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6 am - Monday 06 July 2020

台南縣歷史舊事◎狂戀府城

週二 2009年06月30日, 12:3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4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09年6月28日
台南縣歷史舊事

文章來源:http://foxtalk.blogspot.tw/2009/06/blog-post_28.html


台南古蹟之旅
位於台南縣,府城舊城區已經看不到的農家古厝。

歷史上台南縣和台南市本密不可分,並非只是城鄉之別那麼簡單。台灣的歷史課本往往斬斷前面的部份,從「鄭成功驅逐荷蘭人」開始講台灣史,若要了解先鄭歷史或先荷歷史,得從台南縣開始,了解台南縣的歷史才能比較正確的了解台灣史,而不只是中國觀點的漢人開拓史。

1625年平埔族赤崁社以賤價把土地賣給荷蘭東印度公司遷往新港社(台南縣新市鄉),一直到李鴻章輕率送掉台灣之前,這是台灣史上最便宜的土地交易,平埔族從此退出府城舊城區。

如今散佈於台灣各地的平埔族中可說以台南縣西拉雅族的血緣被認同度最為強烈,到南科即可發現三條主大道全部以西拉雅族相關名稱命名,如西拉雅大道、目加溜灣大道和直加弄大道。

歷史上台灣最早的學校,無論是荷治時期在新港社為平埔族所開辦的新港文學校,或比鄭成功更早到台灣的沈光文在目加溜灣社(善化)為平埔族所設的漢學堂,都位在台南縣。荷蘭人退出台灣後新港文不再被使用,從台灣歷史中消失,沈光文則對庶民文教留下歷史性的影響。習稱孔廟為「全台首學」其實是以儒學為唯一中心的觀點。

沈光文是浙江鄞縣人,通醫術,而且很重要的,會講閩南語。他本來搭船要遷居閩南泉州,意外被颱風吹到台灣北部,輾轉來到漢人聚集的台南。當時還是荷蘭人當家,也就是說沈光文並不是為了參加反清復明的神聖行列而來投奔鄭成功。沈光文看鄭家第二代不爽,被鄭經派人追殺,很長的一段時間就躲在平埔族山區行醫兼授漢文。以今日角度看,沈光文是行動派文人,而不是那種當權者所喜歡,成不了大事,也成不了大害的空談迂儒。

如果要我說出兩個對台南縣貢獻最大的歷史人物,我會選八田與一和沈光文。沈光文的教育方式比較像西方基督教的行醫宣教,他在台灣的大部份時間都在平埔族區度過,目加溜灣社成為台灣首先自然漢化的平埔社,因為沈光文而文人聚集的善化直到光復後依然文風鼎盛。沈光文晚年曾動念猶疑是否回大陸故鄉,但最終還是選擇落土台南善化。

鄭軍屯田在台南縣留下新營、柳營、下營、林鳳營等地名,我在陳德聚堂讀過關於明鄭歷史的冊子後才發現,原來過去歷史課本所稱許的屯田制根本是侵佔平埔族現成田地的狗屁倒灶。想想不無可能,因為鄭成功帶來的人裡,有擅長打戰的、有會作貿易的、造船的…就是不太可能有懂種田的、願意種田的,真的有認真墾田的大概只有權力外的寧靖王朱術桂,朱術桂在高雄縣湖內鄉的引水墾田事跡有明確歷史記載。

送走荷蘭人,歡天喜地迎接鄭成功的平埔族很快發現這新來的統治政權對他們的壓榨更甚於荷蘭東印度公司,對平埔族的鎮壓手段更為殘暴。荷蘭東印度公司雖是殖民者,畢竟還為平埔族帶來製糖技術和從巴達維亞引進水牛協助耕作。

到清治時期,平埔族的土地在清政府的合法詐術下繼續不斷流失。滿清對於選擇漢化的平埔族不只賜予漢姓,還附贈中原堂號,讓他們就地變成炎黃子孫,造成平埔族血緣認同難以彌補的歷史斷層黑洞。

日軍接收台灣時,西拉雅族中最強大的蕭壠社在台南縣佳里一帶和日軍近衛師團肉博血戰,屍疊成山,犧牲慘烈,和駐守府城,在決戰前夕落跑的廣西名將劉永福為極端對比。日軍近衛師團團長能久親王之死官方說法為瘧疾死亡,電影1895也採用此說法,野史則有多種說法,其中之一為在蕭壠戰役中遇襲受傷,因而引發日軍報復性全面屠殺。無論確實死因為何,渡過曾文溪的能久親王雖以戰勝者身份進入府城,卻是躺在擔架上被日軍抬進城,在日軍宣告「全台平定」六天後即死於台南,從安平港快速送回日本。

看過電影1895的人對徐驤應該有印象,吳湯興戰死於八卦山後,徐驤並未因此放棄,他繼續往南加入南部義軍,一路奮戰不懈,最後戰死在台南縣麻豆曾文溪畔,府城最後一道北防線,三十六歲的頭份人徐驤在台南曾文溪畔結束被他視為天職的台灣保衛戰。當年日軍記錄形容來自中國的正規軍武器雖好而士氣低落,不堪一擊;住民組成的民兵武器簡陋而意志高昂,纏鬥不休。徐驤在曾文溪決戰前夕訣言:「此地不守,台灣亡矣,吾不願生還中原也。」正是兩種對比心態之寫照。

想想電影1895之前,台灣有多少人知道這位客家抗日英雄,我每想到這三個人的義無反顧,奮戰不懈,心肝頭很酸。

曾文溪失守後,抗日軍從永康三崁店、六甲頂退入府城,劉永福看苗頭不對,打扮成阿婆,獨自從安平港落跑。看過電影「王者天下」的人應可體會這種棄軍民不顧,獨自遁走偷生的將領比投降之將更為可恥、可惡。陷入一片慌亂的府城最後推出長老教會英籍牧師巴克禮出面和乃木希典談判收拾殘局。

當時被劉永福丟在安平的黑旗軍尚有數千人之多,這些人是劉永福的精銳部隊,因為主帥落跑更無心再戰而降,成為日軍俘虜,被日軍發現個個身藏搜刮自民眾的財物,歷盡羞辱凌虐後被遣回福建,至於獨自逃回中國的劉永福則繼續當官當到退休,甚至民國後還給他撈了個官位。光復後台南市下橫街改名「永福路」就是紀念抗日英雄劉永福,以彰顯台灣和中國血濃於水,自古以來即密不可分。民間則以那句傳神的俗諺「阿婆仔踉港」紀念劉永福。

還有,日治時期發生在玉井、南化、左鎮山區,規模更甚於霧社事件的噍吧哖事件,余清芳的武力支持主要來自平埔部落,這些歷史段落都展現住民強悍的愛鄉民風。

日治時期沒有所謂的台南縣,只設郡,有新營、曾文、新化、北門、新豐五郡,和台南市同屬於台南州,台南縣這種分區觀念至今仍在民間廣泛使用。光復後以行地方自治為名被拆離,六十年後如今台南縣市又回復一家。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4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