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 am - Monday 17 February 2020

被隱瞞了的南京大屠殺◎楊憲勲

週五 2014年02月14日, 5:1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3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中華民國政府的軍隊,在1937年12月12日, 也就是南京城被日本軍攻陥的前一天,在南京挹江門屠殺了數萬中國人;中華民國政府在南京執政的期間,於南京雨花台屠殺了十餘萬左派中國人。日昨,中華民國 的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前往南京,中華人民共和國擧國上下竟然没有一個人要他對中華民國政府的兩次南京大屠殺道歉。南京大屠殺眞的不需要道歉了嗎?還是中國人 的生命尊嚴,因加害者的國籍而可以任意「微調」呢?

1985年8月15日,在中國南京市,一般被稱為「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開幕了。

故名思義,這裡是紀念侵略中國的日本軍在南京展開大屠殺時,被殺害的中國人的紀念館。也就是説,這建築物裡面紀念的號稱為數30萬的英靈,全部都是被日本軍殺害的。被中國軍殺害的一個也不包含在這裡面嗎?會不會是叧行紀念呢?難不成當時的中國軍,一個人也没殺嗎?我如是想着。

從洞富雄編輯的「南京大残虐事件資料集」第一巻裡所収集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廷關係資料,可以確認出中國軍在南京的暴行。

首先,駐上海美國總領事給美國國務卿的報告裡如此的記載着:「在最後的數日裡,毫無疑問的他們(中國軍)犯下了對人命與財産的暴行」。P.189

叧外,紐約時報也做了這樣的報導:「八日南京軍方發布了嚴禁傷兵入城的命令,留在城裡的傷兵也決定趕出城外。・・・垂死路傍荒野之外,別無他途之命運」。P.391

南京國際委員會的徳國人也做了這樣的証言:「12月12日撤退開始的時間原訂於下午八時,但是實際上更早就開始了。・・・秩序逐漸混亂,到了接近午夜時,撤退變成了大潰逃」。P.168

對此,蒋介石本人也留下了証言。

根據美國史丹弗大學保存的蒋介石日記(找尋真實的蒋介石・楊天石著):「(1937年)11月20日,川軍作戰能力低,紀律壞,聞敵即走。」「11月26日,(呉錫-澄陽湖線)不分歩驟,全線盡撤,亦未得呈報,痛心盍極!」「12月7日,人民受戰禍之痛苦,使之流離失所,生死莫蔔,而軍隊又不肯稍加體恤愛護,慘目傷心,無逾於此。」(這天蔣介石飛離南京)

蒋介石在12月10日指示唐生智拒絶日本軍的最終通牒,却又在隔天指令「如情勢不能久持時,可相機撤退,以圖整理而期反攻」。

12月12日的蒋介石日記如是記載:「挹江門外,被踏死者堆積如山。僅有之少數船舶,至此人人爭渡,任意鳴槍。船至中流被岸上未渡部隊以槍擊毀,沈沒者有之,裝運過重沈沒者亦有之」。

也就是説,由於中國軍的素質低落,指揮系統混亂,現場指揮官無能、不負責任,與蒋介石的擧棋不定、誤算,導致在12月13日,日本軍攻陥南京之前,中國軍自己就先屠殺起中國軍民同胞了。

由此可知這棟「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所紀念的30萬的英靈,顕然不包括被中國軍殺害的軍民同胞,也没有對被中國軍殺害的英靈,叧行紀念。我只是想問:生命的輕重會因加害者的國籍而有所不同嗎?

這裡我想談談叧一個南京大屠殺。從1927年到1937年,以及1945年到1949年這期間,有十萬人以上的共産黨黨員、勞工、農民與知識分子在南京雨花台被蒋介石・國民黨處死。

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設立了「雨花台烈士陵園」,1984年,完成了擴大規模的工程。也就是説,在南京雨花台被蒋介石・國民黨處死的親共産黨的中國人,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鄭重的紀念着,但是在南京挹江門被蒋介石的軍隊殺死的親國民黨的中國人,却無人問聞。生命的輕重會因受害者支持哪個政黨而有這麼大的差別嗎?

