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pm - Thursday 22 April 2021

臉皮超厚 馬英九:七合一敗選我也不下台◎coapman

週四 2014年02月13日, 12:3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7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450712_827509667266333_1383259151_n

台北市長郝龍斌日前在接受專訪時高喊「沒有2014就沒2016」。他呼籲說一但國民黨敗選,黨主席馬英九應下台負責。馬英九昨在國民黨內部會議中親自反擊,呼籲從政縣市首長應謹言慎行,「無助團結的話要適可而止!」【中時電子報】

適可而止,翻成白話文就是:夠了,給我閉嘴。

所謂「無助團結」,就是說「不能促使大家團結在我的領導之下」。

總之,馬英九說得很清楚明白:即使七合一敗選我也不會下台。

說了也是白說。馬英九如果是個知恥負責的人,他早在民調9.2趴以前就下台了。那時既然不下台,幹嘛又要等到七合一敗選以後下台?畢竟敗選的事世上常見,支持度低到9.2趴才是古今台外罕見的奇恥大辱。

再往前看一點,蔣介石丟掉整個中國都不下台,還連幹六任總統,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同樣是國民黨魁,怎麼,丟一個台北市長就要馬英九下台?

郝龍斌擺明逼宮,意欲一刀斃命

馬英九會對郝龍斌的話反應這麼強烈,印證了一件事:國民黨之必敗,黨內上下大家心知肚明。否則馬英九大可氣定神閒,拍拍胸脯說聲「我負責,我保證」,不是嗎?

按照郝龍斌的說法,若國民黨執政縣市數目明顯減少,或是輸掉台中市;甚至其他全贏,但輸掉台北市,都算敗選。依目前的情勢看來,國民黨要同時在台北市擊敗柯文哲,在台中市擊敗林佳龍,機會微乎其微。因此,郝龍斌的話說得太絕,這是馬英九與黨中央發飆捉狂的根本原因。

黨魁為敗選負責是民主政治常態

其實,郝龍斌的話在一個現代化的民主政治社會裡不過是家常便飯。民主政治,就是責任政治,黨魁為敗選下台是很稀鬆平常的。歐美日國家不說,近在眼前的民進黨就保有這樣的優良傳統,不信請看下面的例子。

台灣明年將舉行七合一選舉,所有縣市長都要改選,民進黨党主席蘇貞昌定下目標,宣稱六個直轄市至少贏三個,總體縣市長席次要拚過半。幕僚透露,如果達不到目標,蘇貞昌願意下台負責。【多維新聞】

1993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未達選前提出的席次過半目標,黨主席許信良引咎辭職。

1996年總統選舉,未能助民進黨提名候選人彭明敏、謝長廷勝選,黨主席施明德引咎辭職。

2004年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與泛綠陣營未能達成過半目標,時任總統的陳水扁引咎辭黨主席職。

2005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未達選前提出的席次過半目標,黨主席蘇貞昌引咎辭職。

2008年 1月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與泛綠陣營未能達成過半目標,上任僅三個月的兼任黨主席陳水扁引咎辭職。

2012年總統選舉,代表民進黨競選總統敗選,黨主席蔡英文引咎辭職。

相較之下在國民黨內,場面可就沒這麼單純了。

國民黨的黨史上,唯一的一次黨主席為敗選引咎辭職的例子發生在李登輝任上。他在2000年因在總統選舉中輔選連戰失敗而辭職。黨主席反由敗選的連戰接任,讓台灣人看到了國民光怪陸離的黨內倫理。

2004年,黨主席連戰競選總統落選。連戰非但沒引咎辭職,還率眾到凱達格蘭大道抗議選舉不公,連鬧三天三夜。事後,國民黨吵著要「真相」,成立「真調會」一直鬧到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論功行賞,會長王清峰撈到法務部長肥差,「真調會」不解自散,鬧劇才算停息。

連戰為了鞏固地位,他更在2005年以黨主席身份訪問中國,企圖藉此塑造自己成為兩岸關係的台方代言人。然而,形勢比人強,連戰在隨後的黨員直選中慘遭淘汰,被馬英九取而代之,種下了連馬之間難以化解的心結,連戰這個心結更傳到他的兒子連勝文。

2007年馬英九因特別費案被起訴而辭黨主席職,由副主席吳伯雄代理主席。馬英九隱忍了兩年多,在2009年硬逼黨主席吳伯雄「裸退」,在吳伯雄老淚縱橫下馬英九再度當上了黨主席。

在激烈的權力鬥爭中,國民黨產生了兩個毫無用處的副產品:榮譽黨主席。名為榮譽,實則不榮譽,僅僅是用來「供奉」連戰和吳伯雄兩條被逼退的「魯蛇」。

中國的國民黨,實在不是一個現代化的民主社會政黨。它比較像在非洲,阿拉伯世界,或拉丁美洲所看到的政黨,甚至有點像塔利班或哈馬斯。

七合一後馬英九已確定不會下台了,他將至少待到2016年總統任滿。

年底七合一敗選後,按照馬英九過去的例子,他不會接受「敗選」兩個字,頂多說一聲「結果不盡理想,深感努力不夠。」然後他會搬出16子箴言,什麼「坦然面對、記取教訓、堅持改革、大步向前」,與唬弄全體黨員,名之為共勉。然後繼續數他剩下的兩年饅頭,按月領47萬存48萬,高興起來再走幾趟非洲和拉美,在那裡風光十足,沒有人會向他丟鞋子。

至於郝龍斌,應該也不必太難過。雖然黨高層眾怒難犯,他應該慶幸的是他至少能夠理直氣壯的說:「台北市我負責。」我們也相信他必會在敗選之後負起該負的責任:他不會戀棧,因為他已經無棧可戀矣。

END
〔 資料來源: 外獨會 coapman 2014/02/13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7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