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5 pm - Tuesday 01 December 2020

別讓「習馬會」成歷史笑柄◎黃創夏

週四 2014年02月13日, 11:5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2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前言:最近,俄羅斯的普丁在追求「歷史性的一刻」,冬季奧運上卻糗態畢露,正是給了那些一心一意只在想「歷史定位」的野心政客、廟堂上機關算盡的跳樑小丑,甚至是一副權勢之太監親隨之流倖進之徒,上了最深刻的一課。

===【照妖鏡】===

歷史性的一刻?鎂光燈聚焦的虛幻燦爛,讓古往今來的帝王將相、野心政客為了追求所謂的「歷史定位」,就算是殘民以逞,依然樂此不疲。

問題是,這是誰的「歷史」、這一刻的光鮮亮麗帶給人民之意義究竟是什麼?

很多時候,追求「歷史性的一刻」雖然可以化妝塗抹,自我宣傳,但終究只是一個「歷史笑柄」。

內政不修、民生凋蔽,就算搞再多的國際聚焦造勢,也無法改變成為國際笑柄的宿命,因為,外交是內政的延長,破落殘敗的內政,永遠都無法有真正光彩的外交,遑論「歷史定位」。

最近,俄羅斯的普丁在追求「歷史性的一刻」,冬季奧運上卻糗態畢露,金玉其表,敗絮其內,正是給了全世界那些一心一意只在想「歷史定位」的野心政客、廟堂上機關算盡的跳樑小丑,甚至是一副權勢之太監親隨之流倖進之徒,上了最深刻的一課。

耗資五百一十億美元,規模不但超越了過往所有的「冬季奧運」,甚至還超越正規奧運耗資最多,花掉四百億美元的北京奧運,普丁卻成了國際訕笑與嘲諷的對象。

蘇聯解體二十多年了,普丁想利用冬季奧運在國際上大露臉,向全世界證明俄羅斯又站起來了。

但是,世界各國沒看到俄羅斯的壯大,俄羅斯之內政凋敝的現狀卻一覽無遺。

一場冬奧,世人諷笑俄羅斯的外強中乾、落後草率,富麗堂皇的會場外觀下,竟是馬桶蓋會裝反、小便斗沒水管、旅館門是紙糊的、喝的水是黃的、蜂蜜裡面有蜜蜂‧‧‧

普丁鬧出的笑話還不只如此,內政不修、階級矛盾,讓這次的冬季奧運成了史上最肅殺的賽事,動用了三萬七千名軍警,宵禁、戒嚴都上場,地上有坦克、鐵絲網,天上還有無人飛機‧‧‧奧運的和平精神蕩然無存。

出了什麼事?全世界馬上想到俄羅斯早就是「世界第一」了。

二○一三年年底,國際金融機構公布,俄羅斯是全世界貧富差距第一名的國家,特權橫行,前一百一十名靠特權壟斷起家的富豪,掠奪了俄羅斯35%的財富,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不但如此,俄羅斯官方在二○一二年公布的統計,全俄羅斯有三分之一的人民都有行賄的經驗,每年俄羅斯企業要花三百三十億美元行賄官方,就連一般小市民,也要花上三十五億美元給地方上的警消與小官吏。俄羅斯人莫可奈何只能酗酒,四分之一的俄羅斯男人因酗酒而活不過五十五歲。

再探究下去,俄羅斯的經濟原來只是吃老本,經濟成長全靠壟斷的天然氣等能源資源,但沒有進一步的產業發展,也沒有民生工業和農業改革與服務業推廣,人民困頓依然。

東西冷戰結束了,美俄不再劍拔弩張,這樣的「和平紅利」卻不是廣大的俄羅斯一億兩千萬人民可以享受得到的福祉。

這二十多年間,俄羅斯的「歷史性的一刻」太多、太多了。

從美國前總統雷根和前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的「歷史性的會面」開始,所謂的「某某會」,太多太多了。

二○一三年,普丁更是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樣,繞著地球跑,還被《富比世》網站評選為「最有影響力的世界領袖」,比美國的歐巴馬和中國的習近平都還有力。

這樣的「影響力」造就了普丁的虛幻光芒,卻對一億兩千萬苦難的俄羅斯人民毫無幫助!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俄羅斯的首善之都莫斯科,自蘇聯解體之後,就沒有清運垃圾,每年五百五十萬噸的垃圾,累積了二十多年,早已淹沒了莫斯科街頭,三十七個垃圾場早就爆滿,連焚化爐設施都沒有‧‧‧

一張在垃圾堆裡曬日光浴的比基尼女郎照片傳遍國際網路,光與影共存、亮麗與腐臭並立,寫照的正是俄羅斯的外強中乾。

內政不修、民生凋蔽,普丁的歷史定位就算搞再多的國際聚焦造勢,也無法改變成為國際笑話的宿命,因為,外交是內政的延長,破落殘敗的內政,永遠都無法有真正光彩的外交,遑論「歷史定位」。

普丁至少還像個大國,許多想要追求「歷史定位」的人,卻只會「自我矮化」還「自鳴得意」!

例如,「自國父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已經一百○三年了」,這句本來就是廢話的話,竟也可以在一大堆「愛馬士」、「護馬爺」透過掌控特定媒體而說成是「歷史的一刻」。

「自公元前二二一年,秦始皇創立大秦帝國,已經兩千兩百三十五年了」,這句話是事實,但是,大秦帝國只有短短十五年就滅亡了,並不會因為強調「已經兩千兩百三十五年了」,就變成宣稱是「依然存在」!

更何況,一個「主委」就喜上眉梢,別忘了,到各地的殯儀館去看,「治喪委員會主委」比比皆是。

被對方「恩賜」就沾沾自喜?套句馬英九親信,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的語法:「這不是自我矮化,那麼什麼才是自我矮化?而且還是已經實行的自我矮化」!

這種自我矮化,中華人民共和國當然是「龍心大悅」,必然會考慮「恩准」今年在北京舉辦的APEC會議上,讓馬英九「入京朝貢」,來一場「習馬會」。

如果,這就是馬英九要的「歷史定位」,以「消滅中華民國」換取「諾貝爾和平獎」,這種定位只有是「罪人」,哪有榮耀!

然後,冷酷地說:「這兩年關廠勞工抗爭,有時會讓人產生錯覺,以為我們勞工過得很慘,沒有保障。」

這種心態,連大陸都看不起!

北京的清華大學國際研究院長閻學通就曾譏諷:「在什麼情況下馬英九願意(會習),就是說(馬聲望)得低到不得不借助兩岸關係,幫助他提升支持率才會做(馬習會)。」

更何況,許多「中華民國」的子民會問:這是怎樣的「歷史性的一刻」?

別忘了,岡村寧次遞降書,也是「歷史性的一刻」,李鴻章簽馬關條約出賣臺灣,也是「歷史性的一刻」、劉後主阿斗被曹丕封為「安樂侯」還是「歷史性的 刻」、明崇禎皇帝上吊,更是「歷史性的一刻」。

哀‧‧‧內政不修、民生凋蔽,就算搞再多的國際聚焦造勢,也無法改變成為國際笑柄的宿命,因為,外交是內政的延長,破落殘敗的內政,永遠都無法有真正光彩的外交,遑論「歷史定位」。

2014-02-13 08:34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2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