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6 am - Thursday 03 December 2020

BBC商業記者:中國有災難性崩潰的嚴重風險

週二 2014年02月18日, 8:4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52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BBC商業記者Robert Peston通過對武漢的實地考察,撰文論述中國三十年的現代化、致富和經濟發展是如何在接近尾聲及為甚麼有一個災難性崩潰的嚴重風險。圖為2013年8月11日暴雨中的武漢。(STR/AFP/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4年02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BBC商業記者Robert Peston通過對武漢的實地考察,撰文論述中國三十年的現代化、致富和經濟發展是如何在接近尾聲及為甚麼有一個災難性崩潰的嚴重風險。

BBC2月17日報導說,武漢市長唐良智擁有的資金和權力將讓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感到嫉妒不已。他的五年再發展計劃支出2000億英鎊,旨在讓武漢成為世界特大城市和對中國第二大城市上海構成挑戰。

僅武漢一個城市的基礎設施支出的速度就相當於英國更新和改善該國外部工程的全部支出。就在這一個城市裡,數百個公寓樓,環城公路,橋樑,鐵路,完整的地鐵系統和第二個國際機場正在建設當中。

在過去幾年裡,中國每五天就會建立一棟新的摩天大樓,已經興建了30個機場和25個城市的地鐵系統,修建了三個世界最長橋樑,建設了逾6000英里高速鐵路,26000英里公路,商業和住宅物業以令人難以置信的規模在發展。

第三波金融危機

BBC報導說,對於這種連古代埃及法老和羅馬人都會被嚇倒的大興土木的舉動可以有兩種方式來看待。一方面,對於一個快速城市化國家來說它是必要的現代化過程。但是它也是一個不平衡經濟的症狀,其增長來源是不可持續的。

作者Robert Peston製作的影片《中國如何愚弄世界》的重要觀點是,中國經濟明顯的放緩,加上最近它的金融市場緊張的表現,可以被視為第三波全球金融危機。第一波是2007-2008年華爾街和城市崩潰;第二波是歐元區危機。

為甚麼這麼說?

在2008年秋天,在雷曼兄弟崩潰之後,世界貿易出現一場突然和急劇的收縮。這對中國是災難性的。它的增長基本上是由出口到富裕西方國家而製造。當我們的經濟破裂之後,我們停止購買——幾乎一夜之間,全國工廠關閉電源。

那個時候作者訪問中國並親眼目睹成群可憐的民工打包,背著嬰兒,回到他們的鄉村。這對政府來說是令人震驚的,並威脅摧毀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之間的隱性合同——他們為變得更富有而放棄他們的民主權利。

於是隨著來自美國政府的鼓勵(作者採訪了當時的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中共政府啟動了一個巨大規模的刺激計劃——4000億英鎊的直接政府支出,並且政府指示國有銀行「打開他們的錢袋」,以末日來臨般的姿態瘋狂放貸。

這在某種意義上起作用了。雖然大多數富裕西方國家和日本都停滯了,但是繁榮時光回到中國——增長返回到10%的速度。

但是增長的來源發生了重要的改變,並且它的壽命是有限的。

「有毒」投資 爆炸性的借貸

BBC報導說,當一個大型經濟體在以這種速度投資來製造財富和就業的時候,可以肯定,投資的大多數將永遠不能產生一個經濟回報,投資已經完全脫離了理性決策。

這是為甚麼中國存在巨大的鬼城——無人居住的大片住宅開發區甚至整個城市。夜晚漆黑一片,偶爾駛過的車輛閃爍出一點亮光。

但是讓大部份支出和投資變得有毒的是它融資的方式:爆炸性的借貸。中國的債務佔據GDP的份額非常迅速的上升,從2008年的125%上升到200%。

前惠譽分析師朱夏蓮描述中國的信貸熱潮說:「大多數人們意識到在中國存在一個信貸熱潮,但是他們不知道規模。在2008年這一切開始的時候,中國銀行領域的信貸規模大約是10萬億美元,現在它的數量是24到25萬億美元。」

中國在五年內複製整個美國系統

「這增加的14萬億~15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商業銀行領域的整個規模,它是花了一個世紀才建立的。因此這意味著中國在五年內複製了整個的美國系統。」

任何生活在富裕西方國家的人都不需要別人教授有關太快太多的信貸給金融系統帶來的危險。在中國的情況下,很大一部份債務是隱藏的,藏在一個特別建立的,不透明的所謂影子銀行裡面。

對於金融歷史的教訓沒有例外:那樣速度的借貸導致借款人無法履行他們的還款責任,債主將會大筆虧損;問題不是是否金融危機會發生,而是以甚麼樣的規模?

