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4 pm - Monday 24 February 2020

複製「馬英九水母腦」強加於台灣的學子

週四 2014年02月13日, 11:3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7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好吧,我承認水母腦是我自己加上去的!但卻比較貼切!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將在今年八月正式上路,本週一教育部公告了十二年國教課程總綱的草案,根據這個草案,國家教育研究院也宣布將從十九日開始,在全國各地展開九場分區公聽會,以蒐集公眾意見,做為後續修正的參考。前述這個教育部與國教院,與這段期間罔顧程序正義也要強行通過高中課綱調整的教育部與國教院,是完全同樣的部門,同一套的人員。在換湯不換藥的情況下,國人應該如何看待十二年國教課綱的擬定,是一道現在進行式的嚴肅課題。

換言之,二月十日教育部長蔣偉寧核定公告「高中國文及社會領域課綱」之舉,不是結束,而是才剛要開始。這由國教院主動對外強調,總綱草案公聽會將蒐集大眾對理念目標、課程架構及實施要點等規劃內容的意見,「並不涉及現行高中國文及社會領域綱要微調事宜」,即可以充分察覺主事單位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因為,十二年,顧名思義就是高中三年、國中三年、到小學六年,高中是十二年的一部分,怎麼可能高中的課綱與將來的十二年課綱是扞格矛盾的?即使總綱是架構問題,但之後各領域的課綱還是要面對整合的必然,做此澄清是毫無意義的,那麼國教院為何「心虛」?因為他們深知:由上而下、透過教育部承轉而來的強暴,已經在教育各界引發了對強迫背書的巨大反彈,他們害怕十二年國教的推動因此受到波及。

馬政府接續就十二年課綱的規劃時程是這樣的,今年七月要確定並發布十二年課程總綱,並於二○一六年二月再完成並發布各領域/科目/群科課程綱要。於是我們可以合理直指為什麼教育主管機關要如此快馬加鞭、馬不停蹄?時間就卡在二○一六。馬英九想要在他手上完成「馬英九頭腦」的複製工程,希望今後的國民從六歲開始就要教育他們必須灌輸與馬英九相同的情感與思想。

「馬英九頭腦」裡裝了什麼?根據教育部公告的新課綱版本,徹底是站在中國土地上,從中國人的角度觀看台灣人。以近代史為例,從台人參與革命、創建「中華民國」的貢獻開始細數,講到台人受到中國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的影響。到「中華民國」宣布對日抗戰,持續凸顯台灣雖受日本統治,但仍有李友邦等人赴中國參與抗戰,來強化台人與中國的連結。二次大戰之後,未來的高中教科書要教導我們的孩子有關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的重要性,蔣介石到台灣「接收」改成「光復」,同時更加強敘述台灣代表參與「中華民國憲法」的制訂。

如前所述,高中課綱調整與未來的十二年總綱、領綱,是相互貫穿的一件事,不是兩回事。既然是同樣一件事,如果前者未經充分討論的片面史觀,被視為是政治權力者對高中生的洗腦,後者,當然就如水銀瀉地,將要一路洗到小學一年級。那麼,大家現在在抗議高中新課綱的同時,也應該把即將啟動的十二年課程總綱公聽會一併列在抗議之列,才是釜底抽薪的正確選項。

馬政府以一人意志在大幅翻修歷史之際,民進黨的挑戰,同樣水位暴漲,正面臨嚴厲的檢驗。選民已經不乏出聲督促最大反對黨必須採取有效作為,因應當局有意識地再次殖民,乃至對於台灣這塊土地與歷史的橫加踐踏。這是民進黨菁英幾乎陷溺在跑場拜票的忙碌行程之餘,必須抬起頭來查看公民社會對於他們目色轉換的道理所在。

選舉行為,是爭取執政的重要手段,但執政後要做什麼?則是決定選民要不要投票授權的關鍵因素。馬政權已經明白告知六八九萬人:如今沒你們說話的份了,那麼,民進黨現在又該告訴全體公民什麼呢?什麼理由,大家必須考慮民進黨?大家都在等待說服的答案。

2014-2-13 自由時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72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