利益起舞,恐共最後變成了引狼入室。

台灣假如融合了大陸市場,有同樣的市場規模,社會和文化有同樣的活力,有著比大陸優越許多的制度,台灣的精英自然會回流在台灣設總部,而且連大陸的精英也會一併吸引來,因為中國的居住、工作和做生意的環境那裡比得上台灣?沒有中共政治專橫的干預、官僚猖狂的貪污、社會缺乏的互信和安全,台灣怎麼會不比大陸方便和有利?台灣要是不恐懼中共,而是有信心去把它的制度比下去,將它的資金和人才都吸引過來,台灣會是個多精采的地方!台灣不應該是個不能承擔風險的草莓國家,應該更有guts,夠膽闖進將來,即使與大陸融合(除了政治)是場賭博,贏面與賠率實在高得不成比例,只好押下這一注,更何況這是台灣無可避免的命運。

馬血裡混蔣家DNA

馬英九總統奮不顧身跳出來鬥王金平是他的Freudian Slip。整天口口聲聲念念有詞尊重法律的馬英九,居然將自己對王金平的判決凌駕於法律程序之前。他必然認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有了正義,法律可以讓步,他什麼時候判決王金平都一樣。若然馬總統認為自己手握正義,便可以凌駕於法律程序去判決一個人,他的權力跟皇帝有何分別?馬英九血裡混有蔣家皇朝的DNA比王金平的要多,血緣更深。馬英九肯定是國民黨舊有制度的試管嬰兒,蔣家神主牌的守護神,他屬於過去不屬於現在。但突然間他表現出很大的Redeeming feature。他這次衝出來鬥王金平的魄力和膽識和堅決,是我們在馬英九身上從來未見過的。
經過陳水扁這樣爛的總統,台灣人民選擇了清白廉潔的君子形的馬英九。後來發現他做事優柔寡斷不沾鍋一事無成也只好認命。本來對馬英九死了心,突然看見個鬥王金平的勇猛的魄力,唏!這人原來是可以做事的,他只不過將這魄力用在敵人身上,而沒有用在國家的事情上而已。馬總統,你為王金平做的也可以為國家做嗎?可拿出同樣的guts,同樣的魄力和堅定為國家幹一番事業嗎?

要把困難當王金平

請先打破目前的經濟悶局。要打破這悶局,便請先將政府的公股和國營事業私有化,讓外面的資金收購這些國營事業,即使是大陸的資金也沒關係,就是要吸引外面的資金,讓人才和思想湧進來。開啟了這道大門,湧入的激流便會激起其他方面的開放。Privatisation是推動經濟改革和政府瘦身重要的第一步,走出這一步,其他改革的路便順滑了。馬總統可用私有化得來的錢做基建,相得益彰,是天作之合。馬總統,請拿出狠勁為台灣現代化突破悶局。拿出勇氣、狠勁為台灣創造一個新將來,讓那些坐在總統府前的青年人代表的下一代人有希望。你做得到的,你就把每個困難當成是王金平,你便會有膽識有魄力做得到!

壹傳媒集團主席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7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