這是為甚麼人們已經在過去九個月在中國銀行市場看到兩起緊張的事件發生,或許它們是更糟糕事情的前兆。

增長來自債務推動的投資 如何持續?

BBC報導說,更廣泛來說,對於整個經濟而言,當增長是由一個債務推動的投資而創造,可能有兩種結果。

如果熱潮足夠早的消褪並且是以一種可控的方式,當局採取措施重組經濟以便創造可持續性增長,那麼結果將是經濟放緩,但是災難將被避免。

但是如果借貸繼續保持極快的速度,那麼一場崩潰將不可避免。

如果借貸和投資熱潮不能制止 撼動中國而且是全球某種崩潰

中共政府已經宣佈經濟改革,它在理論上來說,將在數年內再平衡經濟,脫離債務推動的投資,走向國內消費型經濟。

但是改革處於非常早期的實施階段,借貸熱潮在繼續。而且,目前的建設揮霍可以讓成千上萬的共產黨官員從制度化的回扣當中大筆發財,外界擔憂中央政府推進改變的能力。

同時,增長放緩的社會和政治後果可能是深刻的:它們是否能夠滿足人民對就業和更高生活水平的渴望?它是否足夠快速以防止廣泛的抗議和動盪?

並且如果借貸和投資熱潮不能制止呢?那麼我們將看到撼動不僅僅是中國而且是全球的某種崩潰。

飢餓的快速增長的中國塑造了我們的生活,有時候並不是給我們帶來裨益。

通過以廉價再廉價的方式出售給我們日常必需品,它提高了我們的生活標準。但是它的出口商扼殺了許多我們的製造商。它創造的財政盈餘轉變成我們危險的赤字,和西方國家危險的債務上升。

那麼一個經濟弱化的中國將對西方是一個好事情嗎?但是一個突然無力為它的人民提供上升的生活水平的中國將不太穩定,並且也許對於世界更加危險。

(責任編輯:孫芸)

 

BBC長篇報道 警告中國經濟或崩潰

2014-2-18 12:12:14

中國大陸自改革開放後的持續經濟增長相當知名,但近幾年已經受到嚴峻挑戰。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經濟事務編輯Robert Peston,昨日在英文網發表專題文章「Will China shake the world again?」,表示大陸以瘋狂借貸支撐的經濟增長模式將令大陸面臨經濟崩潰,甚至影響全世界。中文版譯文「中國是否會再次震撼世界?」今早亦已上載到中文網,並且被中文網編輯列為「頭條新聞」及「特別推薦」,同時是「最多人閱讀」的文章首位。

文章指出中國將成為繼金融海嘯、歐元危機後,全球第三浪金融危機的引發點。文章指自金融海嘯後,歐美經濟下滑直接影響大陸製造業出口,令大陸出現經濟困 難。後來大陸受到美國政府的鼓勵,終於在2008年11月啟動經濟措施,以4萬億元人民幣放鬆國有銀行的銀根,開始瘋狂放款,各地方政府陸續以借貸建造基 礎設施以帶動增長。但是大部分投資實際上沒有回報,以債務推動的經濟增長難以持續,一旦經濟泡沫爆破即後果堪虞。

武漢的瘋狂建設

Peston在文章舉出了多個大陸瘋狂建設的現象。在他採訪的武漢,市長唐良智表示要在5年內花費2千億英鎊,建設地鐵、機場、摩天大樓、高科技商業區 等、目標是令武漢成為一個「世界特大城市」,規模足以挑戰上海。Peston表示不只在武漢,中國各大小城市在過去幾年間都有類似的建設浪潮,規模「令人 難以置信」,但是這種發展既不平衡,亦不持續。

