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9 pm -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孫亨利:中國搞國騙讓這些孩童根已爛—中共搞國騙大損國格

週三 2014年02月12日, 12:4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2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2-12 訊】
作者:孫亨利

湖南長沙一個小學生在日記中寫道:〝我最痛恨的是:父母不多掙錢!我最喜歡的格言是:有錢走遍天下!我最苦惱和擔心的是:長大後能否多掙錢。〞

記者訪問重慶市一個七歲神童,記者問:〝你的理想是什麼?〞神童答:〝掙大錢。〞記者問:〝為什麼要掙大錢?〞神童答:〝因為有很多錢才能買汽車、買房子、週遊世界。〞

湖北省武昌實驗小學畢業班學生在紀念冊的留言:〝加油!努力!為了人民幣!〞〝夢想將來有很多錢〞,使校長看了驚得〝目瞪口呆〞。

在中國大陸,城市中的幸運兒已經比很多農民工留在鄕下的〝留守兒童〞生活好得多,可是他們在城市環境的薰陶下,小小的心靈中,對自己家庭財富仍然不滿足。湖南長沙一個小學生在日記中寫道:〝我最痛恨的是:父母不多掙錢!我最喜歡的格言是:有錢走遍天下!我最苦惱和擔心的是:長大後能否多掙錢。〞

這些兒童的童真完全被銅臭淹埋了。為什麼會這樣呢?眾說是社會現像使然,孩子們成天接觸的環境:成人們整天為錢在打轉,有了錢吃喝玩樂樣樣都有,對房子、汽車、名牌服裝、手提包、手錶、配備等尤其講究,由此可顯示身份。中國人在中共宣導之下,已成為世界上一群最短視庸俗之輩,大多數現代中國人都趨向於視個人擁有的物品來衡量人的成功程度,請看下面的調查統計。

法國市場調查公司益普索(Ipsos),於2013年9月,對是否認同〝我以自己擁有的東西來衡量成功的標準〞?為題,展開調查,對象涉及20個國家逾1.6萬成年人。調查結果顯示,有71%接受調查的中國人認同〝我以自己擁有的東西來衡量成功的標準〞,名列榜首,是世界平均水平(34%)的兩倍多。其他19國的人認同此說的百分比依次為:印度57%,土耳其56%,巴西47%,韓國45%,波蘭38%,法國34%,南非32.5%,俄國32%,阿根廷28%,比利時27.5%,德國27%,澳大利亞23%,日本22%,義大利22%,美國20.1%,加拿大20%,英國16%,西班牙15%,瑞典7%。發達經濟體的受訪者一般不認同這一說法。

為什麼中國成年人普遍有這種心態,以致影響下一代兒童?這就要歸咎於中共黨政文宣部門了。中共的政權就是用欺騙老百姓得來的,他們一貫的作風是只求把宣傳工作搞得轟動,不惜造出各種神話來忽悠羣眾。世界各國都有騙子,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騙子是國營的,是教授級的。

早在1958-60年大躍進時代,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中共媒體還鼓吹各地造假,競相宣傳農田中糧食畝產多少萬斤,畝產數字越吹噓越大,小麥畝產從開始吹到2000多斤,一直上升到8585斤6兩,後面的〝6兩〞表示其造假像真的一般準確;早稻畝產從3000多斤開始吹噓到60437斤。媒體並假造農村小孩坐在密植而結滿麥穗的麥捍上的照片,無論何人,誰提出質疑或反對意見誰就遭殃。共黨媒體為了滿足毛澤東獨夫的成就感,使他一人高興,卻害苦了農民百姓,國家要按照虛報產量制定標準徵購糧食,挨家挨戶把鍋底的糧食挖出來也不夠上繳數量,因此造成1959-62年的大饑荒,也就是中共謊稱的〝三年自然災害〞。

喉舌媒體把人為造成的〝大饑荒〞說成〝自然災害〞,到今天還被大家拿出來詬病。可是中共搞文宣的從來不知悔改,還不時製造出假的偶像,對人民起催眠作用,不久前還用一年輕美少女在街上喂一個殘疾老者吃東西的視頻來感動羣眾,但經目擊者戳穿,拍下當記者録好影時少女也跟著記者走的照片。

除了這些小動作造假騙人外,中共不時假造出樣板人物轟動全國。從前造出了一個好人好事的樣板人物〝雷鋒〞,當時誰都不敢揭穿那是假的,如果誰表示對雷鋒好人好事有懷疑,可能會惹禍上身。如今人人都知道雷鋒那些事迹都是經過設計排演出來的假戲,當時參與拍攝的軍中攝影員已出來證實了。

因為國家製造騙局,假造偶像,並保護騙子,於是全國視騙術為能事,國家辦的大形活動都有國家專用的名導演來設計假唱,叫表演唱歌的人只動嘴巴,另有躲在幕後的人唱。孔子曰〝草上之風必偃〞,於是市上假貨充斥,尤其是毒奶粉、地溝油、假酒等,讓騙子們個個都成了令人羨慕的富豪。

有名叫謝根榮者已經用假房貸騙錢致富入選中國400富人榜排名第163了,還不滿足,要把假做得更大,甚至假造了價值連城的〝金縷玉衣〞,並邀請五位教授級專家來一同作假鑒定評估,以虛估價值24億人民幣的假金縷玉衣向銀行詐騙抵押,詐貸到10億1千8百61萬元。因為騙子心太黑,竟然詐騙上了國家的銀行,所以最後才吃上了官司。

