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 am - Friday 22 January 2021

從安平追想起——十七世紀荷蘭人與平埔族的婚姻

週六 2012年03月10日, 2:0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91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netherland
「身穿花紅長洋裝,風吹金髮思情郎……想起情郎想自己,不知爹親二十年,思念想欲見,只有金十字,給阮母親做遺記,放阮私生兒,聽母初講起,愈想不幸愈哀悲,到底現在生亦死,啊,伊是荷蘭的船醫。」

195年由知名填詞人陳達儒與作曲家許石所創作的〈安平追想曲〉,據說是描寫十九 世紀末,某個清代台南安平買辦商人的女兒與一位荷蘭醫師相戀,生下一名金髮女子的故事。然而由於歌詞出現了安平與荷蘭船醫,卻總讓人聯想,這是不是在「追 想」十七世紀荷領時期,荷蘭人與台灣住民普遍發生的愛情故事?

聽聽〈安平追想曲〉

殖民史頁

十六世紀,大航海時代展開了。歐洲各國競相前往亞洲、非洲、美洲貿易、殖民或傳 教。其中葡萄牙人以優異的航海技術,首先打開了亞洲的航線。一日風和日麗,波光粼粼,葡萄牙船隻經過台灣海峽,驚嘆於眼前美麗鳥嶼,大嘆一聲:「Ilha Formosa!」(美麗之島),從此西方人就用「福爾摩沙」來稱呼台灣。然而葡萄牙人只是途經福爾摩沙。要到了十七世紀初,情況才有了變化。

荷蘭人為了打開對中貿易之門, 首先攻入澎湖,在風櫃尾建立城堡,並向明朝要求貿易權。被拒之後,荷蘭人決定以武力逼迫明朝,並在中國東南沿海進行掠奪。明朝驅逐荷蘭人後,海上梟雄李旦 便建議荷蘭人轉攻澎湖東方、不屬於明朝管轄的福爾摩沙,來做為轉口貿易據點。1624年8月,荷蘭人由台南安平內港登陸,從此展開在台38年的殖民統治。

同一時期,西班牙人繼荷蘭人之後,攻佔了北台灣。1626年西班牙在貢寮三貂角登 陸。接著又繼續往基隆挺進,在社寮島(今和平島)建立了聖薩爾瓦多城:1629年在淡水河口邊的山丘上,興建聖多明哥城。自此,北部沿海全為西班牙人佔 領。直到1642年,荷蘭人擊退西班牙人,才結束西人在北台灣十多年的統治。荷蘭人接著在聖多明哥城的城址附近重建一座更為堅固的城堡──聖安東尼堡。也 就是現今位於淡水的紅毛城。

netherland2

教化統治

荷蘭人為了便於統治教化,十分倚重基督教的力量,企圖同化島上最主要的住民──平埔族。1625年,荷蘭東印度公司派傳教士干治士來台主持傳教工作。荷蘭人期望以宗教達成教化與統治的功用,這些在教士們的報告中亦有許多關於傳教成效的記載。

不過平埔族人生性開朗隨和,就算觀念與習俗上有所不同,當統治者斥責他們,他們就 一笑置之,是以很少發生大型的文化衝突。至於鼓勵異族通婚,則是他們認為最能深入台灣社會的手段。1629年二月,甘治士在寫給巴達維亞(今雅加達)東印 度公司總督的意見書裡是這樣寫道:「當地(指台灣)之傳教形勢很有希望,應速派遣適當的傳教士,而最好的方式,是與當地女子結婚,永遠住在當地,以傳教為 終生事業。」此後,荷蘭人與平埔族部落女子通婚的情形普遍起來。

令人好奇的是,這些荷蘭「紅毛番」與台灣的平埔族結婚,會是怎樣的情形?也許你認 為外國人大概都是熱情開放,而平埔族是東方人,大概是害羞保守的那方吧?其實母系社會的平埔族是自由戀愛的社會,男女婚前的交往非常自由開放,婚後的「外 遇」也沒有太嚴格的規範,不像基督教教士那般戒律森嚴。這些也許可以從法蘭丁與干治士所寫的《新舊東印度誌》中描寫的平埔族得知一二(此節作者為干治 士):

另一個世界

……當一年輕男人愛上一個年輕女子時,他要請他的母親、姊妹或任何女性親人為媒人,到女方家中送禮物,由媒人央求女方父母將女兒嫁給該男子。……

若這些禮物被女方接受了,該男子當晚就可以在女方家過夜。他們的習慣不是女方住到男方家中,而是女生還留在自己家中吃、喝、睡,男生也回到自己的家。晚上丈夫進到妻子家,不是公開的,而是像小偷一樣偷偷地去。

……男人在白天到田裡工作,女人則在晚上到田裡工作,夫妻很少見面,除非 他們在別人不知道的地方秘密見面。……丈夫要進去妻子的家前,必須有人先通報:他丈夫在外面請求能進入。如果她出來,就表示他可以進去,如果她不出來,就 表示他不可以進入,可憐的約翰先生就必須走路。(離開)

