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 pm - Saturday 22 February 2020

林世煜:踐踏台灣核心價值

週五 2014年01月17日, 9:4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0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記者朱蒲青/台北報導 2014-01-16 23:38

林世煜:踐踏台灣核心價值

針對學校廣場命名風波,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表示,鄭南榕很像伊斯蘭的炸彈客,引起社會一片嘩然。近十年來,積極重建白色恐怖時代歷史真相及救援國際人權的林世煜,今(16)天在其佈落格撰文表示,她和他們踐踏了台灣最核心的價值。他們的掌聲,凸顯我國的民主化面臨嚴峻的,深層的危機。凸顯當前軟式威權再度戒嚴的陰影,越來越嗞牙裂嘴毫不遮掩。

林世煜在文中指出,這不是一個教授發言,一個技士附和,一群專業人士鼓掌的事。這不是一所學校的事,不是一個城市的事,甚至不只是一座島嶼,一個國家的事。

他認為,「時候到了,我們必須啟動民主保衛機制,也許就從南台灣的校園開始,團結公民,發動草根力量積極介入政治」。

以下為林世煜以「生命誠可貴」為題,所發表的文章,全文如下:

這不是一個教授發言,一個技士附和,一群專業人士鼓掌的事。這不是一所學校的事,不是一個城市的事,甚至不只是一座島嶼,一個國家的事。

這樣的發言,在當代,只有中國共產黨對圖博人連續自焚,所擺出的猙獰態度,差堪比擬。2009年2 月起,已有124位圖博人自焚。但中共說:「有充分證據證明自焚系達賴集團策劃」。

維基百科關於圖博人自焚的詞條寫著:

1998年,原籍日喀則的流亡藏人圖登額珠在印度新德里一次絕食抗議至死的活動中自焚身亡。十四世達賴喇嘛隨即發表聲明指出:「我會見了參加絕食的六名藏人,並向他們申明,對包括絕食至死在內的傷害生命的行為不予認同。昨天得知一名藏人因自焚而死亡的消息,感到非常的遺憾⋯⋯我無法認同他們傷害生命的行為,但對他們的勇氣和動機表示欽佩,因為他們是為了六百萬西藏人民的自由權利而獻出自己的生命。」

王教授大概不會同意達賴尊者吧。對於圖博人連續自焚,她的態度或許就像她對鄭南榕自焚的發言:

不符合我的意的時候就死給你看。是不是女朋友不理我了就跳樓,爸爸不給我錢我就去殺爸爸要不然我就自殺…不合我意的時候我就去死…

中國共產黨對圖博人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殘酷迫害,在她眼中只是一個不符合我意的,不值得計較的醜態?然後她說:「我們沒有人去讀法國大革命的歷史。」

兩百多年前,新舊大陸的大革命時代裡,美國政治家派屈克亨利寫了「不自由,毋寧死」。隨後又有匈牙利詩人斐多菲寫了:「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在人類追求自由的路上,生命一直義無反顧的躍向迫害者的槍炮與刺刀。1989年1月21日,鄭南榕收到高檢署「涉嫌叛亂」的傳票,他決心行使抵抗權,對雜誌的同仁和親友說,「Over my dead body」。然而在王教授的眼裡,那只是矯情?「我這樣壯烈的犧牲,所以我希望後面的人都來紀念我。」

4月7日清晨,警方強力攻堅,鄭南榕轉身走進總編輯室,反鎖房門,打開汽油桶淋滿全身,點上打火機。然而王教授說,「他很像炸彈客嘛!很像伊斯蘭的自殺炸彈客。」吳技士和那些人都鼓掌。

自由常被鎮壓,被綑綁,但是像這樣被王教授、吳技士、和與會人士附和鼓掌的羞辱與污蔑,只要是人,凡聽到的,無不哀悼。

不,不是哀悼。王教授對人類不惜以性命相搏爭取自由的壯烈情懷,施加最輕薄最慠慢的鄙夷,她和他們是在挑釁,在踐踏我們的底線。

就像普世人權宣言裡寫的,「鑒於對人權的無視和侮蔑已發展為野蠻暴行,這些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Whereas disregard and contempt for human rights have resulted in barbarous acts which have outraged the conscience of mankind」,一旦無路可走,人類將「迫不得已鋌而走險對暴政和壓迫進行反叛─ if man is not to be compelled to have recourse, as a last resort, to rebellion against tyranny and oppression。」鄭南榕不愛惜生命嗎,124位自焚的圖博人不尊重生命嗎,他們都「違反自由和民主的精神」嗎?那些屠殺者呢,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蔣介石呢?他們尊重所有的生命嗎,他們擁護自由和民主的精神嗎?

自由是鮮紅色的,有溫度,有脈動,帶著鹹腥的氣息,自由經常噴湧而出,有時伴隨驚天的吶喊,有時燃燒熊熊的火焰。自由就是生命,甚至高於性命。因為高於生命,可以不惜生命。因為不惜生命,所以為自由爭鬥,沒有恐懼。

胸中沒有恐懼的民眾,是獨裁統治者的掘墓人。所以中國共產黨必須污蔑不惜生命的圖博義士,王教授必須醜化燃燒自己照亮台灣的Nylon。她和那些鼓掌的人,抹殺了我國人民為了爭自由,百年來不斷付出的生命、自由、和財產等龐大的代價。

她和他們踐踏了台灣最核心的價值。他們的掌聲,凸顯我國的民主化面臨嚴峻的,深層的危機。凸顯當前軟式威權再度戒嚴的陰影,越來越嗞牙裂嘴毫不遮掩。

時候到了,我們必須啟動民主保衛機制,也許就從南台灣的校園開始,團結公民,發動草根力量積極介入政治。as a last resort, to rebellion against tyranny and oppression。

林世煜

Jan. 16 2014

民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00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