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2 am - Wednesday 12 August 2020

永遠漂丿的民主鬪士—-周滄淵◎王伯仁

週二 2014年02月11日, 11:3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7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年3月上中旬,我所寫一本採訪台灣省議會為主的回憶錄《看千帆過書》出版了。拿到出版社所贈二十本油墨香猶在的新書,審度著要寄贈給那幾位先進指教。其中有一位是正在基隆偏僻小山坡開設「周氏圖書館」的周滄淵前省議員,自從他1993年底第九屆省議會結束後,已經快二十年沒和他見過面了,偶爾有通過一兩次電話,聊些圖書舘的事和簡短家常話而已。於是趕緊撥電話到基隆未曾去過、只有想像印象的圖書館,是由周館長接的,我興奮告訴他出書的消息,問地址表示要立刻送給他剛出爐的拙作,因為書裡面談到他的事蹟篇幅很多,等於他一部分的「外傳」。他表示恭喜外,加上一句話:多寄一本送給圖書館吧!我說這是當然,於是當天就用郵局便利袋把兩本書寄到台灣的最北端去了。

同年四月上旬 ,偶遇一位已退休的前中時同事陳志成君。他告訴我一個小故事,說他退休後,對台灣文史工作很有興趣,聽說有一位在省議會赫赫有名的周滄淵議員,退出政壇後,己力租地蓋了一所圖書館,供莘莘學子讀書和借閲書籍,他認為很有意義,於是和周議員約訪,時間在年初之時,地點當然在那有點偏遠的小圖書館。 陳君描述會面時情況,他尋路問道終於到了圖書館,約莫等了半個鐘頭,才看見一位七十好幾上了年紀的歐吉桑,肩上扛著一包白米,氣喘吁吁的到來。他仔細一看,那不就是周滄淵議員麼,他好奇怎有此擧?周氏答稱:有許多來圖書館讀書的同學,經濟不是那麼好,附近偏僻也沒什麼地方可用餐, 所以由太太下廚做客飯,以平價供應同學們。由於沒有助手,所以只好自己扛米上來。周氏並說,他一天要打掃三次廁所,因為有的同學小便不夠上前或尿不準,沾汚了廁所,他總要常沖水清洗,才能保持乾淨,而每天「打烊」後,也要拖一拖木製地板,活動活動筋骨。

志成君說,他看了很感動,一位曾叱咤台灣省政壇十數年、也是民進黨創黨時的財務長,淡出政壇後,居然能放下身段設立了非營利的圖書館,和太太周林美玉為莘莘學子服務,做飯掃廁所都親為,那不就是魯迅所形容「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做孺子牛」的偉大情操嗎? 我聽了之後,也頗有所感,告訴志成君:三月中旬我把採訪台灣省議會二十多年的點滴憶往,寫了一本「看千帆過盡」,由於內文有提到周議員的篇幅很多,等於是我回憶錄中的要角,所以出書後隔幾天,我就奉贈兩本給他和周氏圖書館,他應該有收到,不曉得對這本回憶錄的看法如何?但相信書中的許多敘述,尤其他在監委選舉最後階段,斷然堅拒至少一千萬元的買票錢,我有翔實的記錄下來,為歷史做見證,他應該感到高興和安慰吧!

我和志成君相約,找個機會到基隆周氏圖書館探望這位早我14年出生的民主前輩,自從1993年他未競選第十屆省議員連任(他已任六、七、八、九屆省議員),而是準備轉換跑道競選立委,不料卻失利。屈指算來,已有近20年的時間沒見過面了,真的是光陰似箭啊!殊不料,約定的此時刻,周滄淵前輩已經去世,而我倆居然還在計畫約時間到基隆拜訪他,事後為己之無知而慚愧,但也為「世事無常」而再見證。

與志成君之約,一拖就是數個月,去年12月到台北在一個場合不期而遇志成君,他告訴我最近才得知周氏已在三月底過世,此突如其來的惡耗令我不敢相信,因為我雖然早已退休,但透過媒體及電話,和外界保持著一定程度的聯繫,怎麼會不知道此消息呢?而三月中旬我還跟周氏通過電話,談贈書之事,彼端傳來的聲音雖非宏量,但也聽不出什麼病音啊!怎麼隔十多天就遽逝,而我在全國版報紙居然看不見隻字片語,而以往同跑省政新聞的記者,在FB上有成立一個「省政老兵俱樂部」的聯誼社團,也沒有人PO任何訊息啊!

太吃驚了,回台中後,用Google搜尋相關新聞報導,條目很少,內容也很簡單,謂周前省議員於2013年三月卅日下午五時多,突於自宅樓上吐血送醫,藥石罔效而去世。據相關的地方報導,周氏是患有急性肝腫瘤,雖近期有就醫,但病況時好時壞,不料遽然在家中撒手駕鶴西歸。家屬不願打擾親友,只在圖書舘設一個簡單的靈堂,供少數知情者弔唁。不多時,在未發喪情形下,擧辦一個簡單肅穆的告別式,周氏身軀就此告別他一生追求民主自由平等社會的台灣鄉土,沒有幾位知道惡耗而趕來送行的「黨外」人士,一生漂丿的滄淵君,走得也瀟灑,如同徐志摩的詩: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周滄淵夫婦盡心服務鄉里數十年,雖然辛苦卻甘之如飴。(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日昨偶然在FB上,看到今年以《百年追求》—–寫給台灣的情書得獎的作者胡慧玲小姐,在2014年元月15日所寫的一篇紀念短文,其中說書中<黨外再起>篇章提到:黨外省議員周滄淵,建議尤清參選監委。這件事,從發想、推 動到戲劇化的結果,百分之百是夢想、膽識、意志的結合。她文中對聽聞周氏淡出政壇後,己力興建圖書館服務莘莘學子之事,喟嘆說:「多麼美好的身影,令人景仰的典範!」又說:彼時,我一邊寫,暗自決定,等書成,要專程走一趟基隆,贈書周氏圖書舘,並向周滄淵先生致意。《百年追求》出版,我準備出門造訪,才知道周先生已在半年前病逝。人生,我的憾事,又添一則。

是的,人生憾事何其多,對於和周議員有十六年共同在省議會半球型金色屋頂下度過,晚上則相約在完稿後,到清淨的鋼琴pub小酌幾杯的我,居然一別陰陽兩相隔而渾然不知,連道別都來不及。唯一差可告慰的是,那本寫他很多俠義為人處事的書,有趕在他走之前約二十天送到他手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7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