複製銀行業規模

Peston亦提出了多個令人咋舌的數據指標,例如大陸在金融海嘯後出現大量基建,令大陸的投資總額飆升到佔全國GDP一半,比重比大多數已發展經濟體多 3至4倍,亦超越日本在上世紀後期經濟起飛時的數字。另外,中國的債務年增長率約15%,結果債務佔GDP比率由2008年約125%,已急升至目前的 200%。惠譽公司的分析員Charlene Chu亦表示,2008年的大陸銀行業規模只有10萬億美元,但現時已高達24至25萬億美元:

這14萬億到15萬億美元的增長相當於整個美國商業銀行界的規模,而美國達到這一規模是花了一個多世紀的時間。換言之,中國在短短的五年時間裏複製了美國的整個商業銀行系統。

在接近文末,Peston說債務推動的大陸經濟現時面臨兩個結果,一個是政府臨崖勒馬,重新以真實內需帶動經濟增長,此舉會令經濟增長率降低至4%,但可 以避免泡沫爆破;另一個是繼續維持現有模式,最後出現席捲全國以至全世界的經濟崩潰。不過一名和北京有密切聯繫的著名投資者Charles Liu表示,即使政府採取前者做法,4%的增長卻未必能滿足人民對就業機會和更佳生活的渴望,政府亦未必有足夠能力防止不斷發生的抗議和騷亂。

中文版譯文缺少作者批評

雖然BBC中文網轉載了文章的譯文,但是中文版的文章沒有翻譯部分英文內容。這些沒有翻譯的內容都環繞著對大陸的批評。

在英文版文章章節「Toxic investment」當中,最後3段文字都沒有在中文譯文中譯出。當中內容表示,大陸現時的情況是有大筆債項都是被隱藏和不透明,並且收藏在「影子銀 行」當中。該段文字又指,過多債款導致無法償還,放款者蒙大巨大損失的故事,在金融史上是無一例外,關鍵只在於何時發生,以及事件有多嚴重。而過往9個月 大陸銀行界多次發生銀根緊張正好反映這情況:

Anyone living in the rich West does not need a lecture on the perils of a financial system that creates too much credit too quickly. And in China’s case, as was dangerously true in ours, a good deal of the debt is hidden, in specially created, opaque and largely financial institutions which we’ve come to call “shadow” banks.

There are no exceptions to the lessons of financial history: lending at that rate leads to debtors unable to meet their obligations, and to large losses for creditors; the question is not whether this will happen but when, and on what scale.

Which is why we’ve seen a couple of episodes of stress and tension in China’s banking markets over the past nine months, as a possible augury of worse to come.

在英文版文章的最後5段,亦沒有在中文譯文中譯出。Peston在文章結尾時表示,從事傳媒多年的他,當中遇見最大的故事就是中國崛起,而這個「飢餓」和「增長迅速」的中國仍塑造了現時各人的生活,不過這對大家而言並非完全有益。

雖然中國製造業令西方人可以用更便宜的價錢購得生活所需,相對提升了生活質素,但是亦趕絕了不少西方製造商。而中國取得的貿易盈餘,亦令西方存有巨大逆 差。Peston又認為現時中國對各種商品的龐大需求亦搶高了食品、能源、商品價格,中國在亞洲和非洲影響力提升亦影響了國際關係的平衡。他認為一旦中國 經濟轉差,對西方而言未必是壞事。但是中國經濟如果突然無法再支撐人民有著不斷提升的生活水平,中國對世界將會造成危險影響:

The biggest story of my career has been the rise and rise of China. Hungry, fast-growing China has shaped our lives, sometimes but not always to our benefit.

It boosted our living standards, by selling us all those material things we simply had to have, cheaper and cheaper. But its exporters killed many of our manufacturers. And the financial surpluses it generated translated into our dangerous deficits, the secular and risky rise of indebtedness in much of the West.

Also its appetite has led to huge increases in the price we all pay for food, for energy, for commodities. What’s more, China’s influence in Asia and Africa has profoundly shifted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So would an economically weakened China be good for us in the West? Well, it wouldn’t necessarily be all bad.

But a China suddenly incapable of providing the rising living standards its people now see as their destiny would be less confident, less stable, and – perhaps for the world – more dangerous.

  • 相關標籤
  • BBC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52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