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6 pm - Sunday 23 February 2020

公共財政的鎖國分配◎文捷

週二 2014年02月18日, 10:0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9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近年國內經濟景氣趨緩,稅收減少,面對民間景氣不如以往,上班族平均薪資也倒退回16年前水準,顯示在全球化新自由主義時代中,台灣在缺乏天然資源與內需市場下,產業無法全面升級的結果,導致勞動力受取代性高,許多工廠外移中國或東南亞,進而導致台灣本地,薪資隨著開發中國家水平下降,藉以在全球化時代下,與新興市場廉價勞動力競爭,從而出現民間平均實質薪資倒退回16年前水平的結果。

不只是台灣,同樣位處東亞島鏈的日本,由於同樣缺乏天然資源,加上國內消費力已多年不振,不僅出現通貨緊縮,經濟更已失落長達20年,即便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任後,誓言藉由提升民間薪資與物價,帶動經濟成長,但根據最新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2013年考量物價波動的實質薪資指數,仍呈現下滑,且僅次於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後的最低紀錄,在日本即將調升消費稅至8%之際,民間薪資持續下滑,無疑對日本經濟發展帶來挑戰。

台灣在全球化產業競爭時代下,民間企業並非不努力,但面臨新興國家如中國、印度、印尼、越南等的製造成本更低廉優勢,過往代工製造帶動經濟大幅成長的模式已不再;日本品牌近年則不斷遭到美國、南韓與中國品牌的激烈競爭,特別是科技產業,全球市占率表現也大不如以往。

雖然兩國民間同樣面臨不景氣,民間薪資也呈現下滑趨勢,但在公部門薪資表現上,日本政府會隨民間景氣好壞與國家財政需要,調整公部門員額、薪資與福利,但在台灣,卻始終是鐵板一塊,難以撼動。

如日本眾議院在2013年,通過一項削減國家公務員工資的法案,平均減薪幅度高達7.8%左右,藉由這項法案,日本政府能夠省下共計5,800億日元的財政支出,約為新台幣1,600億元規模,並將這省下來的國家財政資金,作為日本311大地震的重建之用。

除了減薪外,日本政府也減少全國公務員任用規模,根據日本共同通信社20日報導,日本政府決定,2014年度國家公務員定額中,海上保安廳及外務省增額3,900人,但其他各省廳將進行合理化員額削減,人數約達5,100人,因此,2014年度日本國內將削減公務員達1,200人。

另外,日本政府2010~2014年度公務員減額將達到約3.22萬人,預計將超出預期中原先減額目標的3萬244人。由於日本政府要籌措311大地震後的重建財源,因此也藉由減少公務員員額,節省國家人事費用。

從政府公共政策要達到公共利益,促進公共福祉的角度來看,雖然日本公務員薪資下降,導致日本公務員個人福利縮水,但從日本國家發展的整體公共利益角度看,卻是有益的,因為不僅節省國庫支出,更可在民間薪資下滑之際,平衡公部門與私部門的薪資差距,減少社會不公及相對剝奪感情事,進而穩定社會結構,顯示出全民一心的共同性。


日本東京都永田町千代田區國會議事堂眾議院議事堂(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反觀台灣目前執政當局,面對民間薪資持續低迷,以及貧富差距持續擴大,姑且不論經濟果實多由少數資產階及享受的情況,從公部門體現公平正義的角度來看,由於民間企業與上班族,才是繳納國家稅收的主體,好比是國家這間公司的股東,因此,在民間近年薪資下滑、企業經營困難、物價持續攀升,導致最主要納稅義務人處境日漸艱難之際,本為全民公僕(股東出資成立企業,聘任的員工)的軍公教,若依舊維持在台灣過去景氣好時,所跟進調升的薪資福利與退休金高標,不僅相對將增加國庫負擔,擴大公私部門間的貧富差距,更導致近年出現年輕人拼命念書,想擠進公務窄門的國考熱現象,影響的不只是台灣民間的經濟活絡性,更凸顯出台灣年輕世代對未來的焦慮。

因此,現階段台灣公部門理應如日本般,由政府修法帶頭調整薪資結構,以平衡公私部門的薪資差距,這一來不僅體現全民在憲法位階下,不因所處公或私部門,而有的階級之分,二來更能因此減輕民間納稅義務人的納稅負擔,減少國庫在人事費用上的支出,全然如日本般,從體現公共利益的角度,採取合理的公部門人事改革。

但很可惜的是,由於現階段的執政黨,其最主要選票支持主體即為軍公教,而軍公教的薪資與退休金結構,在國民黨過往威權執政單方面決定下,經年累月已成為國民黨換取軍公教支持的變相選票工具,加上行政法的「信賴保護原則」,導致公部門薪資與退休金等福利,在過去台灣經濟好時跟著調升,如今面臨景氣下滑,卻未能跟著調降,且面臨很大的保守勢力改革阻礙,導致公部門與私部門之間,出現愈來愈大的薪資相對剝奪感。許多民間企業員工,甚至是一人做三人份,但工資僅不及於退休軍公教月退休金的二分之一,出現極不均等的落差。

在此並非否定軍公教對台灣社會的貢獻,但衡諸日本公務員的共體時艱,台灣政府在國家財政日趨艱難下,若要能有更多資金投入在公共建設,或是照顧社會弱勢上,勢必針對現行軍公教給薪與福利制度,參考民間薪資水平,做合理調整,否則台灣社會將出現許多民間企業員工身負重任與風險,但月薪卻與公部門最低階初考任用公務員相同薪資等級的情況,這是極為不合理的社會現象,等於是藉由不作為的過時法令,對民間企業員工進行剝削。

其次,即軍公教退休金給付,應盡速推出合理辦法,最好的辦法應是與民間企業員工共同採取相同給付標準,共同適用一項退休照護法規,這有體現全民無階級差別的共同體之感,為一個真正的共和國,所應達成全民在憲法之下,人人退休後平等的結果,不會出現勞動者社會地位較低、公務員社會地位較高的差距,實現職業無差別化目標。

在全球化自由競爭時代下,台灣民間景氣好壞,隨著全球經濟脈動而瞬息萬變,公部門因既得利益與法令結構死板一塊,未能跟隨台灣景氣趨緩而做出調整,不僅創造公私部門間的階級對立,更將衝擊國家財政負擔。隨著六都成形、公務員員額增加,加上退休軍公教餘命加長伴隨的國家退休金負擔增加,未來台灣財政的人事負擔只會更重、不會更輕,目前年輕世代負擔逐漸加重,導致新生兒出生率下降的趨勢,已透露出資源分配扭曲的警訊,若未能對此做出徹底有效改革,隨著台灣老年人口比例持續攀升,未來台灣社會恐將面臨財政、社會階級與世代間的衝突。

文捷 Feb 18, 2014
文字工作者,目前擔任國際政經研究編輯。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92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