中共至此還不知警惕,胡、溫當政時代中共那幫政工想再搞一個活雷鋒出來青出於藍,結果由中宣部、中央文明辦、解放軍總政治部、團中央、婦聯、總工會等六大黨政機構合力營造出來一個〝陳光標〞。此君被定形為窮苦出身,苦幹實幹起家致富的慈善家。

2007年陳光標39歲時已經是全國41個縣、市的榮譽市民,他也被授予各式各樣榮譽稱號,例如:〝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十大好人〞之一、〝傑出青年企業家〞、〝誠信企業家〞、〝共和國經濟建設功勛人物〞、〝促進中國公益事業發展成就獎〞、〝熱心公益傑出人物〞、〝全球一百位華商品牌人物〞之一⋯等,並被任命為〝江蘇省政協委員〞、〝南京市人大代表〞,並授予〝南京大學名譽校董〞、〝海峽兩岸博愛基金會副主任〞、〝東盟國際促進會副會長〞、〝省紅十字會副會長〞⋯等十多個榮譽頭銜,還自稱是北大、清大等多所大學的〝榮譽教授〞。

他宣揚的慈捐款,都是假的,有些是在街上表演發錢,說救濟了窮人多少錢,有些是自己開一家做公益事情的空頭公司,又謊報捐了多少錢進去,而這家空頭公司根本沒有實際營運,也有的是購置房地產給自己父母居住,把該房地產取名為〝老人中心〞後就算是〝公益事業慈善捐款〞,還有在他老家所捐的〝商業街〞,也是讓縣政府強行關閉老街、發生暴力強拆後的結果,而且名義上是捐贈,但〝商業街〞所有物業的主人都是陳光標的弟弟,把投資披上了慈善的光環。因為把收入用作慈善捐款就可免稅。由於他誇大捐款數額,他的總收入遠小於捐款額,所以他得了慈善家名號又不用繳所得稅。當有媒體對陳光標有質疑時,中宣部就對質疑的源頭加以壓力,網上有人質疑時即予屏蔽,還有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的保駕(假)。很多揭發陳騙子的記者都曾受到威脅。那次汶川地震陳光標千里馳援,也都是假的。

陳光標有了名後,他過去發跡的軼事也盛行在網上流傳著,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22歲時掘到他人生第一桶金的故事。1991年陳光標22歳時偶然見到市上新出品一種名叫〝耳穴疾病探測儀〞的騙人商品,那是用兩個電極夾在耳朵上就能測出身體哪個部位有病的〝醫療儀器〞。陳光標靈機一動,買了一台,並請電工技師按照自己的設想,加裝一個發光有人體圖顯示螢幕,使他的發明的〝儀器〞有〝直觀性〞,讓人一目了然身體什麼部位有病。他的新產品名為〝跨世紀家庭CT儀〞也稱〝CT型耳穴測病治療儀〞,成本每台100元人民幣,售價每台8000元人民幣,發了大筆橫財,這就是他所謂的〝掘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也可以說是他〝做假貨騙錢的牛刀初試〞。

這個做假貨騙錢的故事居然還備受國內社會許多好評,陳光標這第一桶金的成功史被大事宣揚,令人不勝羨慕,即使有人批評也都被中共文宣部門屏蔽了。足見中國大陸假貨充斥,大家向錢看的氛圍,是有其特殊政治因素使然的。無意間讓兒童從小就在這種不良環境下成長,到今日發覺小學生的童真已完全被銅臭淹埋時驚得〝目瞪口呆〞,為時已晚矣。

陳光標最近又出招要〝收購《紐約時報》〞,去年在國內已經炒作得很熱鬧了,曾多次把堆成牆一樣高的紅色人民幣百元大鈔當眾展示,但事實上即使他有錢也不可能從銀行提到十億現鈔,再說向國外付款也不須搬現鈔出去。這些鈔票牆肯定是假的,他拿一根玻璃棒說是鑒測器,在鈔票堆邊划來划去走了一圈,並宣稱已通過鑒測這些都是真鈔。

陳光標在國內鬧到這様程度,中共當局對他仍一味支持不加約束,因為過去《紐約時報》曾報導中共高官家屬鉅額財富,所以該報被中共屏蔽至今,中共與《紐約時報》有仇,便樂得讓他去鬧了,陳光標便道道地地成為陳國騙了。

豈知陳國騙得意忘形之餘於今年1月3日抵達紐約市,節外生枝地說這次除了購買《紐約時報》外還有兩件更重要的事要做,一是要拆金門大橋,另一是帶三位法輪功自焚者來整容。這就更離譜了,這兩件事在他出國前一定未向上級報備,在他愚蠢的邏輯思維中,以為這一奇招必為上級嘉許,他不知道他自作主張的言行已嚴重出軌。除了瘋子外不可能有人忽然到美國來說要拆金門大橋。所謂〝法輪功自焚〞都是中共造出來的事,目的是要人民厭惡法輪功,參與自焚假戲真做受傷者都被隔離,以免吐出真相,更不可能把那些人放出國去與外國接觸。元月3日陳國騙在飛機抵達後兩小時帶著三位臉部似有損傷的女子出現在機場,筆者見到新聞視頻中那三位好像都貼了面具,不是真正燒傷的面容,很可能是替身在辦妥入境手續後出關前去洗手間完成的化妝。陳國騙這回弄巧成拙,並不引起多少美國人的注意,知道的人都把他當不正常人的笑話看待,陳國騙回國後也必會面臨挨斗。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2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