2004年3月,競選台灣總統失利的連戰,翌年4月以國民黨黨主席的身分,經由南京訪問北京。連戰在南京時去参謁了孫文的陵寝,却没有代表當時執政的國民黨到雨花台謝罪,對此,共産黨也未置一詞。雨花台的恩怨似乎可以當成没那麼一回事,國共之間是否已經達成「投降就是最大的誠意」的共識了呢?君不見,2013年2月25日,連戰以國民黨榮譽黨主席的身分,在連勝文與星雲法師的陪同下,再度前往北京朝覲,並且以「一個中國、兩岸和平、互利融合、振興中華」做為給習近平主席的伴手禮。選擇2月25日前往的理由,無庸諱言的是為了牽制僅僅兩天前在華府召開的安倍・歐巴馬會談。

人類史上最為残酷的屠城莫過於1864年7月19日 由曾國藩兄弟率領的湘軍攻陥太平天國首都南京後展開的殺戮行為。曾國藩在自己的手記裡寫下:「分段搜殺,三日之間斃賊共十余萬人」,「秦淮長河,屍首如 麻」,「城内自偽宮逆府以及民房悉付一炷。萬室焚燒,百物蕩盡,而貢院幸存」,「自五代以來,生靈塗炭,殆無愈於今日」。曾國荃也不諱言:「也子此中獲資 數千萬。除報效若干外,其余皆輦於家」。

曾國藩的部下趙烈文在日記寫下:「其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擔又無窖可挖者,盡情殺死。沿街死者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滿二三歳者亦斫戮以為戲,匍匐道上。婦女四十歳以下者一人倶無,老者無不傷,或十余刀,數十刀,哀號之聲達於四遠。其亂如此,可為髪指」。

清代時人的記載:「金陵之役,伏屍百萬,秦淮盡赤;號哭之聲,震動四野」、「皖南及江寧各屬,市人肉以相食,或數十里野無耕種,村無炊煙」、「見人即殺,見屋即燒,子女玉帛,掃數悉入於湘軍」。

用現在的觀點來看的話,首謀的曾國藩、曾國荃兄弟毫無疑問的是犯下了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第7條「危害人類罪」,是與希特勒、希姆萊同等罪行的。

可惜的是曾國藩的同郷毛澤東稱讚他:「愚於近人,獨服曾文正,觀其收拾洪楊一役,完滿無缺。使經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滿乎?」。另一位同郷馬英九以祖父馬利安曾經是曾國藩的部下為傲,還拿曾國藩的話當座右銘自勉。實在懐疑:他們到底懂得什麼是生命的尊嚴嗎?

從1864年的南京大屠殺、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以及雨花台刑場的犠牲者身上,該被學習到的是什麼呢?

「太 平天國是邪教,該殺!」的道理,不是一字不改的被適用在迫害法輪功上嗎?妨礙到當權者的宗教全都是邪教,這本來就是中國的常識。對蒋介石國民黨而言,在雨 花台殺共産黨及其同路人是維持政權的必要行為;同様的,對鄧小平共産黨而言,在天安門屠殺學生也是維持政權的必要行為,在中華文化的觀點上,大義名分是十 分充足的。如此這般曲解的歴史認知,被反覆的進行政治利用,必然造成類似2012年9月18日前後,憤青襲撃日本企業的結果。

中華思想對靈魂的處理方式,總是從褒忠顕義到一致團結,再到富國強兵的一路連結,最後就激化成復讐雪恥了。面對戰争犠牲者的靈魂,需要的是鎮魂,是平和祈願,而非政治利用,這道理非得讓中國人理解不可。

以設置於沖縄縣營和平祈念公園的「和平礎石」為例,這裡是不分國籍,也不分軍人或平民身分,按出生地銘刻着沖縄戰役裡亡故的毎個人的姓名。沖縄縣出身的14萬9千餘名往生者主要是平民,縣外出身的7萬7千餘名往生者主要是舊日本軍。美國出身的1萬4千餘名往生者幾乎都是攻打琉球的美軍,他們的姓名與台灣、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大韓民國出身的戰争死難者共同銘刻於此。是一個不分敵我的鎮魂與和平祈願的地方。

希望南京的所有的犠牲者也能得到這樣的,無關加害者的國籍,也無關被害者的所屬黨派,不再對靈魂做政治利用,充分體恤生命尊嚴的鎮魂與和平祈願。

(作者為旅日醫師・平埔文化工作者)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楊憲勲 2014/02/14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30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