如果生了小孩, 通常把小孩留在母親那。……

當丈夫到了五十歲,就離開他們的神、他們的家、家人,與他的妻子住到永遠的住所去,這時他的妻子當然已經年老了。

然而,並沒有法律規定他們必須在他們妻子年老時與他們住在一起,不可分離。如果他 不再覺得她有任何吸引力,他可以離開她和別人結婚。但如果他不能提出不喜歡以外的任何理由,他就不能取回當年的聘禮。如果有其他理由,例如妻子通奸、跟別 的男人跑或是攻擊丈夫等等,她丈夫就有權取回當年給的聘禮。這律法適用於男人,也適用女人。所以男人常常放棄其妻子,一個男人一生平均放棄十二次(換十二 位妻子)。

習俗是一夫一妻制,但男人是大色狼,他們雖有妻子,但都忘記不可通奸。他們的規定 是,丈夫或妻子必須忘記對方的通奸。有些我們認為有罪的行為,他們也認為沒關係……,他們也不以婚前性行為和通奸有罪。他們是很淫亂的民族,但荷蘭人很難 勸阻他們。當我們斥責他們婚前做愛時,他們說他們的神喜歡那樣。所以當他們的父母知道他們的子女做愛時,只要不是公然地做,他們就一笑置之,不加禁止。 (註1)

多元社會組成

由傳教士的文字看來,他們顯然認為自己比平埔族保守。但「淫亂」一詞卻有待商榷,畢竟它隱含了來自「一夫一妻」制文化國度的人對原始母系社會的偏見。平埔族的社會有點類似雲南的摩梭人,沒有太多的禮教約束,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便顯得自然且人性。

史料中關於荷蘭人與平埔族的愛情故事,並沒有太多細節的描述,這想必和「愛情」觀念尚不存在於那個社會環境裡有關。不過兩族通婚的記錄,卻清楚地寫在史冊裡。

關於當時的婚姻情形, 我們則可以從1650-61年間,由婚姻事務督察員經手記錄的熱蘭遮城《婚姻登錄簿》(註2)裡窺知更多細節。在這份記錄裡男性共181人,其中歐洲人佔 85%(154人),其餘亞洲各地及其他地區人士。而女性共171人,其中台灣女子最多,有68人(佔40%)。依次為歐洲有36人,印度28人,東南亞 25人等等。

這份資料只記載了熱蘭遮城的市民、公司員工以及奴隸間的婚配,並未包括原住民自相婚配的紀錄。比較有趣的是,從整個婚配的情形看來,歐洲、印度、東南亞甚至遠從西班牙屬的南美洲人都有。可以看出當年的熱蘭遮城真的吸引非常多外國人前來,熱鬧非凡,充滿著異國風情。

至於《婚姻登錄簿》裡的職業分布也非常有意思。所有的女性配偶都從事家管,男性配 偶則廣泛從事各行各業。其中1/3從事軍職,1/5從事貿易相關,11%在原住民部落中從事教職。其餘則包括了各式工匠,劊子手、法警、警長等法務相關, 醫生和護士等醫護人員,以及船員等船務人員。

可見在1650-61年間,荷蘭人在此地已建立起一個頗完整的移民社會了。

更多有關台灣平埔族的重要研究

情緣消散

就在此時,鄭成功兵敗中國。1661年荷軍與鄭軍兩方正式開打,鄭成功擊退了苦無支援的荷蘭軍隊,並於1662年將荷蘭驅離台灣。然而在荷蘭人的勢力退出台灣的同時,卻也代表了許多異國情緣就此離散,以漢族為核心的台灣社會,取代了多元文化交融的狀況。

由於當年自台撤退的荷蘭人必須先經過印尼,橫渡印度洋抵達南非,再往北走大西洋回荷蘭,這一趟航行經年累月,在醫療並不發達的當時,很多人無法承受長期的海上飄泊而病死。為了避免年經或年幼的孩子病死海上,荷蘭人便把這些台灣出生的孩子(特別是少女)留了下來。

不過荷蘭人是否全部都撤離台灣?數百年來阿里山的鄒族部落傳說著曾有部分荷蘭人在 撤台之際逃入阿里山中,接受鄒族人的保護。這些荷蘭人與鄒族婦女結婚之後歸化為鄒族人,並且以「安」為姓。阿里山鄉樂野部落安氏家族的後人說,他們之所以 姓安,是因為他們的老家在荷蘭人當年集聚的「安平城」。

即便平埔族人樂觀、開朗,愛情關係開放,但這些離散的異國姻緣必然還是讓人感傷。就算不若〈安平追想曲〉那樣悲傷,但遺孤的心情怕也難免辛酸。

海浪帶走了荷蘭人的船隻,鄭成功時代也隨之開始,過往的愛情還在前人的心中翻攪,新的愛情故事又將展開了。

注釋

註1 法蘭丁(Francois Valentyn)與干治士(Rev. GeorgeCandidius)寫的《新舊東印度誌》為荷文,該段中譯(略有修改)出於《荷據下的福爾摩沙》(英譯者:甘為霖;中譯者:李雄揮)

註2 出於《荷蘭時代台灣告令集、婚姻與洗禮登錄簿》

來源:http://www.erenlai.com/index.php/tw/extensions/how-china-and-asia-reinvent-themselves/social-changes-and-challenges/4069-2010-10-29-08-33-48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91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