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星期專論》站在台灣土地與人民寫歷史◎盧世祥

高中課綱「微調」,引起極大爭議。不僅程序不正義,其最可議的,是教育部以扭曲的史觀,強加於教科書,形同對高中生洗腦。這是類似英國作家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名著《一九八四》所諷刺「控制現在(的當權)者,就控制過去」(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的具體惡行,這種威權時代故技重施,實開台灣民主倒車。

史觀雖主觀 仍須根據事實

史觀雖然是主觀的,仍必須根據事實,以台灣這一土地為主體解讀過去。誠然,在國家認同出狀況的台灣,歷史解讀必有分歧,但「歷史是對過去事件經人民決定同意的版本」(History is the version of past events that people have decided to agree upon.),兩百年前拿破崙已有名言;如今馬英九政府還任由幾個人粗暴地改寫台灣歷史,難怪社會群情激昂。

台灣是移民社會,從最早的南島原住民,到後來的漢人,台灣歷經荷蘭、西班牙、鄭氏、滿清、日本,與中華民國的統治。從歷史淵源看,南島、漢文化(或有人喜歡強調的中華文化)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荷西、日本及戰後美國文化,雖然比重不一,也都是構成台灣文化的元素。從而,對這塊土地的過去種種,有如拿破崙所強調的,都須以先來後到的人民為主體,理解歷史。

民間社會早以這種角度看待歷史。以老一輩經歷的日本統治時期(1895-1945)為例,民間社會普遍以「日本時代」稱之,這是從主體角度看待日本統治五十年,有如「同心圓」史觀的中性與包容,反映不同族群的最大共識。

相形之下,戰後的中華民國政府,規定通稱前此為「日據」時期,意謂台灣乃中國領土,曾遭日本「占據」,這是把中國史觀強加於台灣之上,偏狹且霸道,突出其不認同斯土斯民的外來政權本質。最可笑的,按此史觀,一萬年前就在台灣活動的原住民,被強歸類中國少數民族,否定其為台灣的主人。

事實上,戰後這種「當權者史觀」,扭曲與強制是全面的,不僅「日據」的稱謂,台灣重要史實,從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的種種,都遭封鎖竄改。其結果,許多台灣人對中國朝代更迭倒背如流,對台灣歷史卻一無所知,不少人要到了國外,才從外文閱讀中知悉真相。威權時代台灣的歷史教科書,有如英國史上首任首相華波爾(Robert Walpole, 1676 – 1745)的說法,「噢,不要讀歷史,因為我所知的一定錯假。」(Oh do not read history, for that I know must be false.)

馬黨國史觀 不脫中國情結

歷史學者李筱峰曾引用「遷佔者國家」(Settler State)論述,指戰後蔣家政權雖已自母國(中國)分離,卻把台灣當殖民地統治。 如今,馬政府再從「日據」出發,禁絕「日治」、乃至「台灣」於對外官文書,並從修改教科書著手,肆無忌憚,外來統治的黨國作風捲土重來。如此這般,癥結在當權者不脫中國情結,仍把台灣當中國一部分統治,試圖延續另類「遷佔者殖民主義」(Settler Colonialism)。

不過,與土地人民脫節的心態與作為自難持久,不僅根基不穩,也有悖民主潮流與普世價值。從歷史看,台灣黨國體制者最好的出路,不是走「遷佔者殖民主義」窠臼,以流亡政權的自我優越感,把台灣當中國邊陲統治,而是好好認同並與台灣各族群一起建構這一美麗之島為先進文明國家;有「南美洲的解放者」之稱、躋身「影響世界歷史一百偉人」的玻利瓦(Simon Bolivar,1783-1830 )是典範。

玻利瓦一生,從西班牙殖民統治解放了玻利維亞、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厄瓜多、秘魯、巴拿馬。如今,玻利維亞(Plurinational State of Bolivia)、委內瑞拉(Bolivarian Republic of Venezuela)以他為國名,全球以他命名的城鎮、廣場、銅像、紀念碑多不勝數。玻利瓦是公認的文武兼備英雄人物,集革命、軍事、政治、思想成就於一身,拉丁美洲多族群的上述諸國因他而解放,並發展了民主意識及基礎。

玻利瓦出身西班牙後裔貴族,園莊廠礦商業等家產無數,擁有一千多名奴隸,在委內瑞拉屬於「遷佔者」階級,如與西班牙殖民帝國合作,可享盡榮華富貴。但他一生致力拉丁美洲獨立志業,包括解放奴隸,也釋放了自己的奴隸。他有機會稱帝,但堅信「解放者」是終身最好的稱號,遠比帝王高貴,對帝位敬謝不敏。

玻利瓦精神 認同土地人民

玻利瓦是世界偉人,台灣的黨國權貴出不了這種人物。勉強比倫,蔣經國去世半年前說「我是台灣人」,略有此味道。民間外省族群具玻利瓦精神者眾,從自由主義者殷海光、提出「中華台灣民主國」的雷震、參與籌組反對黨的齊世英與傅正、新台灣人廖中山…,到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等團體,他們為所立足的土地留下耕耘的血汗,雖未必親自見到開花結果,對民主自由實貢獻良多。有如玻利瓦,他們要比黨國顯要高貴太多了。

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指課綱事件是「少數激進統派控制全國教育」;「少數控制」是準確描述,「統派」則有待商榷。台灣對中國沒有併吞野心,要說還有人主張「統一」,也只是「被統派」而已;但台灣甘於「被統」嗎?人民是不會同意的。

(作者盧世祥,資深新聞工作者)2014-2-16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