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 am - Friday 18 October 2019

老蔣也派國會議長參拜過靖國神社◎管仁健

週二 2014年02月11日, 11:4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235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蔣介石指示下 1956年立法院長張道藩前往靖國神社參拜

  2013年12月26日,日本時間上午11時,再次出任首相的安倍晉三,在其上任周年後,無視國內和平憲法與受害鄰國感受,堅持要去參拜靖國神社,引發了中韓兩國政府強烈抗議,美國亦對此表示失望。今天的中時與聯合兩家統派報紙,也都針對此事大幅報導與評論。

  靖國神社是日本軍國主義下侵略鄰國政教合一的餘孽,戰後竟不銷毀,如今安倍首相堅持參拜,加上之前台灣前總統阿輝領導的台聯黨,也由黨主席蘇進強帶領去參拜過,實在可恨。

  但還有一位亞洲的政治領袖,也從台灣專派特使去那個鬼地方參拜過,那就是我們的民族英雄、世界偉人、自由燈塔、民主長城,仙福永享、壽與天齊的蔣光頭介石先生。

  根據靖國神社的記載:昭和31年(1956年)4月19日:「中華民國 張道藩 立法院院長一行 參拜」有圖為證:

  照片中人多是當年在台灣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站在最前面的是張道藩,張道藩可是老蔣的愛將,他隨國民政府遷台,擔任國民黨內中央組織部秘書等重要黨職,負責「清黨」。之後在1952-1961年間擔任第一屆立法院院長。

  年輕時留學英、法的張道藩,與日本並無特殊淵源。他這趟為期十天的日本行,是應日本國會議員大野伴睦等人之邀請、並且在總統蔣介石的首肯下所作的正式訪問。同行者有十七人。這個浩浩蕩蕩的「親善訪問團」由張道藩院長率領,在4月15日由台北出發。日本官方以國賓之禮接待這群貴客。這群參拜者分別是:

張道藩(立法院長,英國倫敦大學美術部,法國國立最高美術專科學院)
薩孟武(台大法學院院長,日本京都帝國大學法學部政治系畢業)
陳雪屏(台大學教授、正中書局董事長,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碩士)
石志泉(總統府資政,民社黨,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畢業)
倪文亞(立委,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碩士)
羅萬俥(立委、彰銀董事長,日本明治大學法學科,賓州大學院政治科,台籍)
包華國(立委,美國斯旦福大學碩士)
束雲章(立委,京師大學堂畢業)
胡健中(立委、中央日報董事長,復旦大學畢業)
郭中興(立委,京兆第四中學肄業)
皮以書(立委,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
李嗣璁(立委,北京大學畢業)
左舜生(國代,震旦大學)
黃朝琴(省臨時議會議長,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美國伊利諾大學政治學碩士,台籍)
林柏壽(台泥董事長,倫敦大學經濟系、法國巴黎修習法律,台籍)
董宗山(立法院簡任秘書)
羅長闈(總統府專門委員)
徐經芮(總統府專員)

  大體而言,這群來自台灣的參拜者,與日本有淵源者只是曾留學日本者或台籍人士,但他們去日本留學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至於三位台籍者,黃朝琴學成後即到中國發展,直到戰後才回台(也就是所謂的半山),跟日本早就脫鉤;而林柏壽自法返台後,由於跟日本殖民政府關係欠佳,跑到法屬越南去住。嚴格講起來,曾與日本人有長期接觸的,只有羅萬俥一人。(其他三位秘書專員級人物,由於欠缺背景資料,姑且不論)

  一般人甚至媒體與電視名嘴,往往誤解了戰犯分類的方式。東京遠東法庭對日本A級、B級、C級戰犯的認定,並不是按照罪行大小分類,而是按照罪行的種類不同。

  在東京審判中,A級犯罪是「對和平的犯罪」; B級是「戰爭犯罪」; C級是「對人道的犯罪」。A級戰犯為戰前日本政府,軍部高官,他們主要的責任是1941年發動太平洋戰爭,但1931年起的918事件與後來的北支事件,並未在追訴範圍內。

  至於B級戰犯為違反交戰法的中上層軍官,C級戰犯是大量殘殺平民百姓的中下層日本軍人,被判死刑的有30%是憲兵。真正發動對華侵略(不是對東南亞侵略與對英美宣戰)的關東軍,都在這批名單內。

  在法庭上,A級戰犯的犯意較難確認,甚至被定罪了刑期卻很輕;相反的殖民地的很多台灣人與朝鮮人,不能在第一線打仗,只能在後方看管戰俘,反而容易被定罪(因為有直接受害的戰俘指認)。所以戰後台籍日本兵,竟有26人被視為C級戰犯卻遭槍決,另有175人被監禁。

  二戰結束後,遠東軍事法庭判處了A級戰犯有罪25人,死刑的7人,終身監禁16人,二十年徒刑1人,七年徒刑1人。至於B級C級戰犯,則由日本和曾被日本佔領的國家和地區的法庭分別審判,共計有5,700人。被判決有罪的4,682人,其中死刑984人。

  但是日本在1951年與戰勝諸國簽訂了《舊金山講和條約》,作為獨立國家重返國際後,1952年4月17日,國會竟無視鄰國反應,通過A,B,C級戰犯的名譽恢復,從此日本國內在法律上就沒有「戰犯」了。

  1955年,日本厚生省開始制作戰歿者名單,由於戰犯不是日本國內的犯罪者,恩給、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都沒有被剝奪,所以編列戰歿者(烈士)名冊時,也沒有將A,B,C級戰犯排除出去,那些被釋放的戰犯,很多又重新回到政府去當官。早在1959年,1千多名B,C級戰犯的牌位,就進了靖國神社。至於14名A級戰犯的牌位,到1978年才進入靖國神社。

  現在中國政府所抗議的靖國神社14名的「A級戰犯」,分別是東條英機、土肥原賢二、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廣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武藤章、松岡洋右、永野修身、白鳥敏夫、平沼騏一郎、小磯國昭、梅津美治郎、東鄉茂德。

  中國政府現在的主張是:只要A級戰犯分祀,日本官員就可以參拜靖國神社。但現在出現一個問題了,上述14名A級戰犯中,釀成南京大屠殺的松井石根,並不是A級戰犯。

  在東京審判中,松井在A級的「對和平的犯罪」中被判無罪;在B級的「戰爭犯罪」中被判有罪;C級是「對人道的犯罪」中也被判有罪。所以他雖然犯下南京大屠殺的暴行,但他的官階不高,對華發動戰爭並不是他的許可權,所以他不可能是A級戰犯。

  因此現在中國政府的難題是,松井雖只是B級與C級戰犯,但是他卻是攻佔南京的總指揮,又是南京大屠殺的直接責任者。如果中國政府對日本政府要求「只要『A級戰犯』分祀,中日間的靖國神社問題就可以解決」,但松井石根卻依然留在靖國神社內。

  中國在對應日本官員參拜靖國神社的事上,尺度很難拿捏,恐怕戳到國內的極端民族主義的馬蜂窩;他們一定羨慕老蔣那個年代,即使派國會議長去日本參拜,回國後也激不起任何漣漪,當權者想怎樣就怎樣,老百姓連響屁都不敢放半個。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359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張道藩先生去參拜時,日本還沒有供奉戰犯,因此沒有這個問題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