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7 pm - Thursday 28 May 2020

《星期專論》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王美琇

週五 2014年02月21日, 10:29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93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71%民眾要台灣獨立,就民進黨不要?◎鄭浚豪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鄭南榕在獄中的記事本封面,寫下杜甫的詩。彷彿預言著自己的命運。二十五年後的今天看來,鄭南榕烈焰焚身的意義和生命哲學似乎依舊是寂寞的。

踏尋著烈火的灰燼和許多人的疼痛記憶,讓我們慢慢走回歷史場景吧。

以自焚捍衛價值和信念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日,鄭南榕於他創辦的雜誌「自由時代」週刊上,刊登了許世楷先生寫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引起國民黨的強烈震撼。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他因意圖叛亂罪收到法院傳票,鄭南榕拒絕出庭並發下誓言:「國民黨只能抓到我的屍體,抓不到我的人」,開始在雜誌社內展開自囚行動。

其間國際特赦組織曾來電關切,鄭南榕回了一封信。他說:「目前本人拒絕因『涉嫌叛亂』出庭。本人確信在真正的民主政治中,不得因非暴力方式表達非暴力政治觀點而冠以叛亂罪嫌。從現在起,我將自己『關』在辦公室內,並照常編輯本社週刊,以此種非暴力的方式表達本人對此『叛亂案』的抗議。」

一把打火機和三桶汽油桶伴隨鄭南榕整整七十一天,直到四月七日員警衝入雜誌社時,他點燃火苗將反鎖在總編輯室的自己活活燒死。

在自囚期間,他在雜誌上寫著:「爭取正義與公理當即知即行,而非坐待統治者時緊時鬆之際,思謀或激進或保守的行動。」他劍及履及的行動哲學,在死前一刻依然像百年雕像般堅固不移。

已故的陳定南先生曾經描述鄭南榕:「半個世紀以來,從來沒有一個人像鄭南榕那樣,能夠在短短五年之內,數度引導台灣的歷史走向,使台灣更接近民主與自由的境地,這就是他的不凡之處,也是他對兩千萬同胞的遺愛。」

用生命衝撞出民主自由

一九八四年鄭南榕創刊「自由時代」,並以此做為反抗基地,開始展開衝破戒嚴鐵蒺藜的震撼民主之旅。一九八六年五月十九日鄭南榕發起「五一九綠色行動」,抗議國民黨戒嚴統治三十七年,台灣史上第一次出現「反戒嚴群眾運動」;一九八七年二月四日,他和陳永興、李勝雄等人發起「二二八和平促進日」,並在二月二十五日,和林宗正牧師、黃昭凱領軍在台南展開四十年來的第一場二二八紀念遊行,正式衝破長達四十年的二二八禁忌;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八日在北市金華國中「反國安法」演講會中,他公開主張:「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一九八七年九月策劃「蔡友銓和許曹德台獨案聲援活動」;一九八八年十一月與黃華等人推動「新國家運動」,巡迴全國傳播台灣新國家、新憲法、新文化的思想啟蒙;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在雜誌上刊登「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最終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鄭南榕以烈火焚身拒絕被捕,以死亡捍衛「百分百不容被侵犯的言論自由與思想價值」。

鄭南榕用生命做為代價,強力撐開了被國民黨戒嚴統治四十年的禁錮的社會和心靈,促成了一九九○年三月的野百合學運,以及一九九一年李鎮源和陳師孟發起的「廢除刑法一○○條」行動等。當時的李登輝前總統順勢而為啟動民主改革,先後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懲治叛亂條例」、取消海外黑名單返台禁令、國會全面改選等。台灣就此開啟了新一頁的民主時代。

用生命衝撞出民主自由的空間,以自焚捍衛尊嚴和價值信念,這種高貴的生命情操和實踐哲學,恐怕不是成大王文霞之流所能理解,他們更像是德國哲學家漢娜鄂蘭所說的「邪惡的平庸」吧。

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

去年我曾和葉菊蘭女士談起這段往事,雖然經過二十四年了,她依然淚流滿面。葉菊蘭說:「我和竹梅直到南榕自焚十年後,我們才能夠談爸爸,母女兩人談到抱頭痛哭,彷彿十年的壓抑委屈一舉傾瀉而出。」

葉菊蘭告訴竹梅:「爸爸拋棄了我們,傷害了我們,但是他為了捍衛理想和信念,用最激烈和最痛苦的方式把自己活活燒死。他對我們雖然殘忍,但他用這麼痛的方式燒死自己,其實他對自己更殘忍。所以我們要原諒爸爸,而且要理解他為什麼非如此不可。」

在鄭南榕自囚期間葉菊蘭曾問他:「你如果就這樣走了,我們以後該怎麼辦?」鄭南榕沉默片刻,輕輕地回答:「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

訣別人世前鄭南榕曾對友人說:「未來發展是難以逆料的,但我始終堅信,唯有靠人民力量的全面覺醒,台灣才會有公理正義真正降臨的一天!」

鄭南榕用生命寫完最撼動人心的詩篇,身為台灣人,這一課「鄭南榕」,你不能不知道;而他所未完成的歷史課題,就由我們來書寫吧。我想,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

(作者王美琇為專欄作家)

2014-1-26 自由時報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32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未來發展是難以逆料的,但我始終堅信,唯有靠人民力量的全面覺醒,台灣才會有公理正義真正降臨的一天!」, 我們懷念鄭南榕先生及其台灣民主的堅定信